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五十二章
    得到想要的东西后,上官玄逸便提出告辞了:“皇上,事情已了,晚辈告辞了,等十万两白银送到驿馆,我便再将二皇子放了。”

    上官玄逸话落,晓儿接着道:“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南宫皇上:什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可以换一种说法,让人心里舒服点吗?

    只是南宫皇上平白无故便少了一块领土,丢了十万两,还被东晋国和高丽国两个使者像看白痴一样看了他几眼,他的心情异常烦躁,担心一不小心便命人将这两个杀人,懒得再说什么,只想让他们赶紧在自己的面前消失,于是他点了点头。

    宫梓轩听了这话拱手行礼:“父皇,儿臣送瑞王和瑞王妃出宫。”

    南宫皇上点了点头:“去吧!难得来一趟的,顺便带他们去和太子妃叙叙旧。”

    最好他们能送一两粒救命药丸给太子妃,然后自己顺便向太子妃讨一粒。这段日子,南宫皇上又开始觉得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今天和他们两人虚与委蛇了大半天,他更是觉得身心疲惫。

    三人走到门口,晓儿停了下来,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回过头道:“皇上,晚辈忘了还有一些东西要给你呢。”

    “什么东西?”南宫皇上听了这话顿时来了兴趣,会不会是救命药丸?

    其实对于闵泽国送给他的寿礼,他最期待的就是救命药丸了,只是他们送来的东西也像其他国家一样都是一些奇珍异宝,他并不敢兴趣。

    钱财这些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现在送给他也没有用了,还不如送一点关键时刻能够救命的东西更实在。

    “在我的丫鬟哪里,需要的传上来。”宫中规矩,面圣时,手中是不能拿着东西的:一是行礼需要,二是为了安全起见。

    其实晓儿对这些规矩很不以为然,因为这表明了当皇帝的人有被害妄想症,总担心有人会害他,刺杀他。

    南宫皇上有点迫不及待地道:“宣!”

    杨柳很快便拿着一个盒子走到了大殿外。

    有一个太监走上前接过她手中的盒子。

    南宫皇上见盒子这么大,有点失望,看来里面装的不是救命药丸,药丸只要用一个小瓶子装着,再放在一个小匣子里便行。

    “皇上这便是我们要给你看看的东西,这是我们无意中查到的。”

    “呈上来。”南宫皇上听了这话皱起了眉头,直觉里面装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太监将匣子打开,检查了一下里面的东西没有被下毒,才将匣子放到南宫皇上的面前。

    南宫皇上看见是一些帐簿和册子,他伸手拿起一本册子打开来看。

    这些册子是浈阳县水稻种子的去向。

    册子上详细登记了,哪一年,哪一季,哪个庄子得到了多少斤超级水稻种子。

    这些种子所种的庄子都是宫庆华名下和宫庆华的心腹名下的产业。

    有在浈阳县的庄子,有在南宫国的庄子。

    每个庄子每一季有多少产量,这些年来一共有多少存粮,都记得清清楚楚。

    南宫皇帝一页一页的翻看,脸色越来越白!

    几年下来,宫庆华偷偷囤积了这么多粮食!而且一直瞒着他这个父皇,他究竟想做什么?

    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

    南宫皇上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疼爱多年的皇儿,居然也在觊觎他的皇位!

    皇上气得脸色比墨汁还要黑。

    上官玄逸见此再次拱手行礼:“皇上,晚辈告退了,我会尽快放了二皇子的。”

    皇上听了这话脸色更加难看了,他现在都有点后悔了,他干嘛要割地赔款去救这么一个逆子!

    早知道就不救他,任由他们处置便好!

    原本他还以为,那逆子劫走瑞王妃是为了得到水稻育种的方子,然后献给自己做寿礼。

    为此,他虽然生气他做事不够谨慎,被人捉住了把柄,最终要割地赔款,但却不觉得他劫人这事是错的。

    现在看来,自己的疼爱,反而让他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了!

    宫梓轩见南宫皇上脸色不对,有点担心他的身体便开口道:“父皇,你的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宣太医?”

    南宫皇上摆了摆手:“朕没事,只是有点累了,你们退下吧!”

    “儿臣还是留下来照顾父皇吧!”

    南宫皇上听了这话心中一暖:还好,还有一个儿子对自己是真心关怀的。

    只是这些册子却是不能被他看见的,南宫皇上便道:“不用了,朕还要批奏折,你们退下吧!”

    南宫皇上批奏折,不喜欢有人打扰,宫梓轩听了这话只能告退了。

    三人走远后,宫梓轩忍不住开口问道:“瑞王妃,刚才你呈给父皇的册子是关于什么的。”

    “你觉得咱们沾阳县水稻的种子都去哪里了?你觉得一个县的种子,几年下来,能种出多少粮食?”

    去哪里了?他们今次来是押着宫庆华一起过来的,刚才父皇的脸色这么难看,显然打击不轻!

    宫梓轩想到这里,瞪大了双眼,这事太震惊了!

    一个嶦耳岛能换来宫庆华谋反的证据,突然间他觉得心不痛了!毕竟嶦耳岛在南宫国只是鸡肋般的存在。

    但是能让父皇厌弃宫庆华,那么他便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太子之位不稳固了。

    他向上官玄逸和晓儿行了一礼:“多谢瑞王和瑞王妃出手相助。”

    晓儿摆了摆手:“不用客气,只要你对郡主好点便行了。”

    “这是应该的,现在我带你们去看看婉如吧!”宫梓轩听了这话笑着道。

    上官玄逸却拒绝了:“不急,天快黑了,还是明天再登门拜访吧!我们还要回驿站收银子,十万两银子,得想法子尽快运送回国才行。。”

    宫梓轩:“……”

    他现在算是想明白了,这两人一定了早就算计好了,若是他们先将那盒子里的东西拿给父皇看,再说出瑞王妃被人劫持的事,估计便没有割地赔款这一事了!

    宫梓轩想到这,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里又复杂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