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五十二章
    同一片天空之下,总是会有人欢喜,有人愁的。在南宫国正处于全国哀悼的九九八十一天,整个闵泽国几乎可以说是举国欢腾!

    万里石塘地震的情况,南越州只有一些百胜受了一点伤,却是没有一个人是因为地震而亡的,景睿写好奏折汇报皇上,上官玄逸也飞鸽传书将消息传回去了,当然他说的还有关于万里石塘和嶦耳岛的建设的事。

    帝都城,皇宫内,皇上收到了上官玄逸传回去的消息,高兴得在早朝上大喊:“好,好,好!哈哈......”

    本来他还埋怨上官玄逸不回帝都的,现在他是一点怨气也没有了,甚至有点后悔安排了那么多事情给他做,万一忙坏了他的身体怎么办!

    朝堂上的百官听了这个消息也是满脸笑容,他们都是在为朝廷这个大家庭做工的,朝廷好了他们才能好;他们都是在皇上手底下讨活计,皇上高兴了,他们的日子才会好过!

    皇上高兴了大手一挥:设宫宴庆祝,并且为了举国同欢,来年的赋税减免一成。

    宫宴上百官都挑着皇上爱听的话说。

    “皇上心系百姓,减免一成赋税,与民同乐,这下全国的百姓都该沸腾了!”

    “若不是皇上心系天下苍生,感动了上苍,在天灾面前,我们好如何能做到令百姓安全躲过?”

    “不仅仅是百姓没有事,而且咱们还抓住了先机,率先占领万里石塘!以后南疆安矣!”

    皇上听了大家的话高兴地道:“这都是升平侯长子的功劳,他发现了那几天天色异常,便猜到有天灾,后来瑞王和瑞王妃也发现了动物一反常态,便猜到了会有地震,他们及时预防,见微知著!才避免了灾难的到来!好!哈哈!真是好样的!”

    沈承耀赶紧出列,谦虚的行了一礼:“这是犬儿该做的,为官者自当心系百姓。”

    其它官员看着沈承耀,心中很不是滋味!为什么同样是生儿子,自己生的和别人生的差距这么大呢!

    人家的儿子自己考上状元,当上知府,还不到一年便立了大功!

    过几年后那官职还不得像坐马车一样快的往上升!

    “哈哈,好!好一句应该做的,好一句为官者自当心系百姓!赏,朕重重有赏!”皇上高兴得拉着大臣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许多人不知道皇上为什么如此高兴,以为他是因为万里国土的面积大了,被他们捷足先登霸占了,但是皇上高兴的不仅仅是万里石塘的面积增大了几倍,而是在强大的天灾面前,整个南越州只有部分人受了点伤,没有一个百胜伤亡。

    作为一个帝王,他虽然总是埋怨被困在金丝笼里,不得自由,但是他也是勤政爱民的,他也希望闵泽皇朝能够千秋万代,永不灭亡。

    他深刻的明白一个道理: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因此,一个皇朝想要长治久安,最基本的便是要得民心。

    民心安,民心乐,海面便平静,船便航行得稳。

    民心惶,民心怨,海面便波涛汹涌,船便航行得摇摇晃晃,一个大浪打过来,说不定就翻船了!

    他高兴的是,百胜正一步一步的过上安居与乐业的日子,民心正在逐渐安稳下来!他高兴的是,在他有生之年,能带领整个皇朝的百胜一步一步的过上好日子,整个皇朝繁荣昌盛,日益强大!

    举国同欢的日子里,皇上喝醉了,躺在龙床上拉着皇后的手喋喋不休的说着帝皇之道!

    皇后听到耳朵都起茧了,只能不住的点头应是!

    “等到朕百年之后,朕也有脸面对列祖列宗了!虽然这个天下不是朕打下来的!但是却是在朕的手上壮大的!”

    皇后一边侍候帮皇上擦身,一边点头:“对,皇上最厉害了!”

    皇后嘴上应着心里却想:这些好像都是她儿子和儿媳的功劳啊!所以还是她厉害,生了个好儿子,娶了个好媳妇!

    “俗话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朕接手这个烫手山芋时,这江山简直是千疮百孔!国库那是一个空虚,四处不是水灾就是旱灾,西月国虎视眈眈,倭寇经常扰民,愁得朕都快要早生华发了!”

    “噗!”皇后听了这话想到皇上满头白发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皇上醉眼朦胧的看向皇后:“朕说的不对吗?”

    “没有,皇上说的很对!”皇后赶紧忍着笑道。

    皇上满意了,接着道:“幸好朕每年祭天都是保佑来年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的!老天爷终于听到朕的心声了!哈哈……对了,快要过年了,过年祭天的时候朕要继续保佑朕的子民安居乐业!”皇上说完这话终于睡着了。

    皇后轻呼了一口气,每次皇上喝多了,就特别多话说,能拉着你说上一两个时辰!

    困死她了!

    皇后打了一个呵欠,也躺下了。

    皇后刚睡着不久,便有宫女来报心安亲王王妃求见。

    皇上喝多了,睡得比较沉,皇后在宫女的侍候下,穿好衣服,便出去了。

    因为是两妯娌,私底下关系好,知道她没有急事,是不会这么晚进宫的,所以皇后连头发也没梳,便出去见她了。

    安亲王王妃见皇后出来赶紧行礼,然后便将事情说了。

    皇后听了心中一惊,下意识便问道:“那婉如怎么办?她的孩子才刚出生没多久吧!南宫皇上便算了,一把年纪了,梓轩那孩子……这也不该啊!他堂堂一个太子怎么会亲自动手去救人呢!那些侍兵,护卫都是干什么的!”

    她前阵子才给上官婉如的孩子送去洗三礼和满月礼,这礼物也才送到他们手上不久吧!

    怎么这么快便传来恶耗了!

    “可不是,这事一定不简单!我担心婉如和那孩子有危险,所以想让瑞浠去将她们母子接回来。”

    皇后听了这话点了点头:“这是应该的,婉如是咱们闵泽国的郡主,断不能被南宫国的人平白无故的欺负了!得找他们讨个说法!这好好的太子,怎么说没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