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五十四章
    宫庆华被上官玄逸放了后,他知道他私自储存大量粮食这一事是隐瞒不了了,而且来接他的小厮也将割地赔款的事都告诉他了。

    宫庆华听了这话,那是一个愤恨!好一个上官玄逸,果然够狠绝!

    宫庆华坐在马车里心里快速的计算了一番,小厮拿出帕子帮他处理脸上的血迹和伤口,他拒绝了。

    他故意衣服也没有换,头上的伤口,脸上的血也没有处理,直接去见南宫国皇上。

    宫庆华在御书房内直接跪了下来,不等南宫皇上说什么便直接认罪:“父皇,儿臣不孝,儿臣处心积虑,部署多年,才存下了这么多粮食,本来想着在父皇大寿时给父皇一个惊喜,意外遇上瑞王妃,儿臣想着若是能从她口中套出超级水稻的育种法子,父皇一定更加高兴,没想到却将事情弄糟了,还得父皇割地赔款来为我收拾烂摊子,父皇,儿臣是南宫国的千古罪人啊!”

    说到这里,宫庆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南宫皇上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儿子,额上被磕破了,脸上一脸血迹,让人几乎要认不出他本来的面貌,身上的衣服也是脏兮兮的,狼狈至此,那里还有往日的风度翩翩,玉树临风!

    南宫皇上心中有所触动,闵泽国的瑞王果然够狠辣而且有仇必报。

    瑞王妃完好无缺,自己的儿子就已经被他们折磨成这副人模鬼样,还从自己的手中得到了嶦耳县和十万两白银!

    若是儿子真的将瑞王妃怎么了,那是不是得用整个闵泽国来赔葬?!

    不过同样是一国之君,人家的儿子怎么就一个比一个出息,开疆劈地的。而自己的儿子除了惦记自己的位置,还要他割地赔款的来为他收拾烂摊子!

    南宫皇上冷冷的看着宫庆华,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良久,才淡淡的开口道:“事情的经过究竟是怎么样的?你为什么能劫走瑞王妃?从实招来!朕不想听一个字假话”

    宫庆华早就被南宫皇上看得惴惴不安,现在听了这话,他知道自己的父皇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他抹了抹眼泪,磕了一下头,满脸悔意,情真意切地道:“谢谢父皇愿意听儿臣解析,儿臣罪无可赦,但还是希望父皇不要误会儿臣,儿臣知道父皇才疼爱儿臣了,儿臣不想父皇因此误会儿臣而失望伤心,儿臣才厚着脸皮解析清楚的,不然儿臣都想以死谢罪了。”

    到底是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南宫皇上听了宫庆华情真意切的话脸色缓和了不少。

    宫庆华非常了解南宫皇帝,见他的表情有点松动,接着开口道:“儿臣见父皇在闵泽国种出超级水稻后,非常羡慕,并且常感慨这样的人才,南宫国为什么没有。

    我们育不出超级水稻的种子,我们只能向闵泽国购买,只是闵泽国将超级水稻的种子卖得贼贵,而且还限量!为此父皇受了不少气,并且下旨说若是有谁能够培养出亩产千斤的粮食,便封他为侯爷!

    由此可见父皇是多么希望自己的子民也能培育出超级水稻。

    可惜整个南宫国居然没有一个人能有这等本事!

    儿臣想哄父皇高兴,为父皇分忧,便想到了偷偷买下闵泽国一个县的超级水稻种子然后种出来,并且一年又一年的将收获下来的粮食储存起来,等到粮食足够多时,便给父皇一个大惊喜。

    本来儿臣是没想着劫走瑞王妃的,那时儿臣离开南宫国只是想去将浈阳县那两个粮仓的粮食运回来而已,但是没想到会在浈阳县遇上了瑞王和瑞王妃。

    浈阳县县令就是一个胆大包天的蠢货,除了卖种子给儿臣,还贪脏枉法,栽赃陷害,弄得整个县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甚至连瑞王也敢栽赃陷害!被瑞王彻查……”

    接着宫庆华又将为什么会将晓儿劫走,这简直是老天爷将她送到自己的手中的,只是他想不到他已经故意安排人引开上官玄逸,还是被他这么快便带着一大船的精兵追上来,打得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然后又他说了自己在上官玄逸手底下受到了何等的屈辱!

    宫庆华说到最后是越说越声情并茂,真情流露了!毕竟他是真的对上官玄逸恨之入骨,不用演戏,这脸部表情就已经很到位了!

    “简直是欺人太甚!”南宫皇上听到最后,生气得一拍案桌!

    自己当时一定是头脑发热,才会答应他割地赔款的!

    现在既然有了这么多粮食,他还割什么地,赔什么款啊!

    宫庆华的话说得合情合理,没有漏洞,他的心里已经信了一半了,而且宫庆华离开前,的确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

    自己的这个儿子,每年送给自己的寿礼都是非常用心的,他记得有一年的寿礼甚至是准备了几年才完成,当时确实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而今年如果不是出了割地赔款这事,真的有这么多粮食送到自己的面前,他的确也会觉得惊喜。

    想到粮食,南宫皇上这次开口语气缓和多了,而且有点迫不及待:“现在那些粮食都在哪里了?”

    “有一大半在郊外,父皇赏赐给儿臣的两个庄子里,儿臣将它改建成粮仓,储存粮食了,还有一小部分在闵泽国,出了这事,还没有机会运回来,儿臣现在就派人去将郊外的粮食运送回来,归入国仓。父皇,儿臣先行告退了!”宫庆华说完这话,便作势行了一礼,站起来,试图退下。

    南宫皇上看着他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便道:“好了,这事不急,明天再将粮食运回来也行。你额头上的伤看着不轻,整个人也不成人样,脏兮兮的,赶紧去梳洗一下,传太医包扎一下。”

    宫庆华听了这话又恭敬地行了一礼:“谢父皇关心,儿臣告退了。”

    南宫皇上点了点头,待宫庆华退下后,南宫皇上又写下了一份密旨,派人快马加鞭给幨耳岛的知府送去。

    上官玄逸想空手套白狼!也要问过自己手上的兵同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