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八百九十八章
    上官玄逸转过头,对上晓儿探究的眼神,微微摇了摇头:“没什么。”

    晓儿见此知道他不方便说,心思一转,倒也猜到他担心什么了,她安抚一笑:“没事的。”

    就算真有什么事,她相信也会有解决办法的,积极面对就是了。

    再说白天它们和黄金巨蟒都回到自己的身边了,对于空间,它们比自己懂得多,到时候问问那块辐射石是否能危及自己的空间,再想办法预防一下。

    晓儿将这事记在心里,等晚上进空间再问问。

    “上官大哥,我去码头接一接颜姐姐。”晓儿看了一眼沙漏,朱颜的船应该快靠岸了。

    前阵子收到朱颜的信,她说会来这里开铺子,并且说今天早上午时前会到。

    正好景睿衙门有事走不开,唯有她去接一接未来嫂子了。

    “我陪你去。”上官玄逸听了这话,放下手中的信件,站了起来。

    “不用了,很快便回来了,你忙吧!”

    “我和你一起去吧。”上官玄逸摇了摇头。

    手中的事情处理不完,可以拿到丫头的空间里处理,不差这么一会儿。

    “不用了,你的身份去接人该吓着朱员外和颜姐姐了!”晓儿迫不及待地道,甚至伸出手做了一个阻止的动作。

    自从离开帝都后,两人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腻在一起,现在好不容易找到借口,可以自己独处一下,晓儿表示机会难得!她还想去吃点好吃的东西!

    上官玄逸看了她一眼,她那点心思,他自然是懂的,只是心中有点而不爽,自己恨不得每天再多十二个时辰和她在一起,她却嫌弃自己粘人,他怎么高兴得起来。

    只是想是这样想,上官玄逸担心压迫得晓儿太久,她会离家出走,只能从新坐了下来:“小心点,让杨柳杨梅陪着你。臭豆腐不要吃太多!”

    最近大街上多了一个卖臭豆腐的摊子,这丫头总是说那臭豆腐臭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正宗,前几天天天让人去买来吃,一天吃三顿,还说那点量不够塞牙缝!害他每次亲她都有一股臭豆腐的味道!

    上官玄逸实在是受不了臭豆腐的味道了,只能不许她吃那么多!于是这个没良心的小丫头,就嫌弃自己总是陪在她身边了。

    “放心,我绝对不多吃!”晓儿听了这话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实在是这摊子的臭豆腐真的是她吃过最好吃的,她在上辈子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臭豆腐。

    每天在摊子前排队买臭豆腐的人都很多,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得到上官玄逸的允许,晓儿兴高采烈的跑出去了,总算可以吃个饱了!

    今天卖臭豆腐的摊子面前依然许多人,晓儿只能让杨梅排队买,她和杨柳先去码头等着。

    来到码头,赵勇将马车停在一边,晓儿跳下马车,站在码头边上,看着远处的江面,有一艘官船正在靠近。

    “少夫人,朱姑娘好像站在船头。”杨柳指了指船上一个粉色的身影。

    晓儿顺着杨柳手指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她点了点头:“是颜姐姐。”

    晓儿发现朱颜看了过来,赶紧挥了挥手。

    两人虽然有一段日子没见,但偶尔也会通信,所以两人也算是非常熟念了。

    朱颜站在甲板上,一眼便看见晓儿向自己挥手,她也高兴地挥了挥手。

    站在朱颜不远处的一个绿衣女子方婉萍,看见朱颜这动作皱起了眉头:果然是商人之女,一点儿教养都没有。

    然后她又将目光落在晓儿身上: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想来那个女人也只是入不了流的商人之女。

    这次她和她娘是随着他爹来这里上任的,他爹是这个州的同知,正五品,在这里可是仅次于知府大人的官。

    想到这里,方婉萍微微抬起了头,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蔑视了朱颜一眼。

    朱颜没有理会她,这人一开始也是热情地和自己聊天的,后来知道自己的爹是经商的,便不愿再和自己说话了,这一路更像是眼抽筋了一样,经常用这种眼神看自己。

    简直是自我感觉良好到目中无人了!

    很快船便靠岸了,朱颜对自己的爹道:“爹,咱们快点下船吧,别让晓儿等久了。”

    “好!赶紧的,现在才刚入秋,太阳还毒辣着呢!别晒着少夫人了。”朱老爷知道晓儿的身份,那可是闵泽皇朝人人尊敬的皇妃,他怎么敢让她久等。

    朱颜扶着自己的爹正准备下船。

    方婉萍的丫鬟见此厉声喝道:“让开,你们没看见我家老爷,夫人和小姐准备下船吗?”

    朱颜回头看了一眼,正想说什么,朱老爷拉了拉她的衣袖,对她摇了摇头。

    她是景睿的未婚妻,若是现在硬要和他们发生冲突,一争高下,只会让人觉得他们这些商户依靠着景睿的职位,在欺压人。

    现在他们忍让了,到时候这几人知道朱颜的身份后,绝对无地自容,自己便会大耳刮子打自己的脸。

    朱老爷自然是不让女儿去和她争一个先后,落下一个飞扬跋扈的不好的名声。

    这样的好名声还是留给别人吧!自己的女儿不需要。

    “几位先请。”心宽体胖,又爱吃的朱老爷,整个人看上去圆滚滚的,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那表情不会让人觉得讨好,又不会让人觉得他冷淡,不卑不亢的态度拿捏得恰到好处。

    朱颜让了让,心中虽有不甘,却也想看看对方若是知道自己是知府大人的未婚妻后,那表情是如何的精彩!

    到底是跟在自己爹身边学习多年,在自己爹病重时,撑起过一片天的人,她的表情也没有将心中的不快表现出来。

    方婉萍给了朱颜一个得意洋洋的眼神。

    朱颜嘴角上扬回了她一个微笑。

    看她能得意多久!

    方婉萍愣了一下:她怎么觉得她的笑有点意味深长?

    大概是自己想多了!

    之前在船上她明明说过自己家中世代经商的,又怎么可能有底子和自己叫板。

    而船上的其它人对着方婉如下船的背影,偷偷翻了一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