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一十五章
    这鱼居然一文钱一斤都没人买?将鲮鱼煎了,晒干,然后放上酱油,姜丝,豆豉,蒸一蒸,就很香很好吃,晓儿觉得这里的人错过一道美味了。

    “一个月后,我将会大量收购一到二两重的鲮鱼,两文一斤!以后桑基鱼塘里的鱼我也照市价收购。”

    “姑娘真的要收购鲮鱼?不怕多骨吗?”

    “不怕。”晓儿摇了摇头,这么小的鱼,骨也可以咬碎的。

    “若是少夫人要收购这种鱼,一文钱一斤卖给你便行了。”这种鱼河里有许多,根本就不需要养。

    “好,有多少收多少,到时候我不但要收鱼,还要招工,就是招帮忙杀鱼的女工。不过这事不急,一个月后再说。”晓儿开口道。

    作坊都还没有建好,自然得等作坊建好后再开始收购。

    事情讨论好后,晓儿几人便告辞了,毕竟回城里也需要很长的时间,现在回去,到城里时天应该开始黑下来了,刚好吃晚饭。

    中午他们几人的午餐都是吃干粮度过的。

    为了赶在天黑前回到城里,赵勇将马车赶得飞快。

    而在半路滚下马车的方婉萍待在路边等了大半天,又饿又累。

    她心里将老车夫咀咒千遍万遍才听见马车由远及近的声音。

    方婉萍和小玲均忍不住用期盼的目光看着路的转弯处。

    老车夫骑着他那辆没有车厢的马车,身后还跟着一辆崭新的马车,一辆半新不旧的马车姗姗来迟了!

    马车刚停下,方夫人便迫不及待的跳下了马车:“婉萍,婉萍,我的宝贝女儿,你怎么样了?”

    看见方夫人,方婉萍忍不住委屈的流泪了:“娘亲,我肚子好饿,有点心吃吗?”

    这一天真的太倒霉了,先是从马车上掉下,受了伤,然后又在路边等了半天,一整天颗粒未进,饿都快饿死了!

    方夫人:“……”

    怎么画风不对呢!不应该是说“娘亲,我的脚很痛啊”的吗?

    方大人请了大夫下马车:“大夫快帮我的女儿看看她脚。”

    方夫人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对,大夫,快给我的女儿看看。”

    耽搁了这么久,若是落下病根了怎么办?有哪个世家公子愿意娶一个有腿疾的姑娘来做当家主母的?

    大夫赶紧走了过去,蹲了下来:“方姑娘,冒犯了。”

    大夫说完这话,伸出手轻轻按在方婉萍的腿上,检查她有没有骨折和脱臼。

    “痛吗?”大夫一边按一边问道。

    方婉萍摇了摇头欲哭无泪,能不能先让她吃上东西啊!她真的又饿又渴啊!长到这么大,方婉萍是第一次偿到饥饿的感觉,哪里受得了啊!

    “娘亲,有吃的吗?我好饿啊!我一早起来到现在滴水未进。”

    大夫手下的动作僵了僵:这姑娘真的是车夫所说的受了重伤?这个时候不担心自己的双腿,反而要找吃的?

    方夫人听了这话知道女儿是饿狠了,她可怜的女儿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

    可是她一听见女儿从马车上掉下去,便心都慌了,立马派人去租马车赶过来,哪里想得到为她准备吃食?

    “婉萍先让大夫看看你的脚。若是没事,咱们回到城里再吃好吃的。”

    方婉萍一听这话泄气了,还要等!

    大夫轻轻曲起她的脚,间她痛不痛

    ,方婉萍都摇了摇头。

    大夫又给她把了脉,确认女没受过内伤才道:“大人。方姑娘什么大碍,只是皮外伤,养上。”

    方大人听这这话彻底放下心来了。

    老车夫也忍不住问道:“大夫,这姑娘确实是只受了皮外伤吗?刚掉下马车时,她的脚动也不能动的。”

    “我仔细检查了,只是受了皮外伤没错。”若是骨折和脱臼了,这姑娘哪里还有心情想着找东西吃,喊肚子饿啊!第一时间便说:娘亲,我的脚好痛!

    “那医药费是多少银子?”老车夫问道。

    “这里有一瓶药油,可以给姑娘涂上,止血化瘀,消肿的。加上诊金十两银子便行了。”

    老车夫拿出了十两银子递给大夫,大夫接过后便和方大人告辞了。

    方夫人赶紧叫丫鬟扶方婉萍上马车,他们也得赶回城里了!

    老车夫这时对方婉萍道:“姑娘,既然你受的是皮外伤,过几天便好了,那诊金我也出了,那一百两能不能不要我赔了?我家中实在没有那么多银子啊!”

    大夫听了这话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方婉萍:这姑娘长得娇娇滴滴的,没想到却是个狠心的,居然要一个老车夫赔偿一百两银子?这不是拆人家的皮,喝人家的血吗?

    方婉萍听了这话脸色一变,她见大夫回过头来看了自己一眼,那眼神晦暗不明,更是生气了:“你害我差点丢了性命,在路边上坐着饿了一整天,我要你赔偿一百两银子又怎么了?难道我的命还不值一百两银子吗?!”

    方夫人气愤的看着他。

    方大人的目光也落在他身上。

    路上因为老车夫的马车,方大人他们坐过来的马车停在路上,阻挡了其它马车的通过,晓儿他们的车马都停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一幕。

    方婉萍和方夫人他们几人是背对着晓儿所在的方向的所以不知道不远处,他们心心念念的知府大人正看着他们呢。

    老车夫怎么敢说她的命不值一百两银子!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姑娘的命又怎么可以用银子来计算呢?又不是卖猪卖鸡,还按斤论价了?我害你受伤了,我赔偿你医药费,直到你全好了,这是应该的!可是那一百两却是不合理的赔偿。”

    车夫当了一辈子车夫,能租坐马车的人,家境都是不错的,许多甚至是书生,听得多有见识,有学问的人说的话多了,所以他说话也比一般村里的老头显得有文化多了。

    晓儿隐约听见这话不得不为车夫点赞。

    人又不是猪狗牛羊等牺牲,怎么能按斤论价?怎样用银子去计算?只能说每一条生命都是平等的,每一条生命都是珍贵的,无价的!

    方婉萍听了这话炸毛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我是猪是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