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八十章
    虎子爹带着几人在果园转了一圈,路过一些果树,凡是有熟了的果子都摘了下来,几人来到另一边的山脚下。

    这里有一个水塘,水塘边上还种了几棵小米蕉树。

    有一棵蕉树上的小米蕉已经有三两条熟了。

    虎子爹指着小米蕉树上的一串小米蕉说:“这是粉蕉,可以砍下来了,现在天气热,捂上两天便能吃了。”

    晓儿看了一眼蕉树上的粉蕉,原来就是小米蕉,应该是每个地方的叫法不一样。

    “粉蕉虽然没有香蕉香甜,但它的果肉比较爽,有淡淡的香气,甜而不腻,而且没有香蕉寒凉。这蕉我是从一个南宫国的人那里得来的种子种出来的,这附近除了我家有粉蕉,其它人都没有。可惜家里没有熟了的粉蕉,不然你们现在便可以偿偿。

    不过没关系,你们回去的时候将这一串粉蕉都带走吧!捂熟了再吃。”他说完这话,便在粉蕉树边上的杂草堆下摸了一把柴刀,直接将整棵蕉树砍了下来。

    这粉蕉,因为是他家的独一份,每次捂熟了拿到县里卖,许多人会抢着买。

    一串粉蕉一般有七八层,多的有十层,三四十斤一串,每斤能卖十文钱。

    他打算围着整个水塘边都种上一排蕉树,这样一个月若是能有两三棵蕉树结果,他便能卖上一两银子了。

    “大叔,你怎么将整棵蕉树都砍下来了?!”赵勇看见他的动作不明所以。

    “不砍下来也没有用了,蕉树只结一次果,而且每次只结一串。”虎子爹解释道。

    “好不容易种大,只结一次果不是太亏了?!”赵勇皱眉。

    “不会啊,种粉蕉还是比较省心的,下点肥料便行了,而且粉蕉树长得比较快,你看,这棵大的粉蕉树旁长了好几株小粉蕉树,长大了又可以结果,以前村里的人种香蕉都种不好,后来衙门贴了一张告示,我才知道,蕉树种在水边比较好。现在天气这么热,你看这些蕉树依然精神抖擞的!”

    “因为香蕉喜欢湿热的气候,所以在土层深、土质疏松、排水良好的地里生长比较旺盛。水塘边,河边的泥土水份多,就算遇上天气干旱,只要水塘里有水,也不用灌溉,多方便啊!”晓儿简单解释了一下。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无论香蕉,大蕉还是粉蕉它们的叶子都是非常宽大的,叶子宽大蒸腾作用便强,而蕉树的根系浅生利用水分能力弱,遇上天气好,太阳大,泥土的水分不够,蕉树便会枯萎。

    蕉树的容貌决定它性喜湿润忌干旱,蕉类在生长发育期对水分的需要量是很大的,所以种在河边,水塘边最省事!

    如果在离水源远的地方大量种植,又没有抽水机灌溉,单靠人的双肩去挑水,累死也未必能丰收!

    虎子爹一手提着一大篮子的水果,一只手拧着那串粉蕉,继续往前走。

    赵勇见状,主动去帮他拿起那串粉蕉。

    几人往虎子家走去,晓儿怎么样也想不到,居然还在这边的山脚下看见了一畦草莓!

    难怪虎子说他爹很会种果子了!这是要将能种的果子都种上一些的节奏啊!

    虎子爹又停了下来,将熟透了的草莓都摘了下来。

    只是种得不多,一共只摘了二十多个草莓。

    实地考察过后,晓儿对虎子爹还是挺满意的,看看这个果园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圈可点的,几乎将每一个可以利用的地方都利用起来了。

    “大叔,其实我是听虎子说你很会种果子才登门拜访的。”晓儿这时开口道。

    “怎么了?你们也想种果树吗?想种什么水果,我一定将我知道的都教给你。”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他们救了虎子的命,是他们家的大恩人。

    如果他们想学种水果,他一定会倾囊相授。

    “不是,我是有一种海外传来的水果,想找人大量种植。”

    “什么果?”

    “麒麟果。”

    虎子爹还想详细问一问,只是虎子匆匆的跑过来:“爹!快!快回家!豹子带着爷爷奶奶来家里抢东西了!”

    “什么!他们怎么又来了!”虎子爹听了这话有些着急,他赶紧拧起篮子,大步往前走:绝对不能让自己的爹娘将东西都拿走了,那些是恩人带来的东西,都拿走了,他们拿什么东西来招待他们!

    晓儿和上官玄逸相互看了一眼,然后跟了上去。

    小路崎岖不平,虎子爹的腿脚不便,他走得太快,一下子便摔倒了,伤腿正好压在一块尖尖的石头上,痛得他倒抽了一口气。

    篮子里的水里滚了一地。

    景睿迅速上前扶起他:“大叔,小心点,别急,杨梅杨柳在家中,不会有事的。”

    “赵勇,你快点回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晓儿吩咐完后,便和上官玄逸蹲了下来,将地上的果子捡回篮子里。

    景睿将虎子爹扶起来,虎子爹双手抓紧自己受伤的腿,五官都皱在一起,显然是痛得不行。

    “爹,你没事吧?是不是很痛?”虎子见自己爹抱着膝盖,满脸痛苦,忍不住满脸担心。

    虎子爹跌了一跤后,那条瘸腿更加刺痛了,他现在是走一步都不行。

    景睿见此,便说:“虎子爹,我背你回去吧。”

    虎子爹也没有逞强,他痛得实在走不动了,若是强行走路的话,恐怕会伤上加伤:“谢谢,沈兄弟。”

    景睿虽然一身书生打扮,但是他长年练武,看上去没有一点文弱的感觉,而且能在湍急的河流里救起自己的儿子,虎子爹一点儿也没有想景睿会背不起自己。

    他趴在景睿的背上,景睿便轻松将他背起来,平稳地往他家走去。

    上官玄逸一手提着那篮子水果,一手拉着晓儿,提醒小心的注意脚下,跟在他们身后走回去。

    “沈兄弟是练过武的吧!”虎子爹羡慕地问道,他小时候也很想学武,幻想自己长大了能当名大将军。

    只是没想到,他的确去当兵了,上了战场,伤了腿回来,便被自己的爹娘拿光了自己的赔偿银子,然后又嫌弃他们一家几口光吃饭不干活,将他们赶出家门,净身出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