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二十五章
    很快杨柳便走出来了,她看见虎子娘浑身是血的等在那里吓了一跳:“婶子,发生什么事了?”

    “杨姑娘,快救救虎子他爹,他被豹子他娘一铁锹敲在头上,流了许多血,昏迷不醒了!”

    “你等着!我去告许少夫人。”杨柳一听,便大概猜到什么事了。

    刚才小二来报,她还没有告诉晓儿,得事先确认是什么事才行,现在她迅速施展轻功跑了进去。

    掌柜的揉了揉眼睛:厉害了!杨姑娘居然是懂武功的?

    主子身边果然没有蠢人!

    杨柳来到晓儿房间外时,晓儿已经起床了,晓儿向来都是早醒的,所以刚才有人来找杨柳她已经听见了。

    晓儿见杨柳回到房间门外,便知道虎子一家一定是出事了,晓儿不待杨柳出声直接开口道:“进来!”

    杨柳推开门走了进来,福了一福。

    “虎子娘过来是为了什么事?”

    “虎子爹被豹子娘用铁锹敲了一下,流了许多血,现在昏迷不醒。”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皱起了眉头:泼妇果然是泼妇!小小一件事,也能对自己的小叔子下狠手!而且这根本就不关虎子爹的事!

    晓儿听了这话瞬间便猜到前因后果了!这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将虎子爹安排到天字一号房,我在那里等他。”晓儿站了起来,找出药箱便走了过去。

    上官玄逸也跟着走过去,没法子,他得看着他的丫头,不许她亲自动手帮其它男人上药。

    至于让他自己动手帮别人上药?他也不要,他的手除了他的丫头,谁也不愿意碰。

    杨柳出去让伟壮他们将虎子爹带到天字一号房。

    天字一号房?招待贵客的房?掌柜的听了一惊,看来这虎子爹娘是入了主子的眼了!

    幸好刚才他没有狗眼看人低,他也不是那种看人衣着来做事的人,不然今天他要倒大霉了。

    不过想到主子一家的为人,都是礼贤下士的,他们用人注重一个人的品行,然后才是能力,想来虎子爹娘一定是品行不错的人。

    杨柳将人带到天字一号房,晓儿和上官玄逸已经等在那里了。

    几人想要行礼。

    晓儿怒斥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行什么礼啊!赶紧将人放在床上我看看。”

    几人听了这话赶紧将虎子爹放在床上。

    由于失血过多,虎子爹脸色发绀,嘴唇失去血色,呼吸微弱。

    晓儿想上前解开他头上的纱布,帮他上药。

    上官玄逸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的手,不说话,只看着晓儿,意思却很明白:他不许。

    杨柳和杨梅知道主子霸道的性格,两人异口同声:“少夫人,我来帮虎子爹换药吧!”

    晓儿点了点头,然后瞪了一眼上官玄逸。

    只不过再犀利的眼神也不具备任何杀伤力,某人是不痛不痒的。

    “少夫人,换什么药?”

    小命都快丢光了,当然是:“最好的药!先喂他吃一粒药丸。”

    杨柳和杨梅听了这话迅速行动起来了。

    杨柳从药箱里倒出一粒疗伤药丸,喂虎子爹吃下。

    杨梅从水壶里倒了一杯空间水(这是晓儿事先换好的),示意伟壮将虎子爹的身体扶起来,然后喂虎子爹喝了一口水。

    然后又让虎子爹重新躺好,杨梅帮他解开头上的绷带,杨柳准备好清洗伤口的空间水和金创药,准备帮他清洗伤口消炎杀菌然后上药。

    “什么时候受伤的?你们已经看过大夫了吗?大夫怎么说?”

    “一个时辰前受伤的,只找了一个大夫看过,他说他没有办法救活,其它医馆的大夫都不在!这伤口是同德堂的药童用了一点止血药帮孩子爹包扎一下,止一下血,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找大夫的。可是孩子他爹依然流了许多血。”头上的纱布都已经染红了。

    虎子娘看着虎子爹这个样子,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这时纱巾已经解开了,晓儿看了一眼伤口,也觉得豹子他娘下手太重了!这简直就是想将人往死里打!

    杨柳和杨梅配合得很好,很快便给虎子爹上好药,包扎好伤口。

    做完这一切两人又迅速清理干净现场。

    “这样便行了吗?”这么简单?虎子娘有点不敢相信,她总觉得多做一点事,才能救活自己的相公。

    “行了,药都吃过了,伤口也包扎了,这就行了!婶子放心,两三个时辰后,大叔就能醒过来!你看看现在伤口是不是没怎么渗血了?”

    虎子娘这才发现纱布上被血染红的那一块红点已经不再扩大了!这说明血已经止住了。

    “这可真是神药啊!”村长震惊道。

    伟壮忍不住腹诽:这应该是宫里的贵人才能用上的药,能不神吗?虎子爹上辈子也不知道烧了什么高香,能结识到这样贵不可言的贵人。

    如果他们拿出来的药,都救不了虎子爹,他相信这天下间便没有人能救得了了!

    村长又去探了一下虎子爹的鼻息,感觉好像重了一点,他有点激动地道:“伟壮,你来探探看看!这气息好像重了一点了!”

    伟壮赶紧上前一探,立马便满脸喜色,兴奋道:“是重了一点!”

    虎子娘也忍不住上前一探,然后喜极而泣,她对着晓儿跪了下来:“多谢少夫人救命之恩,你对我们家的大恩大得,我们做牛做马都愿意来报答。”

    晓儿用眼神示意杨梅扶起她:“好了,这只是我的举手之劳而已,不用做牛做马来报答我这么夸张,对了,事情的经过究竟是怎样的,你们给我说说。”

    村长听了这话,便说起了事情的经过,他从晓儿让赵勇去找他说了一句话说起,一至说到豹子娘怎么样打破了虎子爹的头。

    “这是故意杀人!将豹子一家人,除了小孩全部都抓了,关到死牢里!择日处斩,以敬效尤!”上官玄逸突然出声道。

    幸好她的丫头没有在现场,不然那几只疯狗也不知道会不会拿她来出气!

    上官玄逸显然是忘记了晓儿现在的武功,普通人又如何能近得了她的身!

    “死牢?”村长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虎子娘没有反应,她觉得他们死不足惜,不要怪她心肠狠,实在是有人真的太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