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五十章
    大殿上的气氛一时紧张了起来,落地西洋钟突然敲响了两声,吓得皇帝身边的太监心头一跳。

    皇上这是怒了……

    晓儿却一点也不怕,微笑道:“人啊,当然是给皇上您老人家送回来了。只要皇上愿意割地赔款,这人我们便交出来。绝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你们敢!”南宫皇上用凛冽的眼神看着下面的两人,那目光仿佛可以将人凌迟一样。

    这里是南宫国的皇宫,自己的地盘,挟持自己的皇子?这两人如此嚣张,是谁给他们的底气?!真以为好日子过了几年就能和自己国家相比了?!不自量力!

    四周的空气更加冷了,龙椅上的人释放出来的威严像一张巨大的网,铺盖在整个大殿上的每一个角落。

    他身后的太监,殿外的士兵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宫梓轩看了一眼上官玄逸和晓儿,眼里带着担忧,自己的父皇有多疼爱这个二皇弟他是知道的!

    上官玄逸用游街示众押送囚犯的方式将人送回来,这不仅仅是触了父皇的逆鳞,更是扫了整个南宫国的面子!

    还想向父皇讨回公道?

    不得不说,这两夫妻真的太大胆了!

    “刚才本王已经问过你了,这可是你亲口说的,皇上该不会是老年多善忘吧?本王可以提醒你,你刚才说:这事绝对不能轻易解决了,不打仗就必须要割地赔款,这割地没有一个州也不行,这赔款没有黄金十万两可不行!”上官玄逸直视着南宫皇上,一点儿胆怯都没有,将刚才他说的话说了出来!

    而这会儿他更是连晚辈两个字都不说了!当然一个尊敬的称呼也没有!

    他是一国之君,但自己也是一国之君的儿子,站在这里代表的是整个闵泽国!身份同样尊贵无比!

    南宫皇上顿时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可是刚才他说的话那是对其他人而言的,自己的儿子可不一样!

    他刚才以为是东晋国的人劫走了闵泽国的王妃才这样说的,他希望两个国家能打起来!然后南宫国再乘虚而入。

    东晋国能和南宫国相比吗?想他害地赔款?吃下他们南宫国的肥肉,闵泽国能消化得了吗?

    南宫皇上瞪着两人一时没有说话,只想以龙威镇压两人。

    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臭小子,就敢在自己面前叫板?自己吃的饭,比他走的路都要多!

    只是上官玄逸是在龙威之下长大的,怎么可能会怕。

    至于晓儿嘛,她全身上下只长了一条怕蛇的神经,其它什么都不怕。

    两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倒是让南宫皇上另眼相看。

    上官玄逸便算了,好歹老子是一国之君,不怕还可以理解。

    这瑞王妃,农女出身……南宫皇上沉吟了一下,得出结论:果然是艺高人胆大!

    这等花容月貌,简直将他后宫三千佳丽都比下去了!这种既聪明又绝色的女子,不知道压在身下是什么感觉?

    南宫皇上看着晓儿的眼神突然就变了。

    晓儿被他的眼神看得很不舒服。

    上官玄逸眸光沉了沉,开口打断了他打量晓儿的眼神:“皇上想好了吗?”

    南宫皇上收回自己的视线,淡淡的落在上官玄逸身上:“银子可以给,但割地是不可能的。”

    无论在什么年代,一个国家的领土和主权都是不可侵犯的。

    “这赔偿本王接受不了,我不缺银子,告辞了”上官玄逸懒得浪费口舌了!

    那便打仗吧!他能攻下多少城池便赔多少城池。

    上官玄逸拉着晓儿便往外走。

    南宫国皇上被他的目中无人气得不行:“你就不怕你们走不出这个皇宫?”

    “那便试试看吧!不过二皇子还在我们手中!一个时辰后,我们还没回去,他也会没命!”

    南宫皇上,眯了眯双眼,他在位数十年,何曾被人这样威胁?!

    上官玄逸拉着晓儿往外面走。

    大殿外的守卫伸出长枪交叉于两人眼前。

    上官玄逸抬起了手。

    “等等!”南宫皇上适时出声。

    两国相交,不杀来使,最近还有其它使者来访,可不能当着其它使者的面坏了规矩,不然以后还有其它使者来进贡吗!

    再说他是不想打仗的,这两年南宫国地震多,海啸又多,单是开仓震灾便用了不少粮食,国家粮仓早就没有多少存粮了,而闵泽国却丰调雨顺了好几年,听说有些百姓的粮食多到用来喂鸡!

    简直让人得红眼病!

    他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个蝗灾,以为会毁了全国的庄稼,没想到,只毁了几个县,眼前的两人便将蝗虫消灭得一干二净了!

    真的是气死他了!

    如果可以,南宫皇上自然希望趁机杀死眼前这两个人!

    闵泽国拥有这么厉害的两个人,迟早是要将南宫国比下去的,以后还有他们立足的地方吗?

    等等,闵泽国强大了,没有南宫国立足之地,难道就有东晋国立足之地吗?再说还有倭国……

    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催之。

    闵泽国强盛得太快了,这威胁的可不仅仅是南宫国!

    或者他可以……

    南宫皇上看着两人,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只是暂时不能表现出来。

    上官玄逸和晓儿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向他。

    南宫皇上看向自己的大儿子:“太子怎样说?”

    宫梓轩听了这话拱手行礼道:“大家都是姻亲,可不能伤了感情,要不一人退一步如何?这事是二皇弟的不是,瑞王也处罚过他了,我们让二皇弟给瑞王妃赔礼道歉,我们再赔些银子如何。”

    宫梓轩这话其实提醒南宫皇上,这事是宫庆华引起的,追究责任不必要牵泄到两国之上。

    宫梓轩自然是不希望割地赔款的,他是南宫国未来的储君,整个国家都是他的,南宫国的领土比闵泽国要少,再赔出去一个州,那还有剩吗?

    宫庆华得到重重的惩罚,最好是父皇能直接将他交出去,毕竟这事是他惹下的,他得负责!

    宫庆华犯的错,为什么要用他的东西来弥补?!

    谁闯的祸,谁负责!

    宫梓轩虽然这样想,但这种想法不敢表现出来,不然会惹父皇不喜,所以他明面上也是帮宫庆华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