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姜玉恒这时也开口道:“五公主说得对!如果做错了事的人,每次都能得到别人包庇和维护,那样她就永远都不知道自己错了!要想家庭和睦,特别是一个大家庭,便什么事都得离不开一个理字!这大喜的日子,二婶故意找了一个人来给我和五公主添赌!这就是理亏,这就是用心险恶!不罚不行!”

    事实证明,这人是不知悔改的!

    那便接受教训吧!

    本来他就没有那么大方,现在有机会当然得报仇了!

    趁机将她关进牢里,从此镇国公府便可以安宁了!

    他也算是彻底为爹娘报仇了,自己的爹娘终于可以安息了!

    镇国公府的护卫赶紧上前想将前镇国公夫人拖下去。

    老国公听了姜玉恒的话也不说话了!

    过分的纵容或者本来就是错的!

    如果当初他不是因为知道大儿子会继承爵位,对二儿子便纵容了一些,什么都满足他,或者今天兄弟相残,家破人亡的局面就不会出现了!

    姜维嘉见自己的母亲被抓赶紧道:“大哥,这事或者有什么误会,怎么能因为一个外人的话,便将我娘关到牢里呢!你不能相信一个外人也不相信自己的亲人啊!”

    亲人?

    姜玉恒听了这话眼里满是讽刺,曾经他们一家就是因为知道太过相信亲人而导致家破人亡了!

    现在他们不是亲人,是仇人!血海深仇的大仇人!

    “带下去!是不是误会大理寺和顺天府的人会查清楚这件事的!若真的是误会,到时候我亲自去牢里请罪,并将二婶接回府中,可以了吧!”

    姜维嘉还想说什么。

    姜玉恒看向姜维嘉:“你知不知道今天对我和五公公来说是什么日子?有什么意义吗?这一天我们都盼了多少年,等了多少年了!

    你确定你还要继续阻拦下去吗?耽误了吉时,那便不要怪我不顾兄弟情义了!”

    姜维嘉听了这话不敢说什么了,他抱歉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娘亲,他在心中发誓,一定要尽快查出真相,将自己的娘亲救出来。

    廖春玉见自己也被押下去忍不住大声嚷嚷:“我不是说出真相了吗?为什么还要抓我啊!”

    在场的人听了这话笑了:“姑娘,难道你以为你说出了真相,就代表你没罪了吗!事情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做错了就要受到惩罚!”

    “没错,罪无可恕,但可以从轻处罚!带下去吧!”五公主淡淡的道。

    接下来无论廖春玉说什么,都被人押下去了,然后五公主的婚礼继续进行。

    在镇国公府完成了拜堂这一环节后,晓儿又帮五公主化了另一个妆,顺便将廖春玉的事说了一下。

    毕竟她和上官玄逸发现姜玉恒的时候,也曾见过廖春玉,知道这姑娘完全是一厢情愿的。

    五公主听了晓儿的话笑了:“六皇嫂,我知道,放心吧,我不会被其他人坏了心情的,我这一生能等到今天,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惊喜!

    就算姜大哥以前曾和那位廖姑娘有过什么那也是他失忆之下才会那样做的。不知者不罪!

    现在他能活着回来,我已经好高兴了,更何况他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

    今天,我的这份喜悦,不会被任何事任何人削减的!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将这事放在心里!而且啊……”

    五公主说到这里,对晓儿调皮一笑,然后小声道:“刚进门便将眼中钉,肉中刺拔了!这不是双喜临门吗?我为什么要不高兴?”

    她还担心前镇国公夫人这一辈子都安安分分做人,不露出一点马脚呢!

    那样姜玉恒看着仇人在自己面前晃荡,那得多憋屈啊?

    无论遇上什么快乐的事,看见她,就得打折了!

    现在趁机除掉了!正好顺心顺意!

    晓儿听了这话便知道自己白担心了!

    也对,五公主是什么人啊!她得顶着多大的压力才成为“老姑婆”的!

    如此有毅力的女子,又怎么可能这点小事便让她不高兴了!

    晓儿见五公主没有伤心便放心了。

    五公主心中的确没有不快,她只是心痛姜大哥而已!镇国公夫人的算计,还有那个廖姑娘的出现,一定会勾起他为什么失忆了十年的事的!

    十年生死两茫茫啊!世上最奈何不了的事莫过于生死相隔了!

    ……

    晓儿迅速帮五公主化了另一个妆,梳了另一个发型,换上新的晚礼服,这气质马上换了,变成了一名清新脱俗的小公主。

    这自然又得到了大家一番赞不绝口!

    接下来大家便坐着马车转换场地了。

    他们来到了四季酒楼,参加新式婚礼。

    五公主喜欢牡丹,整个婚礼现场主要都是用牡丹来布置的,浪漫而奢华!

    当然酒席也是按最高标准来办的。

    上官瑞浠看着这一桌他儿子满月酒还要好上一些的菜式,他忍不住悄悄拉过姜玉恒问道:“姜兄,你知道这席面一桌是多少银子吗?”

    等着掏空国公府的银库吧!估计没有一百万两,结不了帐!要知道上次那弥月宴,有一半菜式是用斋菜做出来的,都贵成这样了!

    现在这一桌可是实打实的山珍海味!天上飞的,地上走的,地下爬的,水里游的,四只脚的,两只脚的,没有脚的!应有尽有!

    这银两还能少吗!

    姜玉恒点了点头:“知道啊!一千两嘛!”

    一千两?一千两黄金吧!那便是一万两了!上官瑞浠满脸唏嘘:“一万两一桌!啧啧!瑞王妃果然懂得趁机打劫啊!这回将给五公主的添妆都赚回来了吧!姜兄,没想到你是个富翁,一万两一桌的席面都请得起!”

    姜玉恒听了这话一头雾水:“什么一万两,是一千两!”

    “对,一千两黄金嘛!我知道,你不用重复!”

    “不是一千两黄金,是一千两白银!”姜玉恒解释道。

    世子该不会是傻了吧!一千两黄金一桌的席面,这一桌席面全部是用黄金来做的吗!

    再说一千两黄金一桌!他去哪里找那么多黄金来结帐!府中又不是藏有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