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四十八章
    上官玄逸拉着晓儿的手踏进了南宫国的疆域,又赶了两天路后,晓儿便闻到淡淡的海风味,有一点儿腥,但仔细闻闻又好像没有了。

    “上官大哥,你有没有闻到海的味道?”

    海的味道?海有什么味道?这也能闻到?赵勇听了这话狠狠的吸了吸鼻子,什么味也没有!

    “少夫人,你的鼻子比狗鼻子还要灵!”

    “你这是拿狗和我相比?”晓儿佯怒道。

    上官玄逸也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赵勇立马便怂了:“属下不敢!”

    晓儿见此便笑:“我开玩笑的,你不必怕成这样!我的鼻子的确比狗鼻子要灵。”

    赵勇看了一眼上官玄逸,意思很明显,他不是怕他,他是怕她的男人。

    “南宫国有一半疆域近海。”上官玄逸没管赵勇,对晓儿解释道。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难怪南宫国如此富庶。”晓儿点了点头,这她是知道的。

    南宫国,位于这一片大陆的南端,这是一个以香料著称的王国,主要发展水稻,香料,水果和畜牧业,渔业,制陶业,纺织业和造船业,注重海外贸易。

    曾经南宫国的水稻产量可是四个国家中最高的,亩产近五百斤,南宫国的百姓也是几个国家中最富足的。

    可是自从几年前闵泽国培育出超级水稻,产量吓死人,而这几年更是每年亩产都在增加,他们这个优势便再也没有了。

    所以南宫国为什么那么想得到超级水稻的育种方法也是可以理解的!曾经一直都是第一的国家,又怎么甘心屈居第二?

    不过水稻算不上什么,只能自给自足而已。

    南宫国最有名的还是香料,吸引许多海外客商来往交易,他们有半壁江山脸朝大海,海外贸易活动频繁,所以南宫国也是相对富有的。

    不过南宫国大部分国土都沿海,而且还有许多岛屿,所以也是经常受到海啸和地震的影响,每年都有伤亡,导致人口是几个国家最少的。

    不过天灾没有那个国家没有的,这是无法避免的。

    晓儿看着南宫国百胜的打扮,不由感叹,果然是和开放的外国友人经常打交道的国家,这里的人的衣着打扮比闵泽国的人开放洋气多了。

    现在端午节已经过去了,天气一天热比一天,南宫国的姑娘们都穿上了中袖和低胸的衣服了,而偶尔看见一两个金发蓝眼的姑娘更是穿着短袖袒胸露背的衣服。

    晓儿抬头看了一眼上官玄逸:美色当前,也不知道这人的眼睛有没有乱看,嗯,还好,目不斜视的!

    要是他敢往某个不该看的地方看一眼,她便挖了他的双眼,晓儿阴测测的想。

    上官玄逸察觉晓儿的视线,低下了头,轻声问道:“怎么了?”

    晓儿摇了摇头,她才不会告诉他,自己担心他眼睛乱看,想挖了他的双眼呢!

    上官玄逸和晓儿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赵勇等人,至于那些士兵和暗卫都分散在各处,暗中保护着。

    两国交界的边境上,狄大将军还暗中调了数万兵马,在那里等着。

    他们这次是来讨回公道的,但是对南宫国来说这是公然挑衅,上官玄逸自然是做好准备的。

    宫庆华被赵勇点了穴,放在板车上推着走,晓儿还给他化了一个妆,让他没那么容易被人认出来。

    快到城门了,人越来越多,路上的人都纷纷对他们行注目礼。

    上官玄逸和晓儿男的俊,女的俏,吸引了许多人的眼球。

    但很快大家都被他们身后的人吸引了,那人低着头,身上戴着枷锁,只能看见侧面,但是大家心里都好奇极了,纷纷议论:“那个人到底犯了什么事?被人这样锁着游街示众?”

    “肯定是罪大恶极,不然能被人这样锁着游街吗?”

    “该不会的杀人放火吧?”

    “就算是杀人放火,那些犯人也没有游街示众,估计这人犯的事比杀人放火还要严重!”

    “那是奸淫掳掠?”

    一个老妇人担着一担子卖剩的青菜经过,听了这话停下了脚步,抬起头看了一眼宫庆华。

    “有可能是卖国求荣!”

    “这种人就该去死,活着也是祸害百姓!”老妇人不知道受到什么刺激,她放下担子,将卖剩的烂菜叶不停的往宫庆华身上扔去。

    有些孩子见状,觉得好玩也捡起地上的破烂往他身上扔!

    口不能言,动也不能动的宫庆华,闭上眼睛,满脸屈辱。

    上官玄逸拉着晓儿走到边上,护在怀里,免得她被那些那些百胜丢过来的东西丢中了。

    动也不能动的宫庆华睁开眼,用毒蛇般的目光看着将乱七八糟的东西丢到自己身上的人,心中将上官玄逸咒骂了一遍又一遍。

    有一个调皮的小孩往他的头上扔了一块石头,血瞬间便从他的脸上流过。

    宫庆华此刻想毁掉全世界的心都有了!

    生来便尊贵无比的他什么时候受到这种侮辱?

    他全身狼狈不堪,心里翻滚着滔天的仇恨。

    上官玄逸!你等着!此仇不共戴天!你我两人从此至死方休!

    上官玄逸淡淡的看着这一幕,眼里平静无波,似乎察觉到什么,他微微抬起了头,视线和宫庆华的目光对上,看到了他眼中的恨意。

    上官玄逸不以为然的钩了钩嘴角,嘴角的冷意仿佛能瞬间冻结这个世界:这就是你干劫走我的宝贝的代价!这就是你的人将杨柳伤成那样的代价!这就是你给浈阳县百姓带来的苦难的代价!这还只是开始呢!你慢慢等着!

    对敌人,他从来都是心狠手辣,从不手软的!

    百姓将能扔的东西都扔光了,上官玄逸才淡淡的开口道:“走吧!”

    一会儿后,几人来到城门外,杨柳递出了一个帖子,守城的士兵见是来访使者顿时恭敬了不少。

    然后又询问了一下宫庆华是怎么回事,杨柳便说:“这是我国一个患有疯狗病的人拐子,没想到逃到这里了!路上碰上了他疯狗病发作,我们才这样锁着他,带过来的。”

    宫庆华不停的对士兵眨眼睛,这是全身咱一能动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