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三十五章
    两进的宅子并不算大,方大人带着四人穿过花园往堂屋走去,半路正好看见方婉萍摆着画架在花园里画秋菊。

    晓儿和朱颜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同时看向景睿:看吧,都等在这里了!

    景睿摸了摸鼻子,很是无语,难道别人要勾引自己,自己就要上钩的吗?她们将他看成什么人了!

    方婉萍见他们走了过来,吓了一跳,她赶紧站了起来:“见过两位公子。”

    上官玄逸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更不要说应答了,景睿可没有他这么厚脸皮,但也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婉萍怎么会在这里?”

    “回爹爹我见今天院子里的的菊花开得正好,在屋里待着闷了,便出来画画。”

    “是吗?画好了没?为父看看画成怎么样了?上官公子,知府大人,你们也看看。”知府大人不遗余力的推销自己女儿的才艺。

    方婉萍娇羞的低下了头,小声道:“爹爹,我画得不好!”

    晓儿看着他们一唱一和的,都快要被他们恶心的演技弄得要吐了。

    “哈哈,不用害羞,下官听说知府大人学富五车,你若是能得知府大人指点一二,绝对能进步神速,那样你真的是三生有幸了!”知府大人看着自己的女儿害羞的样子,大笑着给景睿大高帽。

    人嘛,谁不喜欢别人夸赞自己的!他相信知府大人也喜欢。

    方婉萍红着脸偷偷看了景睿一眼,然后又低下了头。

    景睿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说了一句:“方大人谬赞了。”

    “知府大人谦虚了,知府大人少年英才,是我们闵泽皇朝最年轻有才的状元爷这世上谁不知道啊!知府大人便给小女指点一二吧!”

    晓儿和朱颜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又一起看向景睿:看吧!我们没有说错吧!

    景睿满头黑线,他给了晓儿她们一个警告的眼神,然后决定祸水东引:“沈某对于书画并不擅长,还是让这位沈公子看看吧!她在书画上的造诣比较深!”

    景睿直接将这烫手山芋丢给了晓儿,谁让她看热闹不嫌事大呢!

    这位也是沈公子?方婉萍看向晓儿,心下猜测他和景睿的关系,难道是升平侯府的二公子?这么瘦小,而且两人长得也有点儿像,很有可能!虽然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只是次子不能继承爵位,而且看着比自己少,这不行。

    方婉萍对着晓儿福了一福:“请沈公子指教一二,小女子不胜感激。”

    “那好吧!只是我说话比较直接,方姑娘不要介意”晓儿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既然让她指点一二,那可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不会,婉萍是想找出自己的不足之处的,沈公子能点出不足,让我改正,我更加高兴呢!”方婉萍大方道,而且她相信,她的画,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的,不然她也不好意思拿出来给知府大人看。

    是吗?那到时候你不要哭才好!晓儿心想,然后她装模作样的走到画板面前,看了一眼。

    良久,晓儿伸出手摸了摸下巴不存在的胡须:“这幅画倒是不错,这菊花也画得挺像的。”

    方婉萍听了心中一喜,她下意识的看了景睿眼,希望从他的眼中看见欣赏,可是他的目光压根就没有落在自己的画上,难道知府大人真的不懂画?可是,不对啊!琴棋书画,有那个文人墨客是不懂的?

    景睿看着晓儿,心中有点儿不妙,这丫头不会真的想将人弄哭吧!到底是他手下的女儿,要是将人弄哭了,他也不好意思啊!

    晓儿可不理会景睿的担心,她继续开口道:

    “不过,这画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就是这些菊花缺少了一点生气,看上去像死气沉沉的!还有这构图,有点狭隘,缺少一点震撼力和吸引力!还有用笔的走向、力度和方式也不对,作画者应该是过于追求华丽而忘却了返璞归真的道理,这样反而适得其反了,说难听点就是画虎不成反类犬!让整幅画看上去僵硬无比,死气沉沉!常言道画如其人,字如其人,由此可见作画之人是一个心胸狭隘,虚有其表,贪慕虚荣......!”

    “咳咳!”景睿赶紧出声阻止晓儿说下去。

    上官玄逸不悦的瞪了景睿一眼,干嘛阻止他的丫头说下去,又没有说错!

    晓儿这才捂住了嘴,不好意思地道:“抱歉啊,我不是说方姑娘是这样的人。我只是说那幅画给人的感觉。”

    方大人能说什么,他气都快要气死了!

    方婉萍气得脸色直接变成了猪肝色!这人是谁啊,还有没有家教啊!懂不懂尊重为何物?若是她嫁入了升平侯府,第一个便要教育一下他!

    朱颜在晓儿开口说不过后就一直低下了头,肩膀耸动得越来越厉害,没办法,她也不想的,但是忍不住啊!

    景睿瞪了晓儿一眼然后才开口道:“那个,令弟平时说惯了实话,你们不要介意。”

    说惯了实话,不要介意?这是说她刚才评论那幅画的话是真的喽!

    方大人心中一片荒凉,这些人会不会聊天的!

    晓儿心中好笑,然后看了一眼景睿:大哥,你确定你不是补刀的!

    朱颜快要笑到肚子抽筋了!

    上官玄逸倒是脸无表情的,这算什么啊!

    方大人就算心中恨死了,也只能道:“不介意,小女的画确实不怎么样,所以才需要向沈公子请教一二的!婉萍你赶紧拿着画回去好好按沈公子说的改一改!”

    “对,这画啊,画的是一个情操,方姑娘你继续努力吧,要记住想画好画,得先做好人!”晓儿忍不住笑着加了一刀。

    这是说她不是好人吗?方婉萍听了这话又气,又羞!她的眼睛忍不住红了,然后又看向景睿,想他安慰一下自己。

    方大人也是气得不行,这人是专门来羞辱人的吗?

    他看了一眼方婉萍,示意她赶紧回闺房,别再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方婉萍实在是没有脸再待下去了,她也担心自己一气之下上前将这位沈公子撕了!

    “我这就去改!”她赶紧福了一福,便落荒而逃了!

    方大人压下自己的不满,扬起一个比苦还要难看的笑容开口道:“上官大人,知府大人,两位公子这边请!”

    景睿点了点头和上官玄逸一起走了进去。

    晓儿和朱颜跟在后面看了她一眼,希望她真的觉得受到了侮辱,不敢再出现在他们面前吧!

    其实有时候做人要知道不要自取其辱,不然就不要怪别人如此羞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