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二十一章
    晓儿摇了摇头:“这是卤盐。”

    卤盐比粗盐还要便宜,只是不能作为食用盐,卤盐有微毒。

    两样东西长得差不多样子,一个吃多了能毒死人,一个吃多了,嗯,能渴死人。

    豹子爹攥紧了拳头,他没想到这都能被她发现了一点儿蛛丝马迹。

    不过那又如何!就算她知道了果树枯萎的原因,也没有证据证明这事是他干的!

    他给麒麟果浇上卤盐水的时候可是在三更半夜,一连好几天了,也没有遇上半个人影!连狗也没吠上一声!

    村民听了这话后你看我我看你,村长看着众人问道:“这些卤盐是谁家不小心落在这里的?”

    大家听了这话均摇了摇头否认:

    “不是我家!”

    “也不是我!”

    ……

    “不是我。”

    晓儿将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我怀疑麒麟果树就是被浇了卤盐水死的。”

    如果经常用浓盐水灌溉植物,那样土禳浓度大于细胞液浓度,致使植物无法从土壤中吸取水分,植物便会枯萎。

    这些枯萎麒麟果感觉就像旱死一样,可是村民都说见它有枯萎的迹象,均挑水去浇。

    但显然浇的水量,依然不够稀释土里盐的浓度。

    豹子爹脸色变了变,他看了一眼晓儿,这臭婆娘倒是个聪明的,连这都猜到了!

    昨天晚上是他爹负责给这一片果园浇浓盐水的,一定是天太黑,他将卤盐倒进水桶里时,不小心洒掉了一点在草丛上也不知道。

    村民听了这话脸色一惊,是谁这么缺德!简直是丧尽天良!这是想害死他们整个村的人吗!

    村长听了这话气得失声大骂:“是哪个狼心狗肺做的!看我不打死他!”

    “对,我也打断他的腿,这心肠太坏了!这是见不得人好啊!”

    “会不会是其它村的村民做的?”

    “应该不会吧!其它村的人又不知道我们种的是麒麟果,以为我们种的是霸王花呢!”

    “那究竟是谁做的呢?”

    “你们最近晚上有没有谁看见可疑的人物在晚上到处走?”

    “天黑了,我就睡了,不知道。”

    “干了一天活,累都累死了,我通常都是天黑就躺下,一觉到天亮!没有留意。”

    村民在七嘴八舌的猜测这事究竟是谁做的,有没有谁看见是谁做的。

    猜来猜去都是将目标人物落在外村人身上。

    毕竟他们村里的人向来做什么事都是非常团结的,大家经常互相帮助。

    “你们有没有谁说漏嘴告诉其它村的人了?”村长想了想便问道。

    邻村的村民因为有一个老举人回乡,在村里办起了学堂,教村民读书认字,所以许多村民都能在镇上,城里找到帐房之类的好活计。

    这就导致整个村大部分家庭的日子都比他们村的过得好,村民经常拿话挤兑他们,他们村嫁过去的女儿也得不到好的对待。

    而邻村嫁过来的妇人回到娘家也都是抬不起头,或者没有好脸色看的。

    现在邻村的姑娘都不愿嫁给他们村的小伙子了。说是过来是吃苦的,回娘家也里外不是人!

    这就导致两个村的人水火不容,虎子他们村的村民卯足了劲想要发家致富,好好灭一灭邻村的气焰。

    村民听了村长的话又摇了摇头。

    “没有啊!这麒麟果这么重要,咱们发达就靠这了,我怎么会说出去!”

    “对啊!我就是晚上昨梦也提醒自己不能将这事说出去呢!”

    “家兴,你总是爱去喝马尿,你喝醉了有没有不小心将麒麟果的事说出去了!”村长恶狠狠的瞪着某个村民道。

    “村长,为了这些麒麟果,我这两个月都没有去喝过酒了,你可别冤枉我啊!”

    “不是你,那是谁!”村长气得吹胡子瞪眼。

    “我怎么知道是谁!反正不是我!”

    晓儿见他们说来说去都没猜到是谁,便开口道:“只要做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我们再四处看看吧!”

    大家听了这话都没有意见:“对一定会找到一点蛛丝马迹的!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要将他找出来。”

    晓儿又带头四处走走看看。

    豹子爹忍不住有点紧张,这事他已经做了很多天了,虽然每次都小心翼翼,但是难免有疏忽的时候,这臭婆娘的眼睛太利了!真被她找到一点证据什么怎么办?!

    不会的,除了盐,又能发现什么,再说他买回来的卤盐,昨晚已经用光了,而水桶,谁家都有水桶啊!豹子爹自我安慰道。

    晓儿带着村民围着果园走了一圈,没有发现其它证据。

    大家顿时有点灰心丧气。

    晓儿见此便道:“大家不要担心,我家中养有一种狼狗,它的鼻子很灵,只要让他闻一闻这卤盐,它便找到谁碰过这盐,哪户人家的水桶装过这盐。”

    “少夫人,那狗呢?赶紧将它放出来,我要看看是谁的狼心被狗吃了!”

    豹子爹听了这话吓了一跳,这种狗他也听说过,衙门也养有这种狗,用来帮助办案的。

    豹子爹恨不得马上赶回家,将那些木桶丢了,好毁尸灭迹!

    “不急,狗我得向人借,明天一早我再过来吧!”

    豹子爹听了这话松了一口气,一个晚上足够他毁尸灭迹了。

    幸好他们都以为是邻村的人做的!

    “那现在这些果树还能救活吗?”村长看着蔫坏的果苗心痛地道。

    “也不知道那人到底往地里灌了多少浓盐水。我们得先将地里的盐浓度降下来才行,不然重新种果苗,也是不活的。”晓儿解释道。

    村民一听这话又气愤得骂了起来。

    晓儿知道他们很生气,作为土里刨食的人,他们最爱惜的便是庄稼了。

    平时踩死一棵还没长成的青菜都心痛半天,更何况现在这么多果苗枯萎。

    而且这样一耽搁,距离村民能收获麒麟果的日子又远了一点。

    虽然这里的气候比较暖,麒麟果一年四季都可以种,但也有最适合种的时候的,秋天已到,冬天将近,而冬天绝对不会是最适合种麒麟果的时候。

    麒麟果在冬天长得比较慢,村民不骂爹才奇怪。

    既然明天才能抓到人,晓儿便向村民告辞了。

    大家热情地追着她的马车,将她送出了村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