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四十九章
    士兵们听了这话也没有多管,其它国家的囚犯,他们爱带在身边便带在身边,他没权多管闲事,只恭敬地放他们进去了。

    而对宫庆华,那士兵还给了他一个厌恶加凶狠的眼神,人拐子什么的真的最讨厌了!

    宫庆华气得差点没冲破穴道!将这士兵碎尸万段!

    没将他认出来便算了!居然还敢鄙视他,这简直就是找死!

    宫庆华还寄希望在经过城门时,那些守城的士兵和将领会有人将他认出来,然后救下他!

    但是他要失望了,刚才他被那些百姓丢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满身狼狈,满脸是血,谁能认得出他啊!

    就算有人察觉到他的身形熟悉,也不敢往二皇子身上想啊!谁能想到一个皇子在自己的国土,会被外国使者欺负到这种程度?

    进城后,杨柳便将一个黑色的脸罩带在宫庆华头上,这个脸罩将他整个头都包住了,只留了一双眼睛。

    南宫国皇上的寿宴自然有各国使者来贺寿的,早就有官员守在边上等待来访使者,顺便带他们去驿站。

    招呼上官玄逸一个人的官员是鸿胪寺卿张一凡,他看了一眼囚犯,总觉得身形异常熟悉,只是那双眼睛太吓人了,他对上后,便吓得不敢再看了!

    赶紧领着他们往驿馆走去。

    待上官玄逸等人走了后,守城的士兵才将心理的疑问问了出来:“闵泽国的使者为什么这么奇怪,带着一个囚犯来贺寿?”

    “谁知道呢,反正又不关我们的事!”有个士兵随意回了一句。

    接着又有人进城了,他们也没有空多说什么。

    张一凡将人带到驿站,并且安排到最好的院子,“瑞王,瑞王妃请在这里休息一下,已经有人通知皇上了,想来很快便会召见。”

    上官玄逸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张一凡又吩咐了驿站的婢女侍候好他们,然后便告退出去了。

    这两日来贺寿的使者比较多,张一凡有很多人需要招呼。

    从杨柳交出帖子那一刻,便有专门的士兵去通知南宫国皇上,闵泽国使者到访了!

    当然南宫国的皇上知道了上官玄逸带着一个囚犯来贺寿,他的心里顿时便不高兴了,这是贺寿还是给他添堵的?

    只是现在闵泽国今时不同往日,他还想多要些水稻种子,甚至还想多购买些水泥,所以就算心中不快,还是很快便召见了上官玄逸,并且派宫梓轩亲自去迎他进宫。

    宫梓轩来到驿馆,笑着向他们拱手行礼:“瑞王,瑞王妃远道而来,梓轩有失远迎了,还望两位莫怪。”

    上官玄逸和晓儿也向他行了一礼:“太子殿下客气了。”

    几人也算是熟悉的,宫梓轩说话很随和:“这次父王和瑞浠怎么没有过来?”

    以前出使南宫国,为南宫皇帝贺寿这事都是安亲王或者安亲王世子出面的,毕竟安亲王的封地离南宫国比较近,而他们多年定居在封地,很是方便。

    当年上官婉如和宫梓轩也是因此而认识,互生情愫的。

    “我正好南下,比较近便过来了,顺便将令弟送回来。”上官玄逸简单解释了一下。

    宫梓轩听了这话有点奇怪:宫庆华为什么要他送回来?还有他人现在在哪里?他没有收到宫庆华回来的消息啊?

    “太子,太子妃最近还好吗?”晓儿担心上官婉如忍不住问道。

    宫梓轩听了这话笑着回道:“刚开始孕吐得厉害,吃什么吐什么,现在好多了。若是她知道你也来了,绝对很高兴。”

    晓儿又问了一些上官婉如的情况,并且约好一会儿见过皇上后,便去看看上官婉如。

    南宫国的皇宫占地没有闵泽国的大,但是所有建筑处处金壁辉煌,彰显富贵。

    两人来到大殿上对着龙椅上的南宫国皇上行了一礼并且送上贺礼。

    礼数周全过后,上官玄逸便开始算帐了:“皇上,太子,晚辈有一事想请教一下,若是有人劫走了贵国皇子的王妃,你们会如何处置那个人?”

    “自然是诛九族的!王妃都敢劫走,这不是公然造反吗?”南宫皇上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若是劫走王妃的人是其它国家的皇子呢?”

    宫梓轩看了一眼上官玄逸若有所思。

    南宫皇上听了这话想也不想地道:“这事绝对不能轻易解决了!若是不想开战,也必须割地赔款!”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晚辈明白了。”

    “怎么了,难道贵国有王妃被人劫走了?”这事是谁做的?不会是东晋国的人吧?若真的是,希望他们能够打起来,最好是打得两败俱伤!让他能够坐收渔利!

    南宫国皇上想到这,又接着道:“这割地没有一个州也不行,这赔款没有黄金十万两可不行!”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皇上说的是,实不相瞒,晚辈这次来贺寿还有一事相告,我朝浈阳县……”

    上官玄逸将浈阳县里遇到的事一五一十都说了。

    将他们初到浈阳县遇到的不寻常现象,到被栽赃陷害入狱,再到逃狱救人,再到晓儿被劫走,他追上去救人的事都说了。

    南宫皇上听得津津有味,实在是太精彩了!

    宫梓轩听了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皇上觉得晚辈在船上救晚辈的王妃时遇到了谁?”

    “谁?”东晋国的皇子吗?南宫皇上心想。

    “贵国二皇子,宫庆华。”

    “这不可能!你别含血喷人!”南宫皇上听了这话,下意识便矢口否认。

    “人我已经带回来,皇上不信也不行!”上官玄逸冷声道,同时他身上的气势开始释放出来,令人不寒而栗。

    南宫皇上想到来禀告的士兵说,闵泽国使者身边带着一个囚犯!若那个囚犯是自己的儿子!这简直是奇耻大辱!这简直是岂是此理!

    这简直是不将他南宫国国君放在眼内!

    “人呢?”南宫皇上苍老的声音不失威严,上位者的气势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压迫感。

    居然敢如此对待他的儿子!简直是不知道死字是怎样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