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二十八章
    上官玄逸四处打量了一眼这间牢房,这间牢房不大,一共有四个隔间,剩下的两个隔间都是空的,只有对面那个隔间住了一个人。

    牢房里,一股子的酸腐味,此时正是夏天,空气不流通,难闻的气味更重了,上官玄逸微微皱起了眉头:刚才应该让这丫头跟着杨梅一起走的,他没想到这牢房里居然这么臭!

    帝都城的天牢他也不是没有进过去,只是绝对没有这种酸腐味!

    上官玄逸将晓儿拉到自己的怀里,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膛,用自己的气息,将她整个人包围住:“太臭了,别闻。”

    晓儿听了这话从他怀里抬起了头:“牢房不臭,哪里臭啊!我又不是没进过,不怕!”

    “早知道我就自己进来,不让你进来了。”只是他不放心这丫头离开自己的视线。

    对面牢房里躺着的那个人,听了这话身体一顿,然后他坐了起来。

    晓儿拿出一条帕子:“上官大哥,头低一点。”

    上官玄逸听话的低下了头。

    晓儿将帕子对折成一个三角形,然后用它来蒙住了上官玄逸的口鼻,两手绕到上官玄逸的身后,在他的后脑勺处将帕子的两个角打了一个结。

    “这样就不臭了!”晓儿满脸欣喜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上官大哥,你这样看起来还挺像一个蒙脸美人的。”

    “噗!”对面牢房的人听了这话直接笑出声了。

    蒙脸美人?上官玄逸脸黑了下来,他若是这样蒙着脸被人看见了,他的一世英名还在吗?

    他一把将帕子扯了下来:“我不需要。”

    同时他转过头去狠狠地瞪了对面的人一眼。

    晓儿也看了过去,只见对面的人浑身脏兮兮的,还满脸胡子,也不知道多久没有刮过了,额头更是脏得连原来的肤色也看不出来了,但一双眼睛却是很明亮,可是晓儿还是看出了他的眼睛没有了焦距。

    这人是瞎的!可惜了这么美丽的一双眼!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这人晓儿看着就觉得很正气,晓儿忍不住开口问道:“请问公子是哪里人?你也是被被人诬陷,关进来的吗?”

    对面的人看不见,但也循着声音,试图将目光落在他们身上。

    “我不是,若我说我本来是这个县的县令,被他们关了进来,你们信不信?”这人说这话时露出了一抹轻笑。

    浈阳县的百姓中,没有上官这个姓,上官这个姓可是国姓!不知他们的身份是?

    虽然他看不见,但刚才那些官兵将他们关进来时,他明显感觉到那些官兵对这两人有些忌惮。

    大概是与生俱来的贵气,令他们不怒自威,所以那些官兵害怕。

    若是他们真的身份尊贵,……不管怎样,他想赌一赌,不为自己,就为这个县的百姓!

    上官玄逸和晓儿听了这话,相互看了一眼对方。

    他们为什么不信,除非他疯了,不然他没有必要拿这话骗他们。

    “你的名字,籍贯,哪一年考的进士?还有当时的名次。”

    “我叫孙阳,云石县人,安丰十年参加的殿试。二甲第四名,赐进士出身。”对面的人听了这话没有焦距的眼睛更加亮了几分,这男子这样问就是在考证他的身份。

    难道真的是朝廷派人过来了?

    虽然眼睛再也看不见,但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里四年,他第一次看到了希望。

    这人的声音清冽还透着一股子冷意,但他听了却犹如置身于冬日的暖阳之下,忍不住放松,忍不住信服。

    回答的一字不差,上官玄逸来之前便已经了解过浈阳县县令的出身了。

    正好他殿试那年,他有旁听。

    只是就这样还不够。

    “第一题:水、火、金、木、土、榖惟修;第二题:赋得「士先器识」,得「文」字;第三题:……当年殿试的题目,究竟是哪一题?你是怎样答的?”上官玄逸一共说了三条题目,让他来答。

    孙阳压下自己心中的激动,仿佛回到了当日殿试的情景,他一字一句,咬字清晰地开口道:“是第二题:赋得「士先器识」,得「文」字!我当是这样答的:为士者,首先得器识,然后再谈文艺,器识……”

    对于一个进士及第来说,殿试是他们这一生永远不可能忘记的事!

    那是他第一次有幸面见天子,这个世上最至高无上的人。

    那一天,他十年寒窗苦读终于得到回报!

    那是他走上仕途,施展自己远大抱负的第一步!

    所以至死一刻他都不会忘记。

    上官玄逸在他将答案说到一半的时候,他便跟着他一起将剩下的答案说出来了。

    孙阳震惊地“看”着他!

    这人怎么会知道他当时的答案?!

    上官姓!皇上?……不对,这不是皇上的声音,皇上的声音没有这么年轻,而且皇上的声音是威严的而不是清冷的。

    当时大殿上也没有上官姓的学子。

    大殿上当时有哪些人?那些官员的年纪也配不上这么年轻的声音,孙阳仔细回忆,一一否认。

    于全国千千万万的学子中,能走到金銮殿上并且获得进士出身的人,那记忆力都不会太差。

    很快他便想到了站在皇上身后的一个少年!皇子!

    六皇子!

    苍天终于开眼了!

    孙阳没有焦距的双眼,迅速盈满了泪:“下官孙阳,参见六皇子!”

    孙阳被关在牢里几年,不知道上官玄逸已经被封为瑞王,所以称呼他为六皇子。

    “这是我的王妃!”这是对他忽略了晓儿,没有给晓儿行礼不满了。

    孙阳马上反应过来,又叩了一个头:“下官见过六皇子妃。”

    晓儿:这个时候他的关注点怎么还在这些虚礼上!

    上官玄逸似乎猜到了晓儿的想法,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淡淡道:“没有人可以忽视你,哪怕眼睛看不见,也不行。”

    丫头虽然对于这些虚礼向来不在乎,但他却不能忍受任何人对她的忽视。

    孙阳:六皇子对六皇子妃真是宠爱啊!

    怎么办?晓儿被感动了,好想亲他一下。

    晓儿看了一眼孙阳,反正他也看不见,于是她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迅速亲了一下。

    上官玄逸愣了一下,然后侧过别一边脸,用手指了指。

    晓儿推开了他:这人简直是得寸进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