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五十四章
    三人从后门进了轩王府,走了一百米便发现分叉路了。

    晓儿和上官玄逸虽然来过轩王府,可是那时候他们两人来,也没有四处参观,现在这从后门进去后就有点不知道该如何走了。

    “厨房在哪?”宫梓轩转头看向上官玄逸和晓儿。

    “不知道,管它在哪呢,难道你以为你真的是轩王府的采买吗?还负责将东西送到厨房?找个地方,将这些东西藏起来,然后咱们赶紧去找郡主吧!”晓儿四处看了看,想看看哪里可以藏下这辆三轮车。

    上官瑞浠默了默:对哦,他是傻了才还想着管这车肉菜!

    这时一边的小路上走来了一个婆子,她看见他们三人便大声嚷嚷:“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赶紧的,将东西送到厨房。”

    她说完这话便往回走了。

    上官瑞浠听了这话只能硬着头皮踩着三轮车跟在她的身后。

    三人来到厨房,没有下车,他们想着怎样找个借口离开。

    那个婆子却没有给他们开口的机会:“还愣着干嘛,赶紧将东西放到厨房了。”

    三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默默的跳下三轮车,开始做搬运工。

    三轮车上的东西都卸下后,婆子又开口说话:“你们一个人将车子放好,另外两个去帮忙打水和砍柴!”

    晓儿眨了眨眼:什么时候采买还需要做砍柴打水的工作了?!

    三人不敢开口说话,只能用眼神交流,最后决定晓儿去将三轮车放好,顺便去找上官婉如,他们留下来砍柴和打水。

    刚才来厨房的路上,他们已经看见了一个地方摆放了两辆三轮车,就在后门不远处,所以他们也不用担心晓儿会找不到停车的地方。

    于是晓儿踩着三轮车离开了,上官玄逸和上官瑞浠一个往堆着木头,一个往井边走去。

    两人活了这么久就=也没有干过砍柴和打水的活计。

    不过幸好,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大概知道怎样做。

    婆子看了两人的身影一眼,人还是那个人啊!怎么个子好像长高了那么多!

    “你们两个人最近是吃了什么了?怎么都长高了?”婆子奇怪地问道。她倒没有怀疑不是同一个人。

    上官瑞浠听了这话刻意压低音线道:“最近可能喝牛骨汤喝多了!”

    “你的声音怎么了?”婆子听了他的话,又转过头看了一眼他,总感觉今日这三人有点奇怪。

    “伤风了,咳咳......声沙!咳咳......”上官瑞浠故意咳了起来。

    婆子听了这话才没再说什么,低下头继续洗菜,只是心里却想着回头也多弄点牛骨汤给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喝!他们长得太矮了!

    两人见婆子没有起疑均送了一口气,然后上官玄逸去劈柴,上官瑞浠去打水。

    虽然说见过猪跑,但用手摇泵打水这活计,还真不是人人都懂的,上官瑞浠见过家里的下人打水,就是抓着那个手柄向下一压,然后提起来,又向下一压,就这样一直来回按压,水就能出来了,可是他按压了半天,只听见水泵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也不见一滴水流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上官瑞浠不由得加快速度,加大力度,使劲按压,水泵的手柄几乎都被他掰下来了。

    婆子听到声响,看了过去,便道:“今天这泵是和你有仇吗?你为什么不加点水进去?你这样弄坏了,你赔得起吗?”

    上官瑞浠听到这话赶紧停了下来,加了点水进去,然后又按压了起来,可是水很快就流下去了,却依然没有从井里将水打上来。

    上官瑞浠又加了一点水进去,继续按压,同样,水流下去了,井里的水依然没有打上来!来回重复了几次水还是没打上来。

    他娘的,这是欺负他吗?明明他看见下人都是这样按压的啊,究竟哪里出错了?

    上官瑞浠又不敢问人,他担心让人生疑,急得头都出汗了!

    早知道打水是这么难的,他就去砍柴了!呜呜......

    婆子见他弄了半天也没有打出水来,忍不住站了起来,走了过去,推开他自己来:“你今天是怎么啦,这加了水进去后,你得使劲的不停按压,水才能吸上来的!”

    婆子一边说一边示范。

    其实如果是新买的手压泵,里面那块橡胶没有磨损,能装得住水,那时候是不需要加水,直接按压,就能将水打上来。可是现在这手压泵里面的橡胶磨损了,水流空了,空气进到管内,就需要加点水进去使劲的不停按压,才能出水。

    这个问题只要是使用手压泵的人都知道,因为买的时候商家也会提醒的。

    上官瑞浠没有接触这东西,他自然便不知道了,只能讪讪地开口道:“伤风了,浑身使不上劲!连水也打不上来。”

    婆子见他这样便道:“算了,算了,你一边去,这里不用你了!”

    上官瑞浠听了这话,赶紧往边上去。

    婆子回头看了一眼上官玄逸,这小桂子平时叫他劈柴,半天也没有劈出个屁来,也不知道今天会不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她这一看不得了了!

    平时需要劈十天才能劈完的柴,今天怎么只用了一刻钟就差不多劈完了?!

    那个婆子赶紧跑过去,满面难以置信:“小桂子,这些柴是你劈的?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难道这个臭小子平时都是在偷懒,而不是力气少?今天终于暴露了?

    上官玄逸是谁,那武功这世上无人能及,石头他都能用手直接劈开,更何况一堆木头!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便解决了,而且他还将每根木头劈得大少,长短都是一样的!就像用尺子丈量过一样。

    婆子忍不住拿起一根柴研究起来:“小桂子,你这是在砍柴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是在做椅子的腿脚,这也砍得太整齐光滑了吧!”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神色一顿:这将柴砍得整整齐齐还错了?

    以前那个人是怎样做事的!砍柴也砍不好!

    上官瑞浠见上官玄逸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也不说话,他赶紧过来救场:“那个,喝了牛骨汤,力气大了,自然能将柴砍得又快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