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三十九章
    谁娶了会爬床的方婉萍,保不准头顶会一片绿油油,那些心里依然有礼义廉耻在的丫鬟们听了这话都觉得很有道理。

    毕竟一个好的姑娘又怎么会这样去算计别人,对吧?还没有成亲,看见条件好的男子,就能做出爬床的事,那成亲后,谁又敢保证她不会因为看见更好条件的男人,而红杏出墙对吧?

    方夫人听见朱颜这样诋毁自己的女儿气得破口大骂:“放肆!你一个护卫,居然敢这样污蔑同知大人的千金,谁给你这样的胆子!还有你一个大男人不知道非礼勿视吗?这样举着大刀追着一个没有穿衣服的黄花闺女,你这和采花贼有什么区别?”

    “我可没有污蔑她,你问问她是不是偷偷跑进去知府大人的房间,然后关上门,不知廉耻的开始......”朱颜的话还没有说完,方婉萍便大声阻止她继续说下去:“你闭嘴!不许胡说八道!我没有!”

    这时有丫鬟将衣服拿了过来了,方婉萍迅速穿上!

    朱颜不耻的看了她一眼,冷笑道:“你没有什么,没有偷偷跑进知府大人的房间,还是没有脱衣服?还是没有想着爬上知府大人的床,借此赖上我们的大人?!你不用狡辩,这些我都亲眼看见了!”

    “你含血喷人,那是我的房间,我只是回我的房间而已!”方婉萍急中生智想出了这么一个说法,然后继续道:“我也想问知府大人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躺着呢!我回自己的房间换衣服,谁想到会看见一个男人躺在床上,吓得我都尖叫了!”

    方婉萍为自己能想到这个说法高兴不已。这样的话,她就不算是主动去爬知府大人的床了,她充其量只是受害者罢了。而且刚才她的确尖叫了!至于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至有她和他知道,她不承认便行了!

    “那是你的房间?你当别人长的都是猪脑袋吗?”朱颜嗤笑道。

    晓儿见方婉萍已经穿上衣服,才拉着上官玄逸的手走了出去,上官玄逸低头看了一眼两人拉着的手,也没有提醒她,两个男人手拉着手,在外人看来,可不妥。

    “那就是婉萍的房间,我的女儿回房间换衣服,怎么在你的口中成了知府大人的床了?你这是诚心想害死我的女儿吗?”方夫人听了这话赶紧为自己的女儿作证。

    “既然那是方姑娘的房间,那你们将知府大人安排在方姑娘的房间,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不管打的是什么主意,那目的不也是一样的吗?就是想让知府大人毁了方姑娘的名声,然后娶她过门!所以不管是方姑娘主动脱衣服爬床,还是方姑娘只是回房间换一身衣服,那结果也是一样的,就是你们算计知府大人,想借此让他娶了方姑娘!”晓儿跨过月亮门直接开口道。

    “是啊,知府人喝醉了可是打雷也吵不醒的,一定要睡到第二天,不像我们,喝酒前吃一粒解救丸,醉了也很快没事!现在知府人醉得不省人事,是你们安排下人送进去的。你们该不会想说,你们府上的下人,不知道客房在哪里,主子的房间又是在哪里吧?还有那迷烟!你们这不是处心积累想算计大人,谁信!”

    “他们是不知道,我们也是搬来不久,这些下人都是新买的,不知道也不奇怪啊,一时认错房间不是很正常的吗?什么迷烟,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方夫人死鸭子嘴硬的道。

    她们是怎么也不能承认的,不然这事要是传了出去方婉萍也不用嫁人了,直接剃度出家行了!还有迷烟,给知府大人和瑞王下迷烟,她们可以考虑那个死法没那么痛苦了!

    “方大人家的规矩真好啊!下人连哪些是客房也分不清!还有一般人用来做客房的房子,你们却做了主人房!这样的规矩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同知大人连家里哪里该做客房,哪里该做主人的房间都弄不清楚,上官大哥,方大人真的能胜任同知这一职位吗?大哥每天要处理的事那么多,同知大人若是这样糊涂的性子,可别越帮越忙啊!我看还是考虑一下换人吧!毕竟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朱颜听了晓儿的话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的确该换人了!糊涂的人事情办不好,还会坏事!”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云淡风轻地道:“那就换吧!”反正这样的人才,朝廷也要不起!

    方夫人听了这话吓得脸色都白了,上官玄逸既然这样说了,是不是代表这是真的?毕竟他可是皇上的儿子啊!一言九鼎!

    “大人,这不关相公的事的,相公从来没有管内宅的事的,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罢了他的官啊!相公这么多年来都是尽心尽力为朝廷,为百姓办事的!”方夫人此刻可是非常后悔了,早知道瑞王在此,他们怎么还敢算计知府大人呢!

    那可是一句话就能定他们生死的人!

    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方婉萍也吓傻了,如果爹被罢官了,那她还是官家小姐吗?那样她不就成了普通的庶民?那样的话她不就连朱颜都不如了!这怎么能行?这绝对不行?

    上官玄逸可没有耐心听她的废话,他直接对晓儿道:“走吧!别在这浪费时间!”

    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他们一清二楚,能决定他们生死的大权又握在他们手上,多说无益,直接该怎么样便怎么样不就行了!

    在他看来,今天的一切都多余的,处置一个同知的家眷,是碰碰嘴皮子的事,何必大费周章?反正他看那个方大人也不会是一个多好的官!

    不过自己的丫头想玩,他就陪她玩玩吧!

    “让赵勇过来将知府大人抬走吧!一个知府,酒量这么差,真的不要得!”晓儿摇了摇头鄙视道。

    抬?景睿在房间听了这话欲哭无泪,他可以选择自己走吗?可是刚才她们说自己醉酒可是会睡到第二天的,那样他还可以现在醒过来吗?若是他假醉这事传出去,大家说他算计自己的手下,以后谁还敢真心为他办事?景睿苦笑,只能闭着眼等赵勇来抬他走!反正眼不见为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