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一十六章
    老车夫听了这话赶紧摇头,他哪里敢说她是猪是鸡啊,他只是打个比喻而已:“姑娘误会了,我没有这样的意思,姑娘自然是无价之宝,所以我才说姑娘不能按斤论价,我们以事论事,受了多重的伤,我便赔上多少的医药费怎么样?”

    医药费他都赔了,大夫也说养上几天便好了,还要他赔上一百两,这不是坑他吗?车夫虽然善良,但也不是笨的。

    他也有点生气了,这事本来就是她不断的要加快速度才闹出来的,他都愿意赔偿了,愿意为自己的贪心赌上十两银子的医药费了,但她却依然要一百两银子,这不是欺负他好说话吗!

    所以他才会说,她是无价之宝,她不是按斤论价的,他们应该以事论事,受伤了,请大夫看伤,花了多少医药费他便赔多少,如果她坚持要多赔一百两,那她就是猪鸡。

    方大人听明白了,他看了一眼老车夫:这个车夫倒是一个会说话的。

    方夫人也听明白了,她冷哼一声:“我的女儿自然是无价之宝,现在你害她受了伤,出了那么多血,怎么也得赔偿一点银子让她将血补回来吧!你知道阿胶,人参这些补血益气的东西有多贵吗?一百两也不够买!我的女儿这是见你是一个穷的才只向你索赔一百两,不然一千两也不够。”

    一千两也不够?真的亏她说得出口!她的女儿是公主吗?简直是滴血千金了!晓儿听了忍不住吐槽。

    景睿皱起了眉头,这人怎么会来这里当同知的?

    车夫听了这话低头看了一眼,方婉萍的裙子上的确有几处血迹,也不算流了很多血,官家小姐果然金贵,出了一点血便要补血,他认了,只是补血也用不到一百两:“夫人,我再赔十两银子给这位姑娘补血吧!你看这样行吗?”

    “十两银子,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吗?”

    十两银子是打发叫花子,晓儿听了忍不住讽刺道:“看来我还是一个贫困户呢,十两银子我可舍不得打发叫花子,上次打发叫花子我也只给了一两银子!这当父母官果然是不同的!”

    景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跳下马走了过去:“方大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方婉萍,方夫人,方大人听了这话齐齐回头,然后脸上一惊,眼里闪过心虚:知府大人是什么时候到的?!他到底听到了多少?

    几人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大路的方向,多了两辆马车停在边上,显然是他们的马车挡住了知府大人的路,知府大人才走过来的。

    景睿看着他们满脸惊悚,心里冷哼一声:欺善怕恶的主!

    “方大人,这是发生什么事了?需要我帮忙吗?”景睿看了一眼老车夫,再次开口问道。

    三人回过神来,赶紧收起满脸惊吓的表情,恭敬地行礼:“见过知府大人!”

    “这里不是衙门,就不必如此多礼了!怎么了,令千金受伤了?发生什么事了?”景睿看了一眼方婉萍,眼神冷漠,语气淡淡的问道。

    “是这个车夫将又破又旧的马车翻新了,糊弄客人,害我从马车里掉了下来,受了伤,流了许多血,他还不愿意赔银子。”方婉萍满面委屈的恶人先告状。

    不管怎么样,得先示弱,博取知府大人的同情才是最重要的。

    方婉萍动人的双眸眼里泛着泪光,再加上她身上的衣裙带有几处血迹和泥土,脸色因为饿久了有点发白,这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她可怜。

    如果不知实情的人,一定会被她这样子骗了。

    “不是的,若不是这位姑娘不断的催我快一点,我的马车虽然旧,但绝对没有问题的!而且我也赔了十两医药费,还愿意再赔十两银子给这位姑娘补血!只是这位姑娘一定要我赔......”

    车夫见是知府大人来了,想解析清楚,只是方婉萍赶紧截住了他的话头:“不用了,你帮我出了十两医药费就够了,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

    如果被知府大人知道自己一定要这个车夫赔一百两,知府大人一定觉得她是一个贪银子的,她怎么能在知府大人面前留下这样的印象!

    不过方婉萍也有些纳闷,这个车夫是个另类的,平常的老百姓看见官员,那个不是吓得话都说不清楚的?他居然还敢投诉!真是小看他了,还以为是个心善的。

    “真的不用我赔那一......”车夫故意道。

    “不用,谢谢你帮我的女儿出了医药费,十两银子已经够了,至于你说的那十两补血的银子,也不用了,那十两银子我劝你还是拿来买一辆新的马车吧,不然下次再用那马车拉人,人又掉下去怎么办,这次算你幸运,我的女儿只是受了不算太重的伤,下次若是闹出人命,可是要坐牢的!”方夫人故作好人的劝道。

    方夫人不知道景睿到底听没听到她们之前说的话,只能当他没听到,故意引异景睿向车夫主动要多赔点银子的方向想!同时也表现出他们的大度,不计较。

    “夫人说的是,谢谢夫人和小姐如此大度,那我便先回去了。”老车夫活到这个年纪了又怎么看不出这两个女人的把戏,只是既然不用额外赔偿那一百两银子,他也不想得罪她们,民不与官斗,见好就收的道理他也是懂的。

    方大人点了点头,体贴道:“回去吧,不然天黑了路便不好走了。”

    景睿抿了一下嘴,也没有揭破他,揭破了也没有用,毕竟这赔偿的银子,没有硬性规定的,多是受害者要求多少便得赔多少的。

    只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道德的尺度,来度量这个赔偿合不合理罢了。

    但是景睿没有揭破他,不等于不给他一点警告:“方姑娘是受了很重的伤吗?这医药费便用了十两银子?正好我认识一位大夫,医术还算过得去,要不我请他帮你看看,可别耽误了伤情,落下了病根才好!”

    方夫人和方婉萍听了这话更加心虚了,两人下意识的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