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二十一章
    杨柳在处理船上的乘客问题,杨梅将厉夫人拉了上岸,她却已经断气了。

    杨柳见是她,吃了一惊,怎么会是厉夫人?而且她看上去老了这么多,头发都半白了,简直就像一个老婆子。

    不过如果这人是厉夫人她们就明白为什么她会刺杀王妃了,这船上的火应该也是她故意放的。

    刚才也有人说好像看见她半夜走出了船舱。

    宫庆华依然想去看看上官玄逸是怎样救瑞王妃的,那药丸的药效究竟是不是如传言那样,他也想亲眼看看。

    他抬脚往竹林走去,杨柳可是一直留意他的动静的,没办法,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杨柳看见他走开,赶紧上前恭敬地道:“很抱歉耽搁了宫公子的时间,宫公子想去哪里?我明天专门安排一艘船送宫公子好吗?”

    宫庆华眼皮上下一动,将杨柳由头到脚扫了一眼,眸子里充满戏谑,似笑非笑道:“你是在担心什么?为什么一直监视我?不过,我只是内急,想进竹林方便一下,怎么样,你要不要在边上看着?”

    杨柳听了这话瞬间便脸红了,她佯装若无其事地道:“宫公子请随意。”

    宫庆华嘴角向上一勾:“姑娘真的不需要在边上看着吗?我其实不介意的。”

    杨柳恨不得上前赏他一巴掌,她的脸一下子便冷下来了:“不需要!”

    简直无耻至极!

    她丢下这话便大步走开了。

    “哈哈……”宫庆华大笑着往竹林里走去。

    杨柳走回杨梅身边。

    杨梅自然也听见宫庆华调戏杨柳的话,她呸了一声,看着杨柳恨铁不成钢地道:“你脸红个屁啊!你怎么不说好呢!要是我我便说:好啊!只不过我只见过没有子孙根的大监方便,宫公子,你先自宫再邀请我去看吧!我一定非常乐意看见的!”

    杨柳:“……”

    月光透不进林子,林子一片昏暗,一阵一阵虫鸣。

    宫庆华拿出一只鸭蛋大小的夜明珠出来照明。

    路上有从晓儿身上滴下来的血迹,他只要跟着血迹走便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只是走到一半,血迹便消失了,宫庆华四处看了看也没有发现血迹。

    看来上官玄逸是担心有人跟踪,故意隐藏了行踪。

    他四处看了一眼,看能不能发现他往哪个方向走。

    上官玄逸抱着晓儿在竹林里疾跑,他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便停了下来,带着她进了戒指空间,赶紧拿出两种药丸喂晓儿吃下了。

    然后帮她将湿透的衣服脱了下来,换上一套短衣短裤。

    晓儿的伤口依然在流血。

    上官玄逸拿出了一瓶金创药粉,洒在伤口上。

    在外面已经卖到一百两银子一瓶,而且还是有价无市的金创药,上官玄逸像是不要钱般使劲往伤口上洒,直到瓶子空了,伤口上铺了厚厚一层药粉才作罢,然后他又用沙布将伤口包好。

    上官玄逸将晓儿抱得很紧,虽然知道药丸的神效,但是他还是会怕。

    自从知道晓儿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上官玄逸心里总是会担心她有一天会突然回到她原来的世界。

    虽然晓儿说那个世界她的身体早就不在了,不可能回去了。

    但是这个世界本来也没有她原来的身体,她不也是过来了吗?

    总之在她身上发生的事,不能用常理去理解。

    上官玄逸紧紧瞪着晓儿的唇色,已经没有那么黑了,然后又看了一眼她的腹部,血应该没有血了,沙布上那一点红已经没有再扩大了。

    上官玄逸抱着晓儿的手又紧了紧:这么小的一个人儿,怎么会有那么多血流?!

    上官玄逸眼都不眨一下看着晓儿的脸,看着她唇上的黑色逐渐退去,整个人显得有点苍白,唇上没有什么血色。

    毒素完全解了后,晓儿便醒了过来了:“上官大哥。”

    晓儿弱弱地喊了一声,感觉全身很累,她忍不住动了动,只是身上那个伤口还没有好全,她一动腹部便传来剧痛。

    “嘶!”晓儿倒抽了一口气。

    上官玄逸赶紧按住她,低声警告:“别乱动!”

    这么凶!晓儿心里有点委屈,她瞪了上官玄逸一眼:“我只是觉得全身上下都很累!你那么凶干嘛!再凶我,我就不醒过来了!”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恨不得打她屁股,只是她身上有伤,他舍不得下手,他瞪了她一眼:“你敢!”

    晓儿伸手掐了一下上官玄逸腰间的嫩肉,恶狠狠道:“你瞪我干嘛!眼睛有我的大吗?有我的漂亮吗?再瞪就像牛眼了!”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怒也不是,笑也不是,无奈道:“别故意转移话题!”

    晓儿眨了眨眼,那样子无辜极了:“我转移什么话题了?”

    上官玄逸无奈地摇头,心里那股又心痛又生气的情绪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心痛她受伤,要承受这样的痛。

    生气她受伤,船上剩下几个人时,他担心她累着,他便让她站在岸上等着,别再救人,剩下的让他来救。

    只是她没有乖乖听话!

    只是现在再说这些都没有意义了,她终究是受伤了,他的手放在晓儿腰间轻轻摸了摸以示安慰:“还痛吗?”

    “呵呵……”晓儿最怕痒了,她忍不住笑着缩了缩身体,然后腹部又传了来剧痛,晓儿皱眉:“上官大哥!你一定是故意的!”

    上官玄逸是真的忘了!他赶紧按住她的肩膀:“别动!伤口还没好全!万一又裂开了怎么办!”

    “还不是你的错!”晓儿白了他一眼。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忘了!”上官玄逸掀开了她的衣服下摆,看看有没有渗血。

    晓儿当然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她也没和他计较:“上官大哥我饿了,你煮点补血的东西我吃吧!”

    “好。”

    晓儿说完便拉着上官玄逸进了自己的空间。

    两人在空间里待了几天,直到晓儿肚子上那个伤口连疤痕也不在了,失血过多的脸色都恢复了以往的红润光泽才出了空间。

    宫庆华在竹林里转了一圈,也不知道上官玄逸带着晓儿往哪个地方离开,只能又回到河滩上,紧跟着他的丫鬟,就不怕找不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