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二十五章
    上官玄逸见她将茶喝完了便道:“你看见我是想怎样扑倒的?”

    晓儿的眼神飘了飘,怎样扑倒?她只是说说而已啊!然后她想起什么,大声道:“掌柜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赵勇还没说清楚呢!怎么这就跑了,我去找他问清楚!”

    晓儿丢下这话,便落荒而逃了。

    上官玄逸看着她消失在门口的身影,摇了摇头,他站了起来,抬脚跟着走了出去。

    这个县城的确透着古怪,他也想知道为什么。

    晓儿跑出门外,便靠在墙上,拍了拍心口:吓死宝宝了!

    上官玄逸刚走出来,扭头便看见她这个动作,挑了挑眉:知道怕了!

    突然被一个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光,晓儿抬头便看见了上官玄逸,她赶紧站直了身体,又想逃开。

    上官玄逸眼明手快的伸出手拉住了她手臂:“陪我四处走走。”

    “只是四处走走?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想……”晓儿突然意识到自己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赶紧打住。

    “想什么?”上官玄逸伸手另一只手将她垂下来的丝头发拨到耳背。

    “没,没什么,走吧!”晓儿的小手拉着他温暖的大手,将他往外拽。

    上官玄逸在心里无奈叹了一口气。

    他的确想啊!只是某人伤了腹部,刚好了没几天,这里又没有太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想能进行房事。

    听说女子生完小孩也要过五十天后才能同房,这丫头肚子被人捅了个洞,这应该比生孩子更难康复吧?

    上官玄逸不敢肯定,只能自己忍了。

    两个月,不算长,很快便过去了,他忍两个月便行了!上官玄逸在心里自我安慰。

    晓儿不知道上官玄逸的心思,她高兴地拉着他往外跑。

    掌柜看见他们不听自己劝告,依然穿得这么光鲜,微微摇了摇头。

    晓儿看透了掌柜的心思便道:“掌柜的,这是我们最低调的衣服了,我们总不能不穿衣服出门啊!”

    掌柜的听了这话愣了一下,两人这一身衣裳的面料,他以前见过,这可是织锦,在浈阳县的布庄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就是到了府城也是不多见的,一匹便要几十两银子。

    如果织锦做成的衣服是他们最低调的衣服,那高调起来时他们穿的是什么布料的衣服?云锦?金锦?

    若是这样这两人一定既富又贵!

    掌柜的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才开口问道:“敢问两位客官是从哪里来的?”

    上官玄逸和晓儿对视一眼,直觉这掌柜有话要说,晓儿直言道:“帝都。”

    掌柜的听了这话瞳孔一缩,帝都!天子脚下!

    他们这里山高皇帝远,他还真没想到两人是从帝都过来的!不过就算是帝都来的,也不应该全部人都能将织锦当最低调的衣裳穿的!

    “不知两位来浈阳县是有什么事?”掌柜的略有期待。

    “我们有一样新农作物在帝都种不活,便一路南下找一个气候比较温暖的地方来种。”晓儿对此没有隐瞒。

    麒麟果她准备在浈阳县这一带推广种植,种子和种植技术免费提供,到时候收获的果实她也可以派人来收购。

    “这样啊!”掌柜的听了这话心中说不出的失望,他还以为……

    原来只是地主家的孩子,来这里种田的。

    “是啊,不然掌柜以为我们来是有什么事?”

    掌柜满脸失望的表情,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掌柜的摇了摇头:“像浈阳县这种气候的地方也不少,我劝两位尽快离开浈阳县,去其它地方种吧!”

    在这里种了也是白种!

    晓儿觉得这掌柜的为人不错,晓儿也不想舍近求远去找外面的人打探消息,再说如果在这客栈里,掌柜都不敢说,外面的人就更加不敢说了。

    “掌柜的,你既然有心提醒我们,那便请你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清楚,告诉我们为什么吧!不然我们跋山涉水的来到这里,听你这样不清不楚的几句话便离开,掌柜的,你觉得可能吗?”

    掌柜的又看了一眼四周,刚想开口,便发现有一个人看了进来,他话到嘴边都变了:“两位客观,本客栈也是提供饭菜的,你们想吃点什么?”

    晓儿自然没有错过掌柜的表情变化,晓儿顺势道:“掌柜的有什么好肉好菜便,给我们端上来吧,我们在房间里吃便行了。对了我每天晚上都习惯了吃一碗燕窝才睡觉,掌柜的……”

    掌柜的听了赶紧打断晓儿:“客官,我们这客栈哪里有燕窝啊!这肉菜也只有鸡鸭而已。”

    每晚一碗燕窝,还说得这么大声!真的是越想他们低调,他们便越要炫富,掌柜的都无语了!

    晓儿听这话便道:“掌柜的没有燕窝没关系,我带来了,你让厨房的厨师帮我炖上一碗便行了!”

    掌柜的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的一片好心算是白费。

    浈阳县的百姓都不敢露富,他们难道就没有发现吗?

    晓儿交待完这话便拉着上官玄逸的手走回房间了。

    “掌柜的似乎很担心我们露富,这是为什么了?”晓儿坐在圆桌旁,一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

    难道被人知道了他们很有钱,会有人抢他们的银子?

    上官玄逸的手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性动作:“等天黑了,咱们再问问掌柜吧。”

    刚才那掌柜明显想说的,后来看见外面有人,何不敢说了。

    半个时辰过后,掌柜的送来了两菜一汤:“两位客官,请慢用。”

    掌柜的放下菜便想离开。

    晓儿赶紧开口道:“掌柜的请留步!你不给我们解释一下吗?”

    掌柜的摇了摇头:“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掌柜的走了出去,上官玄逸拿起碗给晓儿勺了一碗汤,递给她:“先喝点汤。”

    晓儿点了点头,接了过来,然后眼尖的她,发现汤盆下有一张纸!

    “上官大哥。”晓儿指了指汤盆下面。

    上官玄逸见状挑了挑眉,然后将汤盆拿开,下面果然压着一张纸。

    “快打开看看,都写了什么!”晓儿迫不及待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