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零一章
    饭桌上上官玄逸的话不多,只是默默的为晓儿布菜,然后自己默默的吃。

    景睿倒是问起了朱老爷他们来这里的目的,还问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其实朱颜和朱老爷这次过来,是因为景睿在这里当知府,没有意外的话,知府一个任期最少是四年,连任的话就是八年。

    明年两人便成亲了,朱颜十有八九跟着景睿到任上的,所以朱老板这次带朱颜过来是置办一些产业,给朱颜做嫁妆的,毕竟朱颜有可能在这里待上八年。

    朱家事先给她准备的嫁妆都是在升平县和帝都,这里一间铺子和庄子都没有,朱老板便带着她来这里置办了。

    未来女婿在这里做知府,在这里开铺子做生意,就算不能行方便,起码也没有人敢欺压啊!

    晓儿听了他们的打算,也觉得是应该的。

    一个女人只是待在家中相夫教子,日子久了,她便会没有了生活的激情。

    朱颜还是挺有经商头脑的,长嫂如母,以后升平侯府的生意,交给她打理,晓儿还是比较放心的。

    再说景睿在官场需要用到银子的地方多,晓儿总是提醒他多用自己的私房钱来生钱,以后有一个会赚银子的老婆,两人正好双剑合璧。

    就是景灏和韵儿,晓儿也让他们用私房银子,自己学着投资生意。

    虽然家中有产业,但是升平侯府不是某一个人的,而是一家人的,待几兄弟姐妹各自成家时,家中的产业是一定要分的。

    就像晓儿成亲时,晓儿的嫁妆便占了所有铺子的三成分红,本来沈承耀和刘氏是打算给五成的,毕竟升平侯的家业,可以说是晓儿一个人撑起的。

    只是她不要那么多,沈承耀和景睿有空便到处去跑,分店才能开到全国。

    再说她自己有本事再去创业,娘家的便留给娘家,但是大家都说这些铺子都是晓儿做起来的,多数时候是晓儿在管,坚持要给她多一点分红。

    再三推让下,沈承耀给了三成给晓儿做嫁妆,其它兄弟姐妹各占一成。

    景睿他们都没有意见,一成的分红每年也是很可观的。

    他们也可以利用这些银子,再做投资。

    若是没有晓儿的付出,大家都没有今天的美好日子。

    现在每一年,升平侯府家业都在扩大,但家中兄弟姐妹众多,要想给子孙后代留下更多东西,还是需要开源节流,努力赚银子。

    “颜姐姐打算在这里开什么铺子?需要帮忙吗?”。

    “打算做丝绸生意,想找地方建一个织布坊,也买几个庄子种桑养蚕。”朱颜对此倒没有隐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晓儿听了这话,才惊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了!

    前世有名的桑基鱼塘,她怎么能忘了!

    桑叶养蚕,蚕结茧、缫丝,缫丝废水及蚕蛹养鱼,鱼的排泄物及废水、蚕蛹残渣等又可以成为桑树的肥料!

    正所谓:桑茂、蚕壮、鱼肥大,塘肥、基好、蚕茧多!这是多么完美的组合!

    经营桑基渔塘,既促进了种桑、养蚕及养鱼事业的发展,又能带动了缫丝等加工工业的发展!

    只要这桑基渔塘一成,那就意味着又能为百姓提供许多就业机会了。

    有银子赚,又能帮大哥做出政绩,简直一举两得!想到这里,晓儿忍不住露出灿烂的笑容,弯弯的眼睛,闪亮闪亮的:“种桑养蚕好,明天我教你怎样养出最好的蚕!”

    朱颜看着晓儿的笑容差点走神,她回过神笑着点了点头:“好。”

    晓儿是出了名的有才华,她教的东西一定是异于常人的。升平侯府开的每间铺子,都是财源滚滚,日进斗金的,这谁不知道,朱颜想到这里也有点期待了。

    晓儿又问起朱颜一些近况,于是饭桌上两人相谈甚欢。

    不知不觉,晓儿便将上官玄逸给她挟的菜吃光了,直接吃撑了。

    晓儿本来是打算留肚吃臭豆腐的,现在是再也吃不下了。

    只能等肚子没那么撑再吃了。

    上官玄逸看见晓儿的视线落在不远处架子上放着的食篮,嘴角上扬,心情颇为愉悦。

    方婉萍坐在包间里,心不在焉的,她在等晓儿她们几人吃完饭后没银子给的情景。

    方婉萍让小玲去偷偷守着,她们吃完了便告诉自己。

    晓儿他们这一顿饭,吃得有点久,其它人已经陆续开始离开酒楼。

    小玲闻着饭菜香,早就饿得前腹贴后背了!

    方婉萍等了半天也不见自己的丫鬟回来,便自己站了起来,走了出去,找到躲在柱子旁向下看的小玲:“怎么样?她们点了什么菜?吃完了没有?”

    “回小姐,还没有吃完。”小玲回过头回了一句。

    方婉萍看了下去,只见桌上剩下的残羹冷炙的确都是四季酒楼最好的菜:哼!死到临头也不知道!

    方婉萍的视线一移便看见了上官玄逸和景睿,然后便移不开视线了。

    那两名男子是谁?比她以前见过的公子哥儿还要贵气逼人,相貌堂堂!

    甚至比帝都城的堂兄还要出众!

    那两个商女怎么会认识这么出识的男子的?

    景睿察觉到楼上有道炙热的视线,他抬起头看了过去。

    方婉萍见景睿看上来,赶紧躲起来,忍不住屏住呼吸。

    景睿看见两个女子的身影便收回目光了,这些日子,这样偷偷打量他们的女子和男子并不少。

    隔了一会儿,方婉萍又偷偷探头看了下去,正好看见了架子上的那个食篮,她忍不住扬起了嘴角,然后附在小玲耳边说了几句,小玲点了点头,便跑下去了。

    不知道如此风度翩翩的两位公子,知道面前两位如花似玉的姑娘,爱吃臭豆腐那样低俗的东西,那表情会是什么样的?

    小玲来到酒楼的掌柜面前,大声道:“掌柜的,你家酒楼今天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总是隐约闻到一股子臭味。”

    小玲的声音有点大,大堂里还余下几桌人没有吃完饭,听了这话都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