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四十一章
    时候又过去了差不多两月,秋天已过,北风吹起来了,只是这里一向都是四季不明的,所以除了偶然能看见一两棵阔叶的树木,叶子会变黄外,到处依然是一片墨绿色的景象,让人很是怀疑秋天究竟来了没?还是刚来便又匆匆的走了。

    这段时间晓儿又重新安排人送了一批麒麟果的树苗给虎子爹他们种,作坊的酱料也酿造好了,她选出味道最完美的配方来大量生产。

    而上官玄逸这段时间去了军营他有许多事要忙,还要亲自挑选了一支士兵出来,进行强化训练。

    皇上催着上官玄逸回京的圣旨来了一次又一次,只是上官玄逸没有当一回事,只是飞鸽传书回去说,还有事没处理好,不能赶回去。

    皇上看完信后,气得吹胡子瞪眼,只是却拿这个儿子没有办法。

    从小到大,从来就不是一个听话的主!若是他真的去计较,上官玄逸都不知道被砍多少次头了!

    幸好这个儿子是做什么事都不让人操心的,只要安排到他身上的事,他也会完美的解决好!

    因此皇上也就不管他了,管也管不了,直接安排点活他干便行!

    皇上秉着无论上官玄逸在什么地方,该让他做的活计,一样都少不了的宗旨来管教这个儿子!而且是没有事情,也要制造些事情来给他做!

    谁让老子还被关在金笼子里,儿子就可以到处逍遥自在的!这天下间就没有这样的道理的。

    所以晓儿发觉,上官玄逸比在帝都还要忙了。

    因为上官玄逸去了军营,晓儿要留在这里看着作坊和桑基鱼塘的进程,这还是他们两夫妻自成亲后,第一次快一个月没有见脸。

    晓儿每晚独守空闺的时候都忍不住骂皇上一句!这当皇帝当得像他这样轻松的,古往今来也没几个了!

    他们是真的不能回去帝都,只是理由不便说罢了!这小气的皇上便记仇了!

    因为距离上次去嶦耳岛时,已经快过去半年了,晓儿没有忘记半年后,万里石塘会有一场大地震,严格来说是一场巨大的地壳运动。

    地壳运动,会带来多少级别的地震,晓儿不知道,但是绝对不会太低。

    虽然万里石塘离南宫国比较近,但是戍守在嶦耳岛的士兵,还有住在沿海地区的百姓肯定是要躲避一下的!因为那里距离他们闵泽国也不算太远。

    晓儿还想看看地壳运动过后,万里石塘会变成什么样子,可以怎样利用起来。

    那里可是一个军事要地,利用好了,南疆边境的安全便无虞!谁要想靠近他们的南疆边境,也要问过戍守在那里的士兵们乐意不乐意!

    而现在距离这场地壳运动还有十多天,是时候作出安排了。

    晓儿已经飞鸽传书给上官玄逸,只是他没有回复,想来应该是快回来了。

    晓儿躺在床上迷迷糊的想着,然后睡意来袭,不自觉的闭上眼睛睡着了。

    上官玄逸带着一身寒气悄悄的走了进来,也没有惊动她。

    上官玄逸担心身上的寒意会冻醒晓儿,他赶紧进了空间戒指里,洗了一个战斗澡,然后出了空间,走到床边蹑手蹑脚的爬上床。

    被子掀开,一阵冷空气钻进被窝,晓儿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上官玄逸见状无声的笑了。

    迷迷糊糊的晓儿突然察觉不对,她迅速睁开双眼,坐了起来,惊喜道:“上官大哥,你回来了?!”

    上官玄逸将晓儿搂进怀里,顺势躺了下来,盖好被子:“别坐起来,冷。”

    这里和帝都不一样,冬天没有地暖,也不烧炉子,人只要一钻出被窝,便会觉得冷得不行。

    “事情都处理好了吗?”晓儿将头枕着上官玄逸温暖的臂弯,轻声问道,而她那原本浓浓的睡意也因为他的归来,走得无影无踪。

    “嗯。”上官玄逸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句。他见晓儿不困了,当了差不多一个月的和尚的他便忍不住了,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在她的身上四处游走。

    “那些士兵都锻炼得怎么样了?”

    “嘘,别吵!”上官玄逸直接翻身将晓儿压在身下,低下头,用力亲住了她的小嘴,在她的唇上一点点的辗转啃噬,惩罚她的不认真。

    晓儿也忍不住热情的回应他。

    长夜漫漫,小别胜新婚......

    第二日,两人本来是按原来的作息时间起床的,只是在空间里练完武功,出了空间后,上官玄逸帮晓儿梳头发,梳着梳着上官玄逸又将晓儿抱到床上了,上官玄逸积压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欲望,只是一个晚上,又怎么满足得了他!现在他只是收取了一点儿利息而已。

    事后,晓儿是直接摊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上官玄逸却依然精神翼翼的样子。

    晓儿看着这样的上官玄逸却害怕了,担心他精力过于旺盛,一会儿又抓着自己再来一次于是道:“上官大哥,我想吃你亲手做的早餐,你去四季酒楼的厨房了做一份给我吃吧!”

    上官玄逸一眼便看穿了小女人的心思了,她以为只是做一份简单的早餐就能消耗他的体力吗?

    但是他也知道累坏他的小女人了,的确要吃多点好东西来补充一点能量,于是上官玄逸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了。

    朱颜等了晓儿半天,也不见她来找自己,忍不住走过来找她。

    杨柳敲了敲门提醒道:“少夫人,朱姑娘来找。”

    晓儿又一次睡着了,迷糊中听见敲门声,也没听清杨柳说的是什么,便道:“进来吧!”

    朱颜走了进来,她看见晓儿这个点数还躺在床上睡觉,便紧张地上前问道:“晓儿,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晓儿听见朱颜的声音,睁开双眼,看见是她,才想起昨天约好了一起进山的,现在这么晚了,难怪她找过来。

    晓儿忍不住坐了起来,丝被顺势滑下,肩膀一凉,晓儿才想起自己还没穿衣服,她赶紧抓紧被子,以防自己走光。

    可惜朱颜还是看见了她颈上,肩膀上,到处是触目惊心的红痕,朱颜吓得尖叫出声:“晓儿你怎么了,是谁这么大胆将你伤成这样了?”

    晓儿这下尴尬了,朱颜没有成亲,压根就不知道这些红痕是怎么弄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