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九百六十三章
    晓儿起床吃过饭后,又回到船舱,画了一幅画。

    上官玄逸一看,便知道她想干什么了!

    晓儿画的不是什么花鸟鱼虫,她画的是她当时在城门被搜查时的情景。

    “宫庆华当时的表情是怎样的?上官大哥,你给我表演一下。”晓儿抬起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看着自己画画的上官玄逸问道。

    她当时不敢去看他,只是眼角余光看见了他的身影,知道他注意到自己了。

    上官玄逸当时也留意着宫庆华的举动,担心他会认出晓儿,自然是看清楚了宫庆华的表情,于是上官玄逸直接学了他一个满脸嫌弃的表情。

    晓儿看着上官玄逸满脸嫌弃的表情,愣了一下,这满脸嫌弃的表情怎么这么欠扁呢!虽然知道他是学当时宫庆华的表情,但晓儿还是忍不住伸手去掐住他两边脸,霸道的道:“不许对我露出这种表情。”

    上官玄逸看自己的表情从来都是宠溺的,这厌恶的表情,晓儿真的表示太不习惯了!

    上官玄逸无奈,脸上被晓儿两只小手拉得变了形,他口齿不清道:“那是宫庆华的表情,我只是学他的表情。”

    晓儿松开了手,冷哼一声:“以后不许学!”

    上官玄逸:“.......”不是她让自己学的吗?

    想到宫庆华看着晓儿那满脸嫌弃的样子,上官玄逸莫名的觉得应该这样,他倒是希望全世界的男人看晓儿都是这个表情,可惜事与愿违,这世上大多数男人,看见丫头的表情都是惊艳到移不开眼睛的。

    真想她每天都扮成老太婆的模样!

    晓儿想像了一下宫庆华满脸嫌弃的模样是怎么样的,然后便画了出来,直到日落西山,晓儿才将画画完。

    “上官大哥,过两天就将这画送去给宫庆华吧,让他多忙活两天,然后发现我们就是在他的眼皮底下逃走的,气死他!”

    上官玄逸点了点头。

    “可惜不能亲眼看见宫庆华生气的样子,一定很可爱!”晓儿甩了甩有些酸软的手,调皮的道。

    上官玄逸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不置可否,宫庆华当然会被气死了,毕竟他们挑战的是他的作为帝王的尊严和脸子!

    晓儿画画的逼真程度就不必多说了,简直就像是拍了一张黑白照片一样!宫庆华收到这一幅画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后了。

    宫庆华看到这幅画还感叹了一下画画之人的画技简直是神乎其技!只是看清楚画里表达的意思后,他的脸瞬间便乌云密布,一怒之下更是直接便将整幅画撕成了碎片!

    他为了抓到他们几人,每日暗中守着城门的人进出,他怎么也想不到,在第一天早上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光明正大的跑了!

    还有这几天,他明显感觉都有些大臣对于搜救轩王妃和世子的事有意见了,只是碍于他的威名,敢怒不敢言而已!

    他以为自己布下天罗地网,谅他们几人插翅难逃!

    可是他认为最不可能的那个妇人,偏偏就是他心心念念的人!

    简直奇耻大辱,简直赤裸裸的打脸!

    他们几人当时心里一定很得意吧!

    他们一定在嘲笑自己就像一个傻子一样吧!

    被人当傻子一样耍了,宫庆华想到这便气得想立即杀了他们。

    堂堂一国之君,被人如此公然的挑衅和嘲笑,宫庆华最终还是忍不住,气得将书桌上的东西全都扫到地上。

    侍候在一旁的宫女和太监,吓得赶紧低下了头,降低存在感,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也不知道那幅画究竟画了什么,为什么皇上看了会如此生气!

    宫庆华这气足足气了大半个月,所有人在他脸前都是小心翼翼的,这另他更加火大!

    .....

    船一路往北,如此又过去了一个月,晓儿几人改走陆路。

    朱家一早就在帝都买了房子了,朱颜这次出嫁也是直接在帝都城出嫁,不然景睿的假期不多,若是前往升平县迎亲,来回都要两个月了,这是一定来不及了。

    一行人回到帝都的时候,阳春三月都过去了,此时正是人间四月天

    离开帝都一年,回来了,他们王府也没回,直接便进宫请安了。

    皇上看着这两个乐不思蜀的不孝子,吹胡子瞪眼,要不是上官瑞浠和上官婉如在,他直接便开骂了!

    至于地震的功劳,皇上表示几个月过去了,他早就忘记了!只知道,大年夜的团圆饭一家人也没有团团圆圆的在一起吃!

    太后不知道为这事,在他面前数落多少次了!他的耳朵都起茧了!

    想到太后的唠叨劲儿,皇上直接摆了摆手赶人:“你们几个快去给你们的皇祖母和皇后请安吧,太后甚是挂念你们!”

    晓儿听了这话默了默,太后估计积压了一年的怨气等着向自己发泄吧!

    真的不想去给她请安,只是在这天下,皇上都要每天给她请安呢,更何况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王妃!

    上官玄逸知道晓儿的心思,他拉着晓儿的手紧了紧,让她放心,自己一定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几人来到慈宁宫给太后请安,皇后和安亲王王妃早就接到消息他们会在今日回来了,所以两人都等在慈宁宫,就是为了第一时间能看见自己的子女。

    一番请安免礼后,太后看着自己的两个孙子见他们满脸风尘仆仆,才勉强赐了座。

    四人刚坐下,太后看了一眼晓儿的肚子,出去一年都没有怀上,现在她几个孙子,除了未成年的七皇子,还有谁没有孩子的?就只有上官玄逸了!

    太后不满地道:“瑞王妃,你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吗?”

    晓儿刚想说话,上官玄逸便将手放在她的手上,示意她别说,让他来说。

    “回皇祖母,是儿臣不想这么早要孩子,俗话说,怀胎十月,我们两人毕竟出门在外,若是怀上了,也不适宜在路上奔波,若是在外面将孩子生下来再回来,那也不妥,孩子刚出生,也不适宜长途跋涉,如此一来一年半载也是不能回家了,所以儿臣想着暂时不要孩子,回来后再作打算。”

    这是太后听过上官玄逸说过最长的话了!只是却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解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