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六十八字
    石头搬去哪里?上官玄逸一时也范难了。

    运走不是最大的麻烦,麻烦的是找一个长期安放它的地方。

    其实这石头放在哪里都不安全,这就是一个随时随地都散发有害物质的毒瘤,万一被认识的人发现了,又利用起来,也是不好的。

    “要不将它沉下海底?”海底是最不可能被人发现的。

    “不可以,会污染大海的鱼类的。最好是埋在沙漠深处。”晓儿摇头否认了。

    晓儿想到空间山洞上的大山有静化作用,不知道能不能将这些辐射静化掉。

    晓儿这念头一起,便被白天否决了:“不可以,这石头和空间原石是同一出处,两者作用却是相反的,将它放进空间,空间的灵气会受到抑制,而且在空间大山的静化作用下,只会让它的辐射更加强!现在这块石头还有许多杂质阻挡它的辐射,若是经过静化,杂质去掉,将会进一步加强了它自身的辐射源,那样更危险了!”

    晓儿看着面前这块红绿相间的石头,瞬间觉得它神秘了,居然和空间原石是同一个地方来的?

    “那只能直接走人烟稀少的道路,到达沙漠后,将它敲碎了,然后再分开埋在地下深处吧!”上官玄逸听了晓儿的话便道。

    “这法子好,敲碎了,那样每块石头的辐射就不会那么强了。”

    “主人,我在加工坊里做了一件防辐射袋,用它将石头套住,辐射便减弱许多了,虽然只能减弱一部分,但聊胜于无。”白天的声音在晓儿脑海中响起。

    “白天你真厉害!”晓儿意念一动便将那个防辐射袋拿了出来。

    “上官大哥,用这个将石头套住了,能减弱一部分辐射。”

    上官玄逸伸手接过:“我先去将它套住,你在这里等我!”

    “好。”

    晓儿站在原地等上官玄逸,待上官玄逸将石头套好,并安排人将它运去西北后,两人才一起去了衙门。

    衙门被烧了,里面到处都是残垣断壁,想查什么东西都不行。

    其实不仅仅是衙门,还有许多房屋都着火了,显然就是故意破坏的。

    “我们应该庆幸南宫国的人,没有将这青石板路都掀了吗。”晓儿看着还冒着黑烟的衙门,苦中作乐的道。

    “走吧,再去其它地方看看,其实一切推翻了重建也好。”上官玄逸对此不悲不喜的。

    毕竟换位思考一下,若是他是南宫国的人,他也会这样做。

    嶦耳岛很大,要想将整个岛都了解一番,没十天八天是走不完的。

    上官玄逸和晓儿白天骑马到处走走,晚上回船上过,或者找个地方将就过一晚。

    怎么样也要将整个海岛的大致情况熟悉了才行。

    几天后,他们两人已经走遍了整个海岛了。

    这一天,晓儿突然间感觉身上有点痒,感觉身上

    ……

    南宫国

    从嶦耳岛回去的官员向宫庆华复命。

    “这次闵泽国派了谁过去?”

    “闵泽国的瑞王和瑞王妃,赵佑威……”

    上官玄逸他们都去了?他还以为他们已经离开南宫国了。

    果然还是不放心嶦耳岛吗?

    “我事情都办好了?”宫庆华听了这个消息心中非常高兴。

    “办好了。”

    “倭国使者给的那些跳蚤都放了吗?”

    “放了。”官员想起这事就担心,那可是鼠疫啊!他担心自己一不小心也感染了。

    “好!哈哈!真的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宫庆华忍不住大笑道。

    宫庆华站了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南宫国的皇宫,南宫皇上正躺在病床上恹恹一息。

    宫梓轩守在龙床旁。

    宫庆华走了进来:“太子,东晋国送来的美人既然已经招了,她其实是闵泽国派来刺杀父皇的人,那我们便应该向闵泽国讨回公道。”

    宫梓轩抬起头看了一眼宫庆华:“单凭她的片面之词不值得相信。”

    “太子受伤的是父皇,父皇现在危在旦夕,昏迷不醒,你连帮他报仇都不愿意吗?”

    此时躺在床上的南宫皇上,眼皮动了动,只是还没有睁开眼睛。

    好一个闵泽国,居然派人潜伏在东晋国多年,就为了培养一个人刺杀自己!

    南宫皇上本就年纪大,胸膛再被美人捅了一刀,昏迷了几天才醒过来,幸好他当时避开要害,不然已经一命呜呼了!

    已经醒过来的南宫皇上没有睁开眼睛,他倒要看看他这两个儿子,在他昏迷不醒的时候都干了点什么!

    “不是不愿意,只是刺客说的话未必可信,说不定是故意嫁祸给闵泽国的。”

    宫庆华看见南宫皇上的眼皮动了动,心中一动:“不管怎么样,敢刺杀父皇,不管是谁都要负出代价!守可杀错,也不可放过!父皇你快点醒来,我虽然人单力薄,但是我一定竭尽全力也要为你报仇的。上官玄逸现在在嶦耳岛,我在岛上命人放了含有鼠疫的跳蚤,我相信闵泽国皇上最得意的儿子和儿媳死了!他也是会很伤心的。”

    宫梓轩听了这话脸色巨变:“鼠疫你都敢放!万一我们的人感染了怎么办?你这是想全南宫国的人都陪葬吗!”

    “我既然敢做,自然是做好准备的!再说如果父皇有什么三长两短,让整个南宫国的人陪葬又如何!我只要为我的父皇报仇!”

    南宫皇上听了这话,心中一暖,意外受用。

    宫梓轩看着他满脸难以置信:“你疯了!”

    “这天下本这是父皇的,百姓都是父皇的子民,就算是为父皇陪葬又如何?我知道皇兄是太子,这天下迟早是你的,你舍不得,我却没所谓,我只要父皇一个!”

    宫梓轩听了这话皱起了眉头?他怎么觉得宫庆华在戏?

    宫梓轩看了南宫皇上一眼,没有什么动静。

    “二皇弟言重了!让全部百姓为父皇陪葬,父皇爱民如子,一定不乐意看见的!而且父皇一定能长命百岁的!又何需要人陪葬?我已经派人去向闵泽国求药丸了,父皇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