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一十一章
    呜呜……痛死她了。

    方婉萍痛得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其实小玲也好不到哪里去,但她到底是丫鬟,自小便是被摔打着长大的,皮粗肉厚,面对这样的情况,反应比较快,所以受的伤没那么重。

    她赶紧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往方婉萍方向走去。

    小玲来到方婉萍身边,方婉萍甩手便给了她一个耳光:“臭丫头!我滚下掉下马车的时候你不会给我垫背吗!”

    小玲捂着脸一边哭泣一边道:“小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下次不会了!”

    “还有下次,你这是在诅咒我吗?!”方婉萍气极又甩了她一个耳光。

    小玲的脸瞬间便红肿了,她忍不住低声哭泣:“小姐,对不起。”

    “哭,哭,哭!你哭什么啊!我都还没有哭呢!”方婉萍看见她掉眼泪便烦。

    “我不哭,小姐你别生气,我就是看见你伤得这么重,有点心疼,才哭的!”

    “猫哭老鼠假慈悲!”

    老车夫见方婉萍还有力气骂人和打人,便知道她的伤并无大碍,不然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他看了一眼小玲,有点于心不忍,便道:“姑娘,你身上的伤怎么样,能走得动吗?要不让你的丫鬟扶你上马车,我送你回城看大夫?”

    方婉萍听了这话将怒火转移到车夫身上:“你还敢跟我说马车!你那辆是什么破马车!还能坐吗?”

    “能坐的,我那马车只是车厢壁的木板经常受到风吹日晒雨淋,有点破旧,而且有一处地方正好被白蚊蛀了,但是马车的底座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你看这不是还好好的吗!”老车夫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马车,他见人从自己的马车上摔了下来,心里也内疚,希望能尽快将她们带回城里看大夫。

    方婉萍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马车的一边车厢壁倒了,掉在地上另外两边危危欲坠。

    “你是叫我坐这样的马车?这样的马车还能坐吗?你觉得我还敢坐吗?”

    老车夫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自己的马车,他摆了摆手:“姑娘那两面车厢壁我拆下来便行了,幸好现在天气不冷不热,没有车厢也没有关系!”

    车夫是绝对能有马车坐着回去总比需要走着回去好。

    可是方婉萍却觉得车夫这是在侮辱她,若是让她坐这样的马车回去,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被全城的人看见了,她以后还有脸子见人吗!

    “我不坐!”

    “姑娘你不坐,你是想走回去吗?”老车夫看了一眼她的腿,粉色的裙子血迹斑斑,身上的伤不知道深不深吧,你能走回去吗?

    走回去,这可能吗?方婉萍觉得这车夫就是个傻的!

    “我腿伤成这样,能走回去吗?”她没好气道。

    老车夫有点弄不明白这姑娘了,既不愿意坐马车,又不能走回去,那她想怎么样?赖在路上不走吗?

    “那姑娘你想怎么样?”老车夫好脾气的问道。

    方婉萍也不知道自己想怎么样,反正让她坐着没有车厢的马车回去,门都没有!

    她丢不起这个人!

    小玲深知自己的小姐爱脸子,于是她开口道:“小姐,要不让老车夫先回城里,然后通知老爷和夫人,让他们请马车和大夫过来?小姐可能骨折了,轻易移动也不好。”

    方婉萍的确动动腿便痛,她听了这话点了点头:“就按你说的去做。”

    方婉萍还存了一个心思,也不知道知府大人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或者她待在这里,正好可以等到他们回来,然后被知府大人所救!

    英雄救美人,然后英雄难过美人关。

    美人感念英雄的救命之恩,然后以身相许。

    ……

    这是多么美好的结局!

    小玲见自己的小姐同意了便对车夫说了自己老爷和夫人所在的客栈。

    “若是客栈里找不到他们,你便去衙门里找,我家老爷是同知大人。”小玲说这话的时候,下巴微微抬起,那趾高气扬的样子和方婉萍颇为相似。

    只是她只是一个下人,还是一个被欺负惨了,顶着一张猪头脸的下人,她这样的表情显得不伦不类的!

    老车夫摇了摇头,不知道她这优越感从何而来,只是一个丫鬟而已!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将话带到的!”

    “我家小姐是同知大人的千金,你别想着丢下我们自己跑了!除非你不想在这州府混了,不然我家老爷是不会放过你的!”

    “放心吧!我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但也知道不能见死不救。”

    “算你识趣!还有我家小姐受了伤,都是因为你的破马车害的,你得赔偿我家主子!”小玲说到这里看了方婉萍一眼。

    她也不知道要多少赔偿银子合适,担心说少了,方婉萍不高兴。

    方婉萍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这丫头总算办了一件像样的事!

    “我见你一把年纪了还要出来做车夫,也知道你家里的日子不好过,这赔偿的银子我就不多要了。”

    老车夫本来对方婉萍是没有什么好感的,现在听了这话,对她的看法瞬间便改变了,这姑娘只是脾气不好,心底还是比较善良的。

    可是方婉萍接下来的话,立马便打碎了他这一刻的想法,是他太天真了!

    一个能将自己的丫鬟打成猪头一样的人,谈何心善?!

    “一百两便行了。”

    一百两?这还不多要?老车夫有点傻眼。

    就算是摔断了腿,那医药费也不用一百两这么多吧!

    老车夫搓了搓手:“姑娘,一百两太多了,我真的拿不出来,再说若不是姑娘总是催我快一点,这马车的轮子也不会掉进坑里,那样你们也不会受伤……”

    “怎么样?你这是想赖账吗?我是叫你让马车跑快一点!可是我没叫你将马车驶进坑里啊!你拿一辆破马车翻新,装成新马车,害我从马车上掉了下来,我还没和你算帐呢!你还敢嫌赔偿的银子太多!一百两不能再少了!若是你再说废话,那就二百两!”

    老车夫也自知理亏,如果他的马车不是空有其表,她们便不会掉出马车。

    可是要他赔一百两,他真的是没有那么多银子啊!

    这可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