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四十二章
    晓儿尴尬了,朱颜没有成亲,自然不知道这些红痕是怎么来的。

    晓儿第一次想笑着说话笑不出来,她只能挂着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没有人打我,是被大蚊子咬的,颜姐姐,你先出去吧,我想穿衣服!”

    朱颜见晓儿这个表情,心中更是担心了,这比哭还难看的表情,不是被人欺负了是什么?

    “晓儿,你是有什么苦衷吗?你身上的伤到底是谁打的?”

    晓儿欲哭无泪,大姐,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打破沙盆问到底好吗?没看见自己已经很尴尬了吗?

    “颜姐姐,我没有受伤,这身上的真的不是伤,你先出去吧,不然我直接在你面前换衣服啦!”晓儿担心她会不依不饶的一定要知道自己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只能这样说了,她应该会不好意思看着自己换衣服吧,虽然大家都是女的。

    可惜晓儿猜错了,朱颜正想看看晓儿究竟受了多重的伤,所以她点了点头:“那你换吧,正好我看看你的伤有多重!”

    哦!老天爷,哪里来的妖孽,赶紧收了她吧!不然再这样下去了,她都要怀疑朱颜其实知道这些是吻。痕,然后故意看她笑话的!晓儿忍不住在心里郁闷的想。

    这时上官玄逸走了进来,看见朱颜在,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昨晚上官玄逸是夜里回来的,除了杨柳和杨梅,大家都不知道他回来了,现在朱颜看见他端着一个托盘走进来,诧异地道:“民女见过瑞王爷,瑞王爷什么时候回来的?”

    既然上官玄逸回来,那便好办了,晓儿身上有伤,上官玄逸一定能问出那些伤究竟是谁打的!

    “昨晚。”

    “那你知不知道晓儿受伤了?”

    晓儿听了这话直接躺回床上,蒙头盖上被子!她没眼看,没耳朵听了!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身体一顿,手稳稳的捧着托盘,转过身,看了一眼躲在被窝里的晓儿:这丫头什么时候受伤了,这样大的事,怎么没有人告诉他!

    他转头冷冷的目光看向朱颜:“什么时候的事?怎么受伤的?”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受伤的,我刚才看见她脖子和肩上都是伤痕,我问她,她也不说!我还想找那个人出来,帮晓儿报仇呢!”

    晓儿:“......”

    不是她不说好不好!是......唉!总之一言难尽!她的心里苦啊!以后学院里是不是要开设一堂性知识普及课啊!没没文化,真尴尬!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又看了一眼床的方向,嘴角上扬,原来她是害羞了。

    上官玄逸心里对晓儿这种鸵鸟行为觉得好笑,然后一本正经的对朱颜说:“那不是伤!”

    “不是伤,是什么?难道真的是蚊子咬的?”朱颜难以置信道。

    蚊子咬的?上官玄逸又看了一眼躲在被窝不敢出来的人,好!很好!居然敢说自己是蚊子!

    上官玄逸没有耐性再应付朱颜了,他直接道:“那是我亲的!”

    亲的?当朱颜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时,她的脸红得像朱红,然后再也不好意思待在这里,她落荒而逃了!

    天啊!她是再也没脸看见他们两个人了!

    上官玄逸等朱颜出去后,才放下托盘,关好门,然后走到床边,拉开被子,晓儿的小脑袋露了出来。

    晓儿在被窝里早就笑翻了,朱颜不相信自己,硬要问清楚,现在被上官玄逸秒杀了吧!估计未来几天都不敢在他们面前露面了!

    “我是蚊子,嗯?”上官玄逸隔着丝被直接压在她的身上。

    晓儿的笑声戛然而止,蚊子怎么了!说他是蚊子也算好了,她还想说他是吸血虫呢!这男人真是太过分了,每次叫他不要弄到自己满身是吻。痕他总是不听,害她今日这么尴尬!

    晓儿对他翻了一个白眼:“还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我需要出此下策吗?”

    “所以还是我的错了!”上官玄逸声音低低的,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要出招了。

    不过晓儿不怕他啊,他都舍不得拿自己怎么样的!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不然呢,刚才我可是尴尬死了!以后不许弄到我身上到处都是吻。痕了,被人看见了多不好意思啊!幸好现在是冬天,衣服领子高,看不见.....”晓儿不知死活的还在那里喋喋不休。

    上官玄逸直接低头封住了她一张一合的小嘴......

    一个多时辰过去后,上官玄逸刚才做的早饭早已经凉透了,而他们也可以直接吃午饭了!

    晓儿坐在镜子面前,看着嘴唇红肿,满面吻痕的自己,大吼:“上官玄逸!你太过分了!”

    老天爷!她好好一张脸,简直就像毁容了一样!这让她怎样出去见人!就是杨柳和杨梅也不敢见了!

    她以后都不许他上自己的床!

    上官玄逸拿起梳妆台上的梳子,帮晓儿梳理她那如上等绸缎般的黑色青丝:“冬天的蚊子都是咬脸上的!身体躲在被窝里,它咬不到!你现在出去这样说,别人才会信的!”

    晓儿:“......”太记仇了!

    好吧,她错了,他是舍不得拿自己怎么样,舍不得打痛自己,舍不得骂自己,但他绝对舍得弄到自己出不了房门,下不了床!

    上官玄逸帮晓儿梳好头发后:“走吧,景睿他们在等我们吃午饭了!让他们看看,冬天的蚊子到底有多厉害!”

    太坏了!没有人比他更坏了!晓儿忍不住伸出手掐了他腰部的嫩肉一下,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上官玄逸低笑着握住了晓儿的手,他倒要看这丫头下次还敢不敢说自己是蚊子!

    ……

    景睿和朱老爷在四季酒楼等了半天,也不见晓儿和朱颜下来吃饭,然后他让小厮去问问怎么回事。

    小厮回来说:“回少爷,少夫人和朱姑娘都说今天晚上在屋子里吃饭,不来这里吃饭了。”

    两人听了这话,以为她们昨天出去累了,懒得走过来吃饭,便不再在意,自己吃了起来。

    晚饭,两人刚坐下不久,杨柳便来说:“景睿少爷,少夫人说她在房间里吃饭,让你们不用等她了。”

    紧接着朱颜的丫鬟也来报说:“老爷,大人,小姐说,晚饭她在房间里吃,不用等她了。”

    景睿和朱老爷听了这话,才发觉不对劲,两人对视一眼,发生什么事了?她们怎么都不来吃饭了?

    难道两人闹矛盾了?

    恕不知一个是闹出了一个误会,不好意思面对晓儿他们。

    而另一个是真的没脸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