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农女倾城 >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上官玄逸一离开婚礼现场,便去了四季酒楼他和晓儿的专属雅间。

    他迅速写了几封信,然后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几只信鸽,飞鸽传书将信送出去了。

    虽然不知道上官婉如被劫走多久了,但是人力通知下去全力搜查,绝对没有信鸽快,所以他才第一时间飞鸽传书去安排。

    上官玄逸做完这一切,又迅速离开四季酒楼,往安亲王府赶去。

    他得看看现场,那些人是怎么劫走上官婉如的!

    堂堂王府,守卫数百!想要劫走一个人谈何容易!

    而且这还不是三更半夜的时候!

    上官玄逸来到安亲王府的时候,上官瑞浠正在审问那些守着牢房的士兵到底怎么是回事,怎么上官婉如这么容易便被人劫走了。

    那侍卫首领跪在地上,吓得心跳加快:“我们都被人下了毒药迷昏了,然后醒过来后,就发现有人将郡主劫走了!”

    “你们?是指多少人,难道就没有其它人发现有劫匪吗?”

    “府中差不多全部人都被迷晕了。”首领说完这话头垂得更低了。

    “全部!?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上官瑞浠不顾形象的失声尖叫!

    府中少说也有数百名下人,那些劫匪是有通天的本领,所以才将全部人都迷晕了!

    首领头又垂低了几分,不敢说话。

    “你们昏迷了多长时间?”

    上官玄逸来到他们身边,坐了下来,开口问道。

    “我们昏迷了一刻钟左右。”

    一刻钟?不算很久!但一切顺利的话一刻钟,足够那却匪将人劫走,并逃出帝都城了!

    “一刻钟这么久,你刚才说差不多全部人被迷晕,这就是说府中还有其他人没晕的,他们就没有人发现郡主被人劫走了吗?”

    上官玄逸说完这话又看向上官瑞浠:“你们王府的守卫都是干吃饭,不干活的吗?不会每个人都像你,中看不中用的吧!”

    上官瑞浠听了这话脸都黑了,可是又无力反驳,只能拿属下出气:“没被迷晕的人呢?他们都干什么去了,一刻钟后才才发现郡主被人劫走了!”

    “回世子,那几个人都被劫匪杀了。”侍卫首领道。

    “所以到底劫匪是什么人,来了什么人,你们都不知道吗?”上官玄逸问道。

    侍卫首领又惭愧的低下了头。

    “一群蠢货!”上官瑞浠忍不住骂道。

    “劫匪怎么样将你们迷晕的,你们知道吗?”上官玄逸又问道。

    “回瑞王,因为今天五公主大婚,府中没有主子,我们下人吃饭喝水自然不会去验毒。劫匪将蒙汗药都下到了饭和水中了。那药吃下去也不是马上发作的,是大概一刻钟之后才发作的。府中的侍卫和下人们是分两批换班吃饭的,一般来说一刻钟的时间,下人们刚好换完班了,所以头一批中毒后的人在岗位上毒发,另一批人均去食堂吃饭了,他们也不会知道饭菜有毒。”

    安亲王府有护卫和宫女,小厮五百人多人,这些下人当值是分夜班和日班的,傍晚掌灯后,值夜班的侍卫和宫女等人吃过饭后,便去自己的岗位上班。值完日班的人吃过饭后便可以回自己的屋子里休息了。

    因此那些蒙汗药是若吃下去一刻钟后才发作的话,一刻钟的时间足够王府的两批下人刚好错开了!

    因为府中本就有规定,换班交接时间不能超过一刻钟!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便道:“是谁下的毒?查清楚了吗?”

    这么了解王府下人换班的情况,总不该是外人吧。

    “还没来得及查!”他一醒过来,便听到地牢里的守卫来报说,郡主被劫走了,然后他便第一时间跑去通知上官瑞浠了!

    “那还不派人去查一下!”安亲王听了这话生气道!

    “难道府中的饭菜这么好吃?人人都吃饭喝水了吗?总有一两个人是没有吃饭和喝水的吧!”上官瑞浠难以置信的道。

    “有五个护卫,还有两个婆子和丫鬟没有吃,但他们都被杀了。”

    “可恶!”上官瑞浠气得骂了一声。

    “你应该庆幸那些人不是毒死你府中所有人,只是迷晕了。走吧,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上官玄逸站了起来淡淡的道。

    “能将人毒死的药,一般都不会这么迟一刻钟后才发作吧!”上官瑞浠道。

    “也对,没想到你也有这么聪明的时候。”

    这人!都什么时候!还有心情怼自己!上官瑞浠郁闷的想。

    ……

    王府的下人被迷昏了一刻钟的时间,那管事来回通报大概又花掉了大概一刻钟,他们赶回王府又花了半刻钟。这么长时间,已经够劫犯逃出很远了。

    不过只要能找到他们逃跑的方向,也不是追不回来的!前提是知道对方逃跑的路线。

    大家提着灯笼在牢房里四处巡查了一下,门锁都是没有坏的,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

    出了牢房,花园处倒是有打斗的痕迹和血迹。

    应该是没有被迷昏的侍卫和那些劫犯发生打斗了。

    眼尖的上官玄逸发现草丛中有一抹光一闪而过,那里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反射了灯笼的光。

    他走了过去,弯腰从草丛里捡起了一块令牌。

    上官瑞浠见此赶紧走了过来,看了一眼上官玄逸手中的令牌:“这是宫梓轩手下的令牌,我曾无意中见过一次。看来劫走婉如的人的确是宫梓轩派来的了!”

    “我已经派人往南宫国方向去追查了,并且下了命令将回南宫国的每一个关口都守好,一定不能让人将婉如带回南宫国了!”安亲王一回到府便派人去追了,只是两刻多钟的太长时间了,那些人可以变换无数个方向了,更何况现在天已经黑了,想查出他们逃跑的痕迹更加艰难。

    大家都知道成功救回上官婉如的机会比较微,因此上官玄逸和上官瑞浠都没有说话。

    上官玄逸握了握手中的令牌,总觉得有一点地方不对,只是他一时又想不起到底是哪里不对。

    “王爷!书房被人翻过了!你赶紧去看看有什么东西丢了!”这时安亲王的小厮跑过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