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二十章
    晓儿抓着两个人跳下了船,然后施展轻功,轻踏水面往岸上飞去。

    今晚的月色格外明亮,月光投在江面上,星光粼粼。

    这时,晓儿那个一直低着头的妇人突然从袖子里拿出匕首迅速向晓儿身上刺去。

    晓儿察觉到她似乎有所动作,她转头看向妇人,视线对上妇人淬了毒般的双眼,她心中一惊:是她!

    此时冷冷的刀光一闪。

    晓儿迅速想将她抛开,但还是迟了,妇人手上的匕首还是刺入了晓儿的腹部。

    三人纷纷掉入水中。

    晓儿的血瞬间便染红了身旁的江水。

    月光下黑色的江面上银色的波光闪烁,偶尔可见一抹红。

    晓儿情急之下右手用力将另一个老人向岸上抛去:“杨柳接住!”

    妇人在水中不停挣扎,显然是不会游泳的。

    晓儿感觉自己有点头晕,一定是匕首上有毒!

    河水流得有点急,晓儿也顾不上找厉夫人算帐了,还是趁晕过去前赶紧回到岸上,不然被河水冲走便麻烦了。

    上官玄逸刚回到岸上放下两个人,便听见身后晓儿的叫声,他迅速回过头,便看见三人齐齐掉到水中。

    眼尖的他依靠着船上大火的火光看见了晓儿嫩黄的衣裙上,一片血红。

    “丫头!”上官玄逸脸色巨变,他像飞一样扑进了河中。

    杨柳赶紧伸出手接住了晓儿抛过来的老人。

    老人紧紧地闭着眼睛,感觉自己这一身老骨头都要粉身碎骨了!

    杨柳伸出手上前几步,接住了老人。

    “少夫人!”杨梅惊呼了一声向水中奔去,同时她手中飞出了一样武器,没入了在水中挣扎的厉夫人的胸口。

    “老婆婆没事了。”杨柳小心地放下受惊过度的老人只说了一句安慰的话便心急地看向河面。

    老人惊魂未定,没有回答。

    此时,上官玄逸已经将晓儿抱在怀里往回游了。

    杨梅在水中去抓被水冲远了的厉夫人,这人绝对不能放过!

    而此时船已经沉了一大半了,没沉的地方也着火了。

    晓儿几人刚才救了船上那么多人的命,现在她却因为救人被人捅了一刀,岸上的人纷纷七嘴八舌的议论道:

    “那位少夫人心肠如此好,那个妇人为什么要捅她刀子?”

    “什么捅刀子?我还以为那位少夫人是因为力气不够,所以三个人都掉到水里了。”

    “是捅刀子,虽然天黑,但我确定我看见刀光了!”

    “天啊!那妇人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位少夫人在救她,她捅人刀子,是不要命了吗?”

    “我知道那妇人,刚上船时,我还坐在她旁边,整天低着头,我坐下的时候,她抬头看了我一眼,那目光可渗人了,吓得我马上走开,不敢在她身边坐。”

    “我也看过她看人的目光,简直是看谁都像是杀父仇人一样!不过她一般都低着头,不抬头看人。”

    “那妇人该不会是疯子吧!”

    “很有可能。”

    “不是疯子怎么会无缘无故杀人!若是她和那位少夫人是仇人的话,那少夫人也不会救她啊!”

    “有道理!”

    “可是一个疯子怎么会有银子坐船?”

    上官玄逸将晓儿抱上岸,便听到了这句话,他的目光沉了沉。

    “谁知道呢,说不定混水摸鱼,偷跑上船的也说不定。”

    “哎呦,这姑娘怎么嘴唇发黑了!”

    晓儿此时双目紧闭,原本红润的嘴唇,变成了黑伽伦提子一样的颜色。

    伤口上还源源不断地有血流出。

    就里一处河滩,脚下是细碎的河沙,河滩上是一片竹林。

    “杨柳你留在这里协助船长将这些百姓安顿好!我带少夫人去找大夫。”上官玄逸丢下这话便迅速往竹林跑去了。

    宫庆华看着上官玄逸远去的身影抬脚想要跟上去。

    杨柳发现后赶紧将他拦下:“宫公子请不要妨碍我主子救人。”

    “我是去帮忙!”

    “谢谢宫公子的好意,不过不需要,我主子若是需要会使唤我们做奴婢的!”

    宫庆华看着已经没有了上官玄逸身影的竹林眯了眯眼。

    后怕过后,大家便反应过来,现在船沉了,他们怎么办?于是大家纷纷找船长!

    大晚上,上百人站在河滩上,有些人身上还湿透了,不过幸好现实是初夏,天气已经热起来了,大家也不觉冷,不然估计怨气冲天了。

    不过现在也怨声载道了,只是还没冲天。

    “船长,我还约了一个客商在后天xx县谈生意的,那生意谈成了,我便能赚一千两银子,现在不能按时到达,这损失怎样算?”

    “对啊!我也是要去xx找一个贵人,约好了明天见脸,贵人多事忙,我可是排队约了半年,他才答应的,现在失约了,你们拿什么赔偿给我!”

    ……

    “我爹病重,我可是拿银子赶回去给他救命的,现在耽搁在这里,怎么办?”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都是说着类似的话,各种借口要求赔偿损失。

    杨柳和船长商量着怎么安排这些乘客。

    晓儿拿出令牌时,船长便知道她是东家之一了,所以杨柳和他商量解决办法,他也不敢托大。

    现在这里附近也不知道哪里有客栈,大家也只能在这一带河滩上过上一夜,明天再作安排。

    明天会有一趟船经过这里,到时候再上那艘船便行。

    船长将这个法子讲给了大家听,大家一片怨言。

    船长举起了手让大家安静点:“发生这样的事谁也不想!只是现在大晚的上去哪里找艘船过来?大家除了待在这里等还有什么办法。我也想尽快安排大家上船的。这不是因为老天爷没有给我生出一双翅膀,让我能飞回去找艘船过来接大家!”

    乘客听了这话静了下来。

    杨柳扫视了在场的人一眼:“船是有人故意放火才会失火的,不仅如此,船上还被人故意泼了大量的花生油。我想知道有没有谁看见是谁做的?若是被我发现了谁做的……”杨柳没有说下去,只做了一个抹颈的动作,然后大家都明了。

    杨柳必须将船失火和王妃受伤的事查清楚,不放过任何一个嫌疑人。

    大家听了这话都噤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表示不是自己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