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零四章
    “抱歉,几位客官,刚才那三位客官的两间上房是早就订好,现在才入住的,我们酒店讲求先来后到的原则,所以很抱歉,我们这里真的没有上房了。”掌柜礼貌地解释道,同时他心里补充了一句:别人住的是超级会员贵宾上房,那可是需要超级会员印章才能入住的。

    一般人也不知道花园酒店还有这种客房,这可是真正的贵人才能住的。

    虽然酒店没有了上房,但其它客房还是有的,只不过是中等客房和特惠客房,但是也不多了,只剩下三间。

    掌柜见方婉如满脸不可一世的表情,心中觉得她应该是看不上中等房和特惠房的,所以没有说出来,免得她以为自己是在侮辱她。

    掌柜聪明的只等她自己选择其它的客栈,或者问有没有其它客房。

    他也不担心会少一两个客人,反正他们酒店,所有客房每天都是满客的,根本就不愁没有客人,只愁客房不够多,每天白白损失了不少银子。

    再说他们酒店的客房和其它客栈相比,就是最普通的特惠房也比其它客栈的上等房装饰得更加漂亮,打扫得更加干净,住着更也更加舒服。

    虽然价钱贵了一点,但是有银子的人,还真不在乎多花一百几十文,来入住更舒适的环境,享受更优质的服务。

    所以整个城里的客栈,就属他家酒店生意最好。

    因为生意好,现在主子已经在城里物色好另一块地,准备开分店了。

    方夫人见女儿的态度不好,立即拉了拉她的衣袖,提醒她注意形象。

    那位知府大人听说也是住在这里的。

    她这副样子正好被知府大人看见了怎么办?!

    方婉萍也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她下意识看向了全场最年轻又贵气的男子――上官玄逸,只见他皱起了眉头,便知道自己刚才失态了,影响了她在人前树立的温婉形象。

    虽然这名男子外貌气质看上去很不错,但商人出身太低了,在身份上配不上她,但就算是配不上她,她心底也希望自己在男子们心中有一个温婉善良的形象,得到他们的倾慕。

    方婉萍微微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她也不敢对掌柜来硬的,花园酒店和四季酒楼都是一个东家的,她惹不起。

    不仅是惹不起,还不能在这些掌柜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毕竟知府大人可是升平侯长子,万一这些人在知府大人面前说自己的坏话怎么办?

    刚才在四季酒楼她已经失算了,不过幸好出面的是丫鬟,被人说起也可以推在丫鬟身上。

    但是这次是她自己在场,又是在这么一个地方,绝对不能不注意自己的形象。

    方婉萍心中有了计较,这里的掌柜,她奈何不了,只能将目标转向朱颜和晓儿他们这两个好欺负的。

    方婉萍眼看着晓儿即将消失在转角处,她适时开口,说话的声音也柔柔的,没有了刚才的强势和不礼貌:“朱姑娘,还有另一位姑娘,请留步!”

    方婉萍这话很是礼貌客气,晓儿和朱颜停下了脚步,同时转过身,看向她,没有说话,等着她往下说。

    方婉萍压下心中的不快,柔声道:“两位姑娘,我平时出门都是住惯了花园酒店的上房的,我娘亲和我的皮肤很敏感,入住其它客栈总是会生疹子,你们能不能将那两间上房让给我们?我不会白要你们让给我的,我愿意出双倍银子。”

    商人不都是重利的吗?她多出一倍的价钱,她们总该同意了吧!

    晓儿听了她的话差点轻笑出声,这人惯会装的!

    住惯了花园酒店的上房,住其它客栈的上房会长疹子?这是暗示她身娇肉贵吗?

    愿意出双倍价钱?如果她们同意了,是不是代表她们见钱眼开?

    只可惜,贵宾房不是她这种人能住的!晓儿笑着摇了摇头:“抱歉,有花园酒店的地方,我们也从来只住花园酒店。”

    “我出三倍银子,如何?”方婉萍见晓儿不答应,以为她是嫌银子少,赶紧加价,心中更是看不起她。

    晓儿依然摇了摇头。

    “四倍!”方婉萍心中觉得晓儿是故意抬高价,目的是骗她更多的银子。

    只是为了更加靠近知府大人,她忍了!

    晓儿还是摇了摇头。

    “十倍!”方婉萍一咬牙,温婉的表情也快维持不下去了。

    十倍?掌柜的嘴角抽了抽:十倍就是一千两银子一晚,也不知道她能不能住得起!

    十倍一千两,晓儿有点心动了,只是贵宾房不同其它客房,他们这样的人品,还真住不起。

    幸好刚才在四季酒楼已经让掌柜专门给他们推荐既贵,份量又少的菜,那里已经花了他们近五百两了。

    这一点儿心动,还不足以晓儿行动,她还是摇了摇头:“抱歉,不是银子的问题,就是一百倍也不行。”

    简直不识好歹!方婉萍差点破口大骂,她忍不住微微嘟嘴,委屈的看向上官玄逸。

    晓儿:“……”

    当着自己的脸,公然勾引自己的相公,这是怎么回事?

    朱颜:“……”

    简直太不要脸了!

    方婉萍生得娇小可人,整个人看上去既婉约又动人,这样一嘟嘴,小女人姿态尽显,平常那些男子见了都会心软的。

    只是上官玄逸不是平常人。

    上官玄逸厌恶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拉着晓儿的手紧了紧:“走吧!”

    方婉萍没想到上官玄逸一点儿也不买帐,她平时露出这样既委屈又楚楚可怜的样子,其它男子早就心软了!

    这男子该不会不是男人吧?

    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晓儿看着方婉萍看着上官玄逸很满脸意外的样子,抿了抿嘴,真的以为天下乌鸦一般黑吗?

    她的相公可是异类!

    晓儿宣示主权般的伸手挽住上官玄逸的手臂,点了点头,她也被恶心得不行了,真的情愿方婉萍就像刚下船时一样,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也比现在惺惺作态般要好。

    那时的样子虽然让人讨厌,但起码真实不做作!

    现在实在是让人觉得作呕般的恶心!

    朱老爷经商多年,见过各色各样的人,也不得不佩服她的这副作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