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四十七章
    上官玄昊可高兴了,他上前拍了拍沈承耀的肩膀:“升平侯请放心,我一定会多多关照景睿的。”

    皇上不着痕迹的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这么高兴?估计是觉得自己又可以高枕无忧了!又可以回去抱自己的孙子做他的药丸了!

    老子每天忙得焦头烂额的!连抱孙子的时间都没有,他这当儿子的过得这般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江山以后还需要几个儿子齐心协力去壮大的,就是因为他作为皇兄,年纪稍微大一点便总爱到处跑,各个名山大川的跑去采药,将几个皇弟都带坏了!一个两个都像百足虫一样,长得太多脚,都爱到处跑!这倘大的家业只有老子一个在忙碌!他们也不会觉得良心不安的!

    皇上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小七都会被带坏了,现在小七也总是说再过几年他便长大了,可以像皇兄们一样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了!

    一个两个都不爱江山,爱美人,爱自由,这怎么可以!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了!

    他得将他们磨砺出来,于是皇上道:“沈爱卿能力出众,让他去当一个小小的县令实在太屈才了!”

    上官玄昊听了这话,心中顿感不妙,他怎么觉得他父皇又要开始奴役他呢!

    果然,皇上接着道:“朕任命沈爱卿为南越州府的知府,贤王为浈阳县的县令!”

    “......”文武百官都傻眼了!一个王爷去当县令,这样也可以吗?

    啥?上官玄昊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

    “父皇,刚才说谁去当浈阳县的县令?那个刚才你们举荐的人里面有谁叫冼尪的吗?”上官玄昊不死心的问道。

    文武百官听了这话同情的看了贤王一眼,然后纷纷摇头表示没有。

    “你不用怀疑了,朕说的就是你!”

    上官玄昊感觉自己被雷击中了!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父皇,这样的事史无前例啊!”

    “你去开先河不就成了!”皇上满意地欣赏着自己儿子满面憋屈的样子。

    “可是我堂堂一个王爷怎么可以去当县令?”上官玄昊万分后悔没有带着妻儿,跟着上官玄逸一起去游山玩水了!这留在帝都的日子简直就是苦不堪言!

    “谁说王爷就不能当县令了?你是王爷你还想当太医呢!再说那是你的封地,你能者多劳,去治理一下又怎么样了?

    “可是我可以当知府,让沈修撰来当县令啊!”他堂堂一个王爷当的官比一个翰林院修撰还要小,这让他的面子往哪里搁?最重要的是,浈阳县那样的烂摊子,他不擅长收拾啊!

    “没什么好可是的,国库空虚,你就身兼两职帮朕省点俸禄支出吧!”

    什么?还要不发俸禄?拜托,他也很缺银子好吗?他是四兄弟里最穷的好吗?

    干活还不给银子,这事拿到哪里说都没道理啊!

    “父皇,这浈阳县县令的俸禄我出了,儿臣去当浈阳县的县令,你不觉得太屈才了吗!”上官玄昊这是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屈才吗?行那你就既当知府又当县令吧!朕身边也有很多事要忙,也不太想沈大人去当知府的!”

    上官玄昊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满脸委屈:“父皇,儿臣不才,还是当县令吧!”

    沈景睿去当知府,他还可以让他帮忙治理一下浈阳县,若是沈景睿连知府也不用去当了,那他找谁哭去啊!

    皇上看着儿子生无可恋的表情,这两天郁闷的心情终于烟消云散了。

    上官玄骏看着自己的二哥如丧考妣的表情,觉得等自己的王妃生完孩子后还是赶紧去封地比较好,父皇越老越爱折磨他们了!

    文武百官偷偷对贤王投去同情的目光,摊上这样的父皇,也算贤王倒霉了!

    大家又看向升平侯,觉得他实在是太好运了!他们一家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吉星高照的!

    本来景睿主动放弃了人人羡慕不已的翰林院修撰之职,去一个偏远落后的地方当一个一个小小的县令,大家都觉得他的脑袋被门夹了!但是出乎众人所料,皇上居然直接任命他为南越州府的知府!这一下子由从六品到从四品的跳跃,却又让许多人羡慕妒忌了!早知道皇上打的是让贤王自己去当浈阳县的县令的,他们当时就应该像升平侯一样,主动去争取了!

    不过这事官员们回去说给自己的夫人听后,许多之前相中他的夫人都暗暗庆幸他早已定亲,不然若是和自己的女儿定亲,将女儿嫁给他,要么便是陪着他去贫瘠之地受苦,要么便是留在帝都侍奉公婆,独守空闺,这怎么样都不算幸福。

    朝堂上的这些消息晓儿和上官玄逸很快便知道了,当晓儿知道景睿想来浈阳县当县令变成了当知府,也没有多惊讶。

    她知道景睿想为百胜做一点事实,而只有下放到底层,才是最贴近百胜的,而且从底层做起,对他以后的帮助会更大。

    现在他年纪还少,一切都不急,只要基础打好了,楼才能盖得更高,人才能走得更远!

    不过上官玄昊去当浈阳县的县令?

    晓儿从上官玄逸口中听到这个消息不厚道的笑了:“也不知道二皇兄是哪里得罪父皇,父皇要这样教训他!”

    “估计是知道景睿主动要去当浈阳县的县令笑得太灿烂别父皇看见了!父皇一生勤政爱民,最看不惯偷奸耍滑,不务正业的人了,他的脑子整天不用在正事上,总想着当神医,父皇早就想教训他了!”上官玄逸真相了!

    他继续打开一封密函,然后拿出药水,涂在纸上,将字迹还原出来,看完信后他先放到烛台上烧了。

    “丫头,父皇答应了宫庆华劫走你的一事由我做主了,明天咱们就能到达南宫国边境,南宫国的寿辰不是到了吗?咱们给南宫皇帝送上一份大贺礼吧!”上官玄逸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眯了眯,敢做就要敢当,他要他们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