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五十七章
    南宫皇上不相信,这是有原因的,这次运粮,他可是派了太监随行,目睹了全过程。

    他听太监的回禀得,得出结论就是,做戏!简直太假了!

    这个时候运粮一般都是用骡车或者马车来运的,一台骡车能运两百斤左右的粮食,马车能运的更少。

    两个粮仓,加起来几十万斤的粮食,那得多少辆骡车来运才能一个晚上便全部运走?这么庞大的车队,要想做到无声无息这怎么可能?

    而且南宫国没有人发明出水泥,官道可不是水泥路而是古老的黄土路,前两天才下了一天大雨,此刻官道表面还没有干透,有些地势低的地方,还有点泥泞!

    因次若是有许多运粮的骡车辗过,应该会留下许多车轮子辗过的痕迹的,可是管道上没有这样的痕迹,除了有一段路上发现了几只老虎脚印,可没有载重的马车走过的痕迹(载有货物的马车留下的痕迹和没有载货物的马车留下来的痕迹,深度可是不一样的,肉眼一眼便可以分别出来)。

    所以南宫皇上才怀疑宫庆华不想将粮食交出来,故意编个谎言糊弄他!

    可这次宫庆华真的冤死了!

    他直觉这事和上官玄逸脱不了关系,可是他又找不到证据,更加想不明白他是如何做到的!

    宫庆华离开后,晓儿便收拾一下自己,然后带上事先准备好的礼物去看望上官婉如。

    太子府

    晓儿和上官玄逸由丫鬟领着走进了花厅。

    南宫国是真的富有,太子府也是金碧辉煌,

    上官婉如直接给了晓儿一个熊抱:“想死我了!”

    嬷嬷听了这话,又赶紧道:“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太子妃以后可不能这么说了!”

    上官婉如惹不住翻了一个大白眼!

    “这都是快要当娘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晓儿忍不住打趣道。

    上官婉如对晓儿吐了吐舌头,小声道:“我每日被她跟在身边念叨,耳朵都快起茧了!”

    那个嬷嬷听了上官婉如的话,忍不住抹眼泪:“太子妃,老奴知道老奴说的话不中听,你总是嫌我唠叨,可是我真的是真心为太子妃和太孙着想的,这孕妇啊,可是有许多禁忌的,第一,不能乱吃东西,特别是寒凉的食物,例如西瓜,薏米,螃蟹......”

    上官婉如给了晓儿一个,你看,又来了的眼神,然后回过头,双手合十的对嬷嬷道:“嬷嬷,我知道了,下次我不会了!你说的那些,每天说上十几遍我都记下来了,今天我有亲人来访,,就不说了啊!”

    上官婉如说完这话便拉着晓儿进屋了。

    晓儿看了一眼嬷嬷满脸委屈的样子,忍俊不禁。

    走进屋里,上官婉如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对着满脸笑意的晓儿道:“你是不知道,这个嬷嬷有多长气?那个怀孕十条禁忌,她每天能在我耳边念叨一百遍!我算是怕了她了,我看见她就恨不得绕路走!”

    上官婉如又请他们坐下,然后不用吩咐便有丫鬟将茶泡好端上来了。

    晓儿看见上官婉如又恢复成亲前生气勃勃的样子,总算放下心来了,看来,这段日子她是过得很好了。

    “那嬷嬷也是为你好,怀孕的确有许多禁忌的,你可不能不听!”晓儿笑着道。

    上官婉如听了这话,哀怨地看了晓儿一眼:“你也是来给我说教的吗?还让不让人好好的生活了!”

    上官玄逸这时开口问道:“怀孕有什么禁忌?”

    虽然他和丫头还没打算要孩子,但是他先记下来也好。

    上官婉如听了这话看向晓儿的腹部:“晓儿,你也有孩子了吗?”

    晓儿摇了摇头:“没有啊,我年纪还少,打算过几年再要孩子。”

    “过几年再要孩子?你不是二十有多了吗?再过几年,你不就成了老男人了?”上官婉如看着上官玄逸诧异道。

    在上官婉如眼中,过几年再要孩子这种不着调的想法,一定是晓儿提出来的,所以她问上官玄逸怎么还纵容她。

    “噗!”晓儿忍不住喷茶了!老男人!哈哈......

    上官玄逸整张脸都黑了下来了:老男人?他哪里老了!他这是成熟稳重好吗?

    上官玄逸那张又臭又冷的脸,上官婉如其实也挺害怕的,她忙摆手:“我说错了,你不是老男人,我们闵泽国大名鼎鼎的瑞王,此刻正风华正茂!青春靓丽!”

    青春靓丽!哈哈……

    原谅晓儿她又忍不住笑了!

    “不说话没人说你哑的!”上官玄逸实在忍不住了,没好气道!

    “怎么能对一个孕妇说重话呢!再说她也没有说错啊,再过几年,你都是奔三的人了,不就是老男人吗?”晓儿嗔了上官玄逸一眼。

    “……”上官玄逸瞪了晓儿一眼:这丫头胆儿肥了!居然和外人一起取笑自己的夫君!今晚他一定要让她知他到底是不是老男人!

    老男人有他这么好体力吗?就算是几年后,他也有本事让她一年怀一胎,连生十胎!

    上官婉如都有点佩服晓儿了,顶着一张大黑脸也敢说出这种捊虎须的话,只是会吓着她腹中的宝宝的,于是她忙打圆场:“其实我们的瑞王是英俊潇洒,年轻力状!就算是三十岁的时候,看上去也像是十八岁,卜卜脆!”

    “郡主,你说这话不违心吗?几年后,我依然是青春美少女一枚,他就是大叔一个,可怜我这根嫩草就这样被老牛吃了!”

    上官玄逸:“……”

    人前教子,人后教妻,他忍了!晚上床上再慢慢调教!让她明白什么叫老牛吃嫩草!

    “哈哈……老牛!”上官婉如听了这话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敢这样说瑞王的,这世上没有其它人了。

    自己的媳妇不舍得人前教,其它人便没这顾忌了!

    上官玄逸一个冷眼扫过去。

    上官婉如吓得赶紧噤声,然后忍不住打起嗝,她赶紧捂着嘴,脸都羞红了!

    丫鬟赶紧侍侯她喝水。

    晓儿狠狠地瞪了上官玄逸一眼:你看看你,将人吓到打嗝了!

    上官玄逸:是她的胆子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