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四十一章
    上官玄逸和宫庆华两人也打得热闹。

    三年前,宫庆华清楚记得自己的武功是和上官玄逸是不相上下的,就算上官玄逸比自己要高也不会高出许多。

    而这三年,他花了许多时间和精力去练武,武艺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他觉得就算不比上官玄逸高,两人应该也是不相上下的,他怎么也想不到,上官玄逸的武功居然会高出自己这么多!感觉比自己多练了几十年武一样!

    难怪黑影带着这么多人都没能将他拿下,反而被他全杀了!

    宫庆华身上已经被上官玄逸划了几剑了。

    他想从窗口跳到河里逃跑,可惜上官玄逸识破了他的意图,硬是打得他连想跳窗的机会都没有。

    他的招式实在太快了,宫庆华稍一走神,身上绝对会被他所伤,这让他不敢掉以轻心,只能全力以赴。

    最后,身上被上官玄逸割了上百刀后,他才一剑架在他的脖子上,让他动弹不得。

    上官玄逸上前点了他的穴,然后揪住他的衣衫,将他拧到自己的大船上,对船上的士兵说:“用枷锁将他锁起来。”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他可是皇子!被人用枷锁锁着,他以后还有脸见人吗?

    宫庆华听了这话狠狠地瞪着上官玄逸:“你敢!我可是南宫国的二皇子!”

    上官玄逸冷冷的看着他:“在闵泽国,你只是一个劫走瑞王妃的罪犯!”

    敢用铁链锁住他的丫头的脚!他不但要用枷锁锁住他!他还要这样锁着他带他游街示众!

    他加注在晓儿身上的侮辱,他要他百千千倍的奉还!

    上官玄逸冷哼一声!然后便跳回刚才的船上了。

    他还要在那艘船上将晓儿放出来。

    宫庆华看着上官玄逸的背影,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上官玄逸不会杀了自己,他是可以肯定的,他是父王最疼爱的儿子!若是上官玄逸杀了自己,父王一定会为给自己报仇而大动干戈的,那样两国的战争绝对是避无可避了!

    但是现在被上官玄逸人赃并获,他想到某种可能,整个人都不好了!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他绝对会被父皇厌弃的。

    那样的话,他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的东西都会毁于一旦了!

    宫庆华有点后悔了!他不是后悔绑架了晓儿,他是后悔没有多派一些死士去刺杀上官玄逸,让他没有机会来救晓儿!

    他只是没有想到上官玄逸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找上来!他已经故意绕远路,往相反的方向往驶,并且在另一个方向也安排了人,刻意留下了点痕迹,误导上官玄逸,让上官玄逸去追踪了!

    他本来以为等到上官玄逸发现他追错方向,再往相反的方向追踪的时候,起码是一个月或者半个月后的事了!

    那样的话他早就带着睿安县主回到南宫国了!那时候,又有谁知道是他劫走了睿安县主。

    就算知道,他不承认便行了!

    睿安县主的身份是瑞王妃!他劫走了瑞王妃,这事太麻烦了!尤其是放到两国邦交上来说。

    上官玄逸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他绝对会紧紧抓着这一点不放的!现在应该怎样办呢?宫庆华在心中快速想着解决办法。

    他希望船上的手下能将上官玄逸带来的士兵给全杀了,然后来个大逆袭,但他想多了!

    很快上官玄逸便抱着晓儿来到了这艘船上。

    而其它士兵也将宫庆华的士兵绑了起来。

    “将他们全部带下去,派人轮流守着!”上官玄逸对赵勇吩咐了一句,便拉着晓儿的手往船舱走去。

    晓儿经过宫庆华时,看也没看他一眼。

    宫庆华被晓儿这种彻底无视的态度激怒了,他回过头,看着两人的背影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瑞王妃果然是天生尤物,本皇子用着很好!”

    宫庆华这话音一落,船上的官兵都不可思异的看向晓儿,然后又看向上官玄逸,察觉到上官玄逸身上的释放出来的吓人戾气,仿佛要毁天灭地一般,他们迅速低下了头,恨不得迅速人间蒸发,他们可以当刚才失聪了吗?

    晓儿回过头看向宫庆华,满脸不可思异:这男人是有多贱,才说得出这样恶毒的话!

    不得不说这一招真的太恶毒了,简直杀人不见血!

    普通妇女被人这样诬蔑,也只有死路一条!

    贞节对一个女子来说太重要了,尤其是这里还是古代!

    他被宫庆华带上船两天两夜,他要这样诬蔑自己,晓儿相信许多人都会相信的!

    没看见这些士兵们震惊的眼神吗?!

    晓儿可以预见,若是他这句话被传了出去,会有多少流言蜚语产生,会给自己带来多少麻烦!首先太后绝对会不停的找自己的麻烦!

    上官玄逸拉着晓儿停下了脚步,他回过头,身上杀气腾腾,目光如冰锥一般落在宫庆华身上:“是吗?本王现在才知道南宫二皇子喜欢呕吐物!难怪你这么恶心了!”

    宫庆华听了这话脸色一变:“你说谁恶心呢!”

    “难道不是吗?本王可是亲眼看见,你靠近本王的王妃半步,王妃便直接被你恶心到吐了!原来你用着那一身王妃的呕吐物觉得很好!行,本王会多为你准备的!这要求不难!”

    “你敢!”宫庆华听了这话脸色难看到极点!

    “我为什么不敢!你都敢这样诬蔑本王的王妃了!这可是我亲眼看见的,容不得你信口雌黄!来人去那艘船搜搜南宫二皇子换下来的衣服,那些呕吐物绝对还没来得及清洗干净的!全拿过来给南宫二皇子享用吧!反正他用着好用!”

    “我这就去!”杨梅听了这话,赶紧跳到另一艘船上了。

    敢故意破坏王妃的名节,她要将那些呕吐物全喂他吃了!

    士兵们听了这话都愤怒了:

    “这都是什么人啊?这种事情也敢信口雌黄?这是一国皇子该有的教养吗?”

    “南宫国的皇子的人品简直不敢恭维!幸好不是太子,要是太子,就这人品,将来绝对是祸国殃民的昏君!”

    “简直是人模狗样!实在太恶心了!难怪王妃会吐!我看着都想吐!”

    “对,这人太恶心了!”

    ……

    宫庆华听着士兵们的话气得脸都绿了,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