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五十一章
    上官婉如微微勾起嘴唇,满脸讽刺,她就是故意的,她要借此告诉大家,谁想欺负他们孤儿寡母,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分量!

    她上官婉如,闵泽国的郡主,从来就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主!

    “前太子是为这天下百胜而牺牲的,他的遗孤又怎么能任人欺负呢,皇上请你一定要为前太子做主啊!”有一名朝廷重臣也看不过去,开口道。

    有人开口,之前一直拥护太子的人也有两三个人忍不住开口了:“对啊,前太子前脚才刚走,便有人斗胆这样侮辱太孙,这不是让先皇和前太子不能安心上路吗!”

    “不能让前太子的遗孤受到这种欺辱了,一定要严惩这样的人!不然可是会寒了天下百姓的心的!请皇上重罚这样的人,给天下百胜一个交代,给前太子一个交代,给太孙一个交代!”

    宫庆华看着这几个官员,气得都要七窍生烟了!

    他看了一眼张莹,当初自己怎么就纳了这样蠢的一个女人做妾!儿子也生不出,还整日无事生非!

    张莹听到百官的话更加害怕了,这些人是想逼死她啊!她赶紧跪下来磕头:“皇上,臣妾知道错了,皇上你饶过臣妾这一次吧,臣妾以后都不会乱说话了!”

    宫庆华厌恶的看着跪在自己跟前的女人,如果不是看在她替自己生了一个小公主的份上,他直接便掐死她了!连一个落魄的孤儿寡母都对付不了!还被人牵着鼻子走,害自己也被百官逼到这份上!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样的人留在自己身边也是碍事!想到这里宫庆华眼里闪过一抹厌恶,直接一脚将她踢开“来人将她拖下去,割了她的舌头,送她进冷宫!别让她留在这里扰了父皇的清净!”

    张莹听了这话吓得使劲摇头:“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

    宫女们赶紧上前去抓住她。

    “皇上,皇上饶命啊!臣妾真的知错了!皇上......”

    “堵着她的嘴!”宫庆华不耐烦的道。

    “唔......”马上便有一名太监拿出自己的汗巾来塞进她的嘴了,然后张莹很快便被拖了下去。

    皇宫里当差的宫女那个不是练就了火眼金睛的,刚才宫庆华眼里的厌恶和那语气,代表了这位妃子是彻底被新上任的皇上厌弃了,这样的人绝对没有了翻身的机会,所以她们对张莹也不客气,捉住她,便直接拖下去了!敢反抗,直接便掐她。以后这个人,比自己当宫女的还要不如,她们又何须对她客气!

    宫庆华这时走到上官婉如的面前,满面歉意的开口道:“皇嫂,实在很抱歉,朕真的愧对皇兄啊!以后朕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欺负皇嫂和颛儿的!

    宫庆华何尝不知道上官婉如是故意的,却是不得不来到她面前向她道歉,这皇位他还没有正式坐稳,许多事都得忍了!

    可是这事能怪谁!只能怪自己的女人太蠢了!净给自己惹事!他的身边怎么就没有一个贤内助呢!如果睿安县主在自己的身边,何愁不能一统天下?!

    上官婉如压下心中的恨意,带着哭腔道:“皇上能记得相公是怎样死的便好!臣妾记住皇上的话了,现在这天下都是皇上的,皇上说不让任何人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我相信绝对没有人敢欺负我们的!以前我性格乖张,难免会得罪了许多人,应该许多人都想看我们母子笑话或者想我们母子死,今日有皇上这句话我便放心了,以后我们若是有什么事,一定会找皇上的!”

    宫庆华听了这话忍不住嘴角抽搐,这是打蛇随棍上了!

    似乎闵泽国的女子都比南宫国的聪明得多了,特别是那一张嘴。

    宫梓轩想起某人的花容月貌,那张小嘴也是得理不饶人的!他忍不住露出一个邪魅的冷笑,现在南宫国是他的了,总有一天他会踏平闵泽国,一统天下,到时候她还不臣服于自己的身下!

    上官婉如说完话又跪了下来,她知道现在只是开始,以后她要走的路漫长着呢!

    宫庆华看了一眼上官婉如,又看了一眼文武百官,心中冷笑,然后也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跪下!再过几十天,就会举行登基大典,他的时代,将会到来!这么多年都忍了,还忍不了一时吗!

    许多文武百官听见刚才张莹的话,不是不气愤的,太子尸骨未寒,太子的遗孤便受到人这样的诅咒,谁不觉得心寒,可是新上任的皇上是一个有手段,又记仇的,许多人不敢出来说话,只有几个重臣敢张口而已,人走茶凉大概就是这样的道理。

    上官婉如也不怪他们,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将自己的儿子抚养成人,并暗中培育一些人,给自己将来的儿子用!

    经过这一件事,宫庆华身边的女人是再也不敢去惹上官婉如了,她们自认嘴皮子没有她的利索,一不小心被反咬一口,然后被割掉舌头,打入冷宫怎么办?

    好不容易熬到自己的相公成为皇上,她们才不会蠢到再去招惹一个已经不足为惧的上官婉如,要对付也是对付皇上身边的女人,争取得到皇上的宠爱,然后生下皇子,母仪天下!

    上官婉如平平安安的在宫里度过了九九八十一天,然后才回到太子府。

    她站在太子府门外,看着太子府这块牌匾,久久移不开眼睛。

    宫女和护卫看着她这个样子都不敢出声打扰。

    很快这块牌匾便会被人拆下来了,与其别人拆,不如自己拆!上官然如心想。

    只是又过了良久,上官婉如才淡淡的开口道:“将这块牌匾拿下来,然后烧了吧!”

    “太子妃,这是先皇御赐的,烧了恐怕不妥吧!”

    上官婉如听了这话忍不住露出一抹嘲笑:“有何不妥,这天下已经没有太子了!当上皇上的也不是太子,留着才是膈应皇上呢!”

    宫女和侍卫听了这话是再也不敢说话了,他们担心太子妃再说出什么得罪皇上,会被砍头的话来,只得赶紧照做。

    上官婉如没有再看牌匾一眼,以后太子和太子府都在她的心里,依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