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章
    他对自己的女儿道:“叫小玲回来,我知道你心善,但是这丫鬟的性子拧不清,傻里傻气的,尽给你惹事,你还用她。你看今天又让人误会你了。”

    方大人这话是为了将自己的女儿摘出来的。

    “我也是见她家里困难才帮她一下,她是护主心切,脑子又不好使,刚才我们经过那几位女子时,那几位姑娘正好便说了那么一番取笑的话,那时除了我们又没有其他人经过,也难怪她会误会。”方婉萍知道自己的爹是在帮自己,她也赶紧救场,同时也指出晓儿她们当时的确在取笑自己的事实。

    晓儿听着他们不算小声的对话,都想为她鼓掌,简直是将错的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然后将自己心善的形象立了起来。

    方夫人也开口道:“你这丫头自小便心软,为人又善良,这样的性子很容易吃亏,我都说过多少次给你换个丫鬟,你也不乐意,你看又没事惹事了吧!护主心切是好事,但不能因为护主而给主人带来麻烦。”

    方夫人说完这话她又对身边的丫鬟说:“去将小玲叫回来,并给人赔不是。”

    那丫鬟应下后,走到晓儿几人身边,对小玲道:“小玲既然你误会了,便快点给她们赔个不是,赶紧离开这里吧,大人还得赶去衙门报到呢。别被一些无谓的人和事耽搁了。”

    晓儿笑了笑,也对朱颜和朱老爷道:“我们走吧,别在这里听一些无谓的人说些无谓的话!”

    真是不知所谓,也不知道谁才是真的无谓!

    朱颜点了点头,在船上,她已经忍了一路了。

    方婉萍听了晓儿的话气得肝疼,可是嘴皮子不够别人利索,而且这么多人在看热闹,她也不想让人看笑话,只能忍下了。

    方大人看了晓儿几人一眼,才对方婉萍道:“走。”

    方婉萍给了晓儿一个警告的眼神,然后才转身离开。

    晓儿几人心中不约而同的想:果然是病入膏肓了。

    “走吧!”晓儿轻声道,然后跟在他们的身后,往专门停放马车的地方走去。

    晓儿准备了两辆马车,朱颜和朱老爷一辆,她自己和杨梅一辆。

    几人来到了四季酒楼外,刚下马车便看见了方婉萍他们一家人。

    晓儿也没有意外,毕竟自己的酒楼可是全国最好的酒楼,方婉如这么高傲自大的一个人,不来高档的地方,又怎样显摆她身为官家小姐的高贵身份?

    “真是冤家路窄!不会是跟着我们来的吧?”方婉萍小声地对方夫人说了一句。

    晓儿没有理会她,这可是自己家的酒楼,懒得和她在这里发生争执,影响客人。

    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

    方大人和方婉萍走到酒楼的大门外,迎宾的小二穿着正规的服装,弯腰行了一礼:“欢迎光临!”

    “给我们一间上等的雅间!”方婉萍的丫鬟趾高气扬地道。

    方婉萍转过头看了晓儿她们一眼,眼中的嘚瑟,毫不掩饰。

    晓儿带着人出现在酒楼大门外,掌柜立马便热情的迎了上来:“少夫人,上官公子和沈公子已经在大堂处等待了。”

    方婉如抿了抿嘴:原来是连一个雅间也要不起的。

    晓儿对掌柜点了点头:“将最好的菜都上一盘!”

    方婉如听了这话看了晓儿一眼。

    四季酒楼的菜式都是偏贵的,最好的菜都上一盘,这一顿饭下来,没几百两是结不了帐的。

    不敢要雅间,只坐大堂的人,会吃得起几百两的菜?方婉萍有点不相信,她又看了晓儿一眼,得出结论:这人一定是第一次来四季酒楼!

    方婉萍眼里的不屑更明显了,一会儿一定有好戏看。

    “几位客官这边请。”小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方婉萍过神来,转过身,那尖尖的下巴,又往上抬了一分,然后扭着纤细的腰肢跟着小二往楼上走去。

    杨梅只差对着她的背影呸一下了,什么人啊!

    这一定就是少夫人口中的蛇精病!

    “你去忙吧,不用招呼我们。”晓儿对掌柜摆了摆手。

    现在正是饭点,酒楼的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的。

    掌柜的知道晓儿不会在乎这些虚的,于是点了点头,又去厨房看看菜做得怎么样了。

    晓儿带着朱颜往他们这些天惯常坐的位置走去。

    他们之所以在大堂吃饭,是因为每天这里都会有许多百姓来这里吃饭,各行各业都有,能听到许多消息,这对景睿掌握整个州府的情况很有好处。

    原本还坐在那里和上官玄逸聊天的景睿看见晓儿几人走过来,从容地站了起来,迎上前,对着朱老爷行了一个晚辈礼,对着朱颜行了一个平辈礼。

    行完礼后,景睿还解释了一下:“早上正好有点公事要处理,没能到码头亲自迎亲,还望朱伯父见谅。”

    “公事要紧,公事要紧。”朱老爷乐呵呵道。

    景睿这恭敬的态度,令朱老爷提着的心放下来了,这个未来女婿,看来对自己的女儿还是很上心的,不然也不会这样放低姿态来面对他们。

    朱颜看给一眼景睿正好对上他的目光,下意识的低下了头,脸有点红,她发现自己跟着自己的爹平时出去谈生意,也没有这么紧张,现在她的心跳跳得太快了,仿佛要跳出来一样。

    她力持镇定地回了一礼。

    景睿打量了她一眼:好像长胖了一点,看来最近的日子舒心了,心宽体胖。

    至于自己未来的岳父,简直和以前卧病在床时判若两人,这是吃什么能将他吃成这么肥的?

    病好了的日子也不算长啊!这起码长了五六十斤,这是在养猪吗?

    景睿只是在心里感叹了一番,脸上不显,语气恭敬地邀请他们上座。

    朱颜和朱老爷走到桌子旁,对坐在主位上的上官玄逸行了一礼。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好了,都是自家人这些虚礼便免了。快坐下,准备吃饭吧!”晓儿适时开口道。

    晓儿率先走到上官玄逸旁边的位置坐下,景睿请朱老板和朱颜落座后,自己才坐了下来。

    这时掌柜也亲自推着一个四轮,三层的手推车过来,将景睿事先点好的菜都送过来了。

    几人便一边吃饭一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