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六章 说话
    苏青葙和苏青芷跟在长辈们的身后出了房,出来后,苏家的二老爷夫妻两人跟院子里的人,说了说苏老夫人平安的消息,他们劝院子里的人先回去。

    院子里的人慢慢的散去,苏镇平和金氏回头望着身后的两个侄女,夫妻两人交换一下眼神。

    金氏笑着招呼两个侄女和他们一块用早餐,苏青葙轻轻摇头,苏青芷瞧着她的举止后,她笑着也摇了摇头。

    苏镇平瞧着他们姐妹两人,他笑着说:“走,葙儿,芷儿,你们和我们一起去用早餐。”

    苏青葙和苏青芷都是非常听从长辈话的人,姐妹两人跟着去了二叔的院子里。

    苏镇平的性情相比兄长苏镇磊性情要随和许多,而他的妻子金氏的性情,相比她们母亲唐氏性情也温顺太多。

    苏镇磊和唐氏夫妻,在有些方面太过想像。苏家老大人和唐家老大人是同科进士,两家人是有机会相互结交。

    苏镇磊和唐氏在年少时候相识相知,两家人为他们定下亲事,在这个时代里面,是非常特别的缘份。

    他们之间不单单是媒妁婚姻,只是后来,还是变成这时代里大户人家一样的婚姻。

    苏镇磊有妾室,听说都是他自已相中的人,妾,都生有女儿。而他心里还有一对早亡的母子,这样的婚姻,在这个时代里面,大约是有太多的类似情形。

    唐氏纵然是以前深爱过他,如今余情只怕也不会太多。她现在是这个时代里的模范大妇,她淡然面对夫婿的妾室和庶女们。

    苏青芷却透过唐氏待她的淡然,觉得她现时的表现,都象是痛彻心扉之后的淡然。

    苏家的夫妻,几乎让苏青芷看不到这时代婚姻里的幸福,瞧上去,每一对夫妻都在人前装扮着恩爱的相敬如宾过日子。

    苏镇平和金氏算是苏家比较特别的例子,他现在没有妾室,可是他一样有通房,有一对庶子女。

    苏家老大人夫妻有嫡子三人,嫡女三人。苏家老大人另有庶子四人,还有庶女到底是多少,因为有外嫁的女,苏青芷分不清,隐约记得大约是六七八个。

    苏家老大人除去在公事上面老骥伏枥外,在私生活上面,一样是尽心尽力努力为苏家人口努力再努力的人。

    有他的带动下,就是苏家老夫人不插手儿子们房里事,他的儿子们在子孙大事情上面,跟他一样是拼了力去实现。

    苏镇磊和唐氏如今就有嫡子两人嫡女三人,他们最小的嫡女如今刚刚半岁大小,他们夫妻还年青,按这时代的生育水平,他们还有十年努力的光阴。

    苏青芷想起她的庶妹妹们,她的眉心就跟着跳起来,她实在不喜欢,她们小小的年纪,那心眼和心思就已经非常的多起来,而且是特别的会扮娇柔可爱。

    苏青葙轻扯一下苏青芷的手,经过昨天的事情,她其实不太想去面对家里人明晃晃的关心。

    苏青芷抬眼瞧见少女眼里的眼神,她抬头笑瞧着她说:“姐姐,我们一会去看君儿和荨儿。”

    苏青葙现在十三岁,她嫡亲的长弟苏丰道如今十岁,苏青芷现在在八岁。而苏丰君如今刚三岁,最小的妹妹苏青荨只有半岁。

    苏青芷和苏丰君中间隔了五年,苏青芷有时默然数一数,都知道只怕在有她的时候,苏镇磊和唐氏之间出现了大问题,以至于他们夫妻都待苏青芷有些不喜。

    苏青芷上辈子就明白一个道理,有些夫妻,他们只会爱他们情深时结晶,而不喜欢那情淡时的孩子。

    苏青芷有时透过叔婶们同情她的眼神,她也能感觉到她是猜到了事实的真相。

    苏青芷只觉得她出生在一个深坑里,苏镇磊夫妻两人的性情,大约只怕不会从自身寻原因,反而会迁怒到无辜的她。

    苏青芷暗暗的想,寻着机会,她一定要查一查当年的事,她就是受淡待,也要明白起因的来由。

    苏家的大事,她是参与不了。苏家老大人还不曾回来,可是苏青芷觉得他如果回来之后,只怕还是会再一次对上三王爷。

    苏青芷只要想起苏家老大人史官的身份,她只觉得他们这一房的坑其实不大,苏家老大人才是一个擅长给家里儿子们挖深坑的人。

    他在朝为官这么多年,他所生的儿子们,眼瞧着一个个还在七八九品的官位上挣指扎着生存。

    苏青芷这时候还不知道,其实苏镇磊七八年前不作得那样的厉害,他如今的官品不会行在目前这个位置。

    苏家的男人们,包括苏镇磊自已都已经瞧得明白。唐家是绝对不会伸手扶持一把苏镇磊,然而唐家则会在有机会的时候,他们愿意等待着苏丰道和苏丰君的成长。

    唐氏的名字为唐玉,就能知道唐家人的心里,她是怎么样的存在。

    唐家是大兴朝书香人家的传奇,他们家的子弟从来是以知事的一面出来行走,一个个身上自带清贵之气,又能接地气的生存。

    苏青芷是非常喜欢唐家的生活气氛,只是那到底是她的外家,她只能偶尔跟着母亲去小住几日。

    苏青芷想起唐家,突然记起来了,她仿佛很少见到苏镇磊和他们一起去唐家。

    而且在唐家的时候,好象也很少有人会去提及他,大家是习惯的避开那样的一个人。

    苏青芷暗自捏着手指,苏青葙低声问:“怎么了?”

    苏青芷抬头笑望着她说:“大舅母上一次跟我说,过几日,要来接我们过去的日子。快到那日子,只是祖母生病了,我们不能去,对吗?”

    金氏在前面听见她的话,她瞧着苏镇平低声说:“挺懂事的孩子。”

    苏镇平淡淡的扫她一眼,金氏立时沉默下来,她只能做自已的本分,多了,就是不好。

    苏青葙的眉头轻轻一抬,她转而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那时候,祖母一定好了,我们再多陪一陪祖母。”

    苏青芷只觉得这般好的苏青葙,最后不知花落谁家。她天生就是一个会说话的人,听一听她说的话,再想一想自个说的话,前世都白活了多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