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是吗?就算你不记得,那你从村里出发,身上带了多少银子,这一路大概花了多少银子,你能算出来吧!如果你连一个大概的数目也说不出来,那代表你是在说谎!”晓儿冷声道

    杜忆瑾这时也开口道:“对啊,你既然敢一个人来帝都,路程肯定是事先打探好的,银子也得准备好,不然你怎么敢出门!不怕被人卖了吗,再说,再健忘的人也不可能每一样都回答不出来的!”

    “没错,这位姑娘该不会真的是有人故意找来闹事的吧,满嘴谎话!”

    “我想一定是!肯定是有人找她来故意破坏婚礼的!居然敢破坏五公主和驸马爷的婚礼,这可是死罪!”

    死~罪?!

    听见死罪两个字,廖春玉吓傻了,她不想死啊,她根本就不知道梁大力娶的是公主啊!不然她打死也不会来的,虽然她是在村里长大的,但是也知道皇亲国戚是绝对不能惹的,不然神仙也救不了自己,廖春玉吓的冷汗直冒:“我没有,我没有撒谎。我是真的自己来的!我来帝都一共花了,花了......”

    廖春玉看向前镇国公夫人,希望她能给自己一点提示。

    前镇国公夫人偷偷伸出了两根手指。

    廖春玉看见了赶紧道:“二两,我这一路来帝都一共花了二两!”

    前镇国公夫人听了这话想死的心都有了,她这是找了一头猪过来吗!

    这么远的路程,只花了二两,她是一路走过来的吗!

    “廖姑娘你真的只花了二两银子,坐的是石家客船?”

    “对!”

    “你在说谎!二两银子便想从南边来到帝都,坐的是还石家的客船?你这是当在场这么多朝廷命官和诰命夫人都是白痴,跟你一样没有见过世面吗!”晓儿听了这话厉声道:“你快点从事招来,你是怎么来的,谁带你来的,你再不说实话,我唯有将你抓到大理州,严刑逼供了!”

    “凭什么抓我到大理寺!我,我又没说谎,我刚刚说错了,不是二两,是二十两!是二十两银子!”

    死鸭子嘴硬!

    晓儿冷哼了一声:“廖姑娘,你身上的衣服看上去有点宽大,不太合身啊,是你自己的衣服吗?还是谁送你的?”

    “当然是我自己的!”

    “哦,你是在那里买的?”

    “我不是买的,我是自己做的!”廖春玉担心晓儿又问她是在哪里买的,多少银子,她担心自己说不出来,干脆说自己做的了。

    “噗!”廖春玉话说出来后,在场有许多人都笑了出来。

    前镇国公夫人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想死的心都有了,果然是山鸡,一点见识都没有,蠢死了!

    晓儿也笑了:“廖姑娘,你不知道你这一身衣服绣有一家铺子的标志吗?可不巧,那家成衣铺家喻户晓,在全国各大府城都有分店的,当然每一个州府卖的衣服,都不相同,你这一款,只有帝都有得卖!”

    晓儿将自己身上衣服的标志露了出来给她看。

    廖春玉听了这话迅速在衣服的袖口四周找了一下,果然看见了和晓儿那一身衣服上一模一样的标志。

    不仅仅是晓儿,在场许多姑娘都将衣服袖口上的标志露了出来。

    廖春玉的脸瞬间便红了:“我说错了,这衣服是我来到帝都城买的,我照着做了一件一模一样的,所以弄乱了这一件是买的,不是我自己做的了!”

    “姑娘,你不知道你这一身衣服是几年前的款式吗?现在早就没有得卖了!”

    廖春玉:“........”

    她怎么这么倒霉啊,说什么错什么!

    “这位姑娘,你想坑人找错地方了!这里是镇国公府,可不是任由你胡说八道的,在这里妨碍公主大婚的!来人啊,将这个满口谎话的人抓去宗人府,打她几十大板!看她还说不说实话!”

    “对啊,谎话连篇,说出来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一定是谁派过来破坏五公主的婚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南宫国的奸细,这种人不能放过了,打几十大板也是轻的,应该严刑逼供,夹手指,睡钉床,然后丢进蛇堆里。”

    “对,对,对,不严刑逼供,估计她都不会从实招来的!赶紧行刑吧!”

    夹手指?廖春玉下意识的握紧拳头,将自己的手指收了起来。

    睡钉床?这是指睡在满是钉子的床上吗?廖春玉忍不住绷紧了身体!

    还有丢进蛇堆里?她想到成千上万条蛇往自己的身上爬,整个人便打了一个冷颤,太恐怖了!

    “不要,我招,我招,我这一身衣服是这位夫人身边的一个婆子给我的!那个婆子对我说,梁大哥成了镇国公,他今日成亲,娶的是他不喜欢的姑娘,只要我在婚礼上说一些感动他的话,他一定会将自己纳为妾的,我的身份低,做不了镇国公府的正室,但做妾却是可以的,等做妾了,以后生下孩子了,就有可能扶正了!”

    前镇国公夫人听了这话愤怒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身边的婆子怎么可能会对你说这些话!你这个骗子真的是满嘴谎话!”

    林婆子听了廖春玉的话也开口道:“姑娘,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的,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这些话了,我现在还是第一次见你呢!”

    “我这次真的没有说慌,我昨天半夜看见你将这套衣服递给带我来帝都的那个婆子,还说是夫人让我明日穿上这身衣服上门的,你还说,若是我穿着自己那一身粗布衣裳,绝对进不了镇国公的大门的!这一身衣服,你还说是灵儿郡主以前穿过的!我昨天晚上半夜起床撒尿,正好看见了这一幕,才知道的。”

    “听她这样说,我才想起我好像真的见过灵儿郡主以前穿过这一身衣服,她不说我都忘了!”

    “对,我也见过灵儿郡主穿这一身衣服!”

    “就算是灵儿郡主的衣服,也不能说明是我的婆子给她的衣服啊,灵儿郡主的衣服我早就丢了!你说是我的婆子带你来的,你能说出是我身边哪个婆子吗?”那个婆子是她庄子里的婆子,府里的人都不认识,而且今日一早就回庄子了,她相信廖春玉绝对找不到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