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七章 打算
    梨花苑,是苏镇平和金氏夫妻的主院,距离苏镇磊夫妻的东园,只有几步路的距离。

    苏青葙和苏青芷从梨花苑里,用过早餐出来之后,两人又去了东园。

    苏丰君早已经在院子里候着,他瞧见苏青葙和苏青芷来,他迈着小腿欢喜的迎上前去。

    他软软的小手,紧紧的牵住苏青葙和苏青芷,他仰头左右望着两个姐姐笑了笑。

    苏青葙弯腰把他抱了起来,他笑着贴了贴她的脸,他又转头跟苏青芷说:“九姐,来。”

    苏青芷笑着凑近他,他弯腰下来,用小脸贴了贴苏青芷的脸,他笑眼眯眯的瞧着她。

    苏青芷只觉得他那可爱的笑脸,实在是能够把坚冰给融化掉。

    姐弟三人去内院里,瞧了瞧睡熟了苏青荨,三人出来之后,苏青葙提议去她的院子里。

    苏丰君欢喜的拍了拍手,苏青葙留话给东园的人,三人往往外面走。

    苏青葙此时已直接吩咐身边的人,去看一看大厨房里面,今天有没有煮消暑的糖水。

    苏青芷微微的笑了起来,跟着苏青葙,她一样可以占到许多的生活便利。

    姐弟三人往内里走,一路上顺着树荫处走。

    苏丰君蹦跳着往前走,那小脸上都是欢喜的笑容,他叽叽喳喳的问着各样的问题。

    苏青葙都会仔细的回答他,有时会顺带为他擦拭一下脸上的汗水。

    三人走进明心园之后,苏青芷直接在院子里大树荫下椅子上坐下来,她轻轻的舒一口气。

    昨天夜里,她睡得晚,今天起得早,如今有些想睡了。

    苏青葙瞧着她的神色,她轻轻摇头说:“我让人搬一张躺椅来。”

    苏青芷轻轻的摇头说:“姐姐,我只是这一时的睡瘾,过了,就会好。我回去会午睡。”

    苏青葙瞧着她的神色,她轻轻的点了点头,昨天晚上,她一样睡得不太好。

    苏家这一次又是风浪平安度过,只是三王爷的话,过几天传出去之后,她的亲事,只怕是不会太过顺意。

    苏家嫡女的亲事,往往没有庶女来得平顺。上一辈苏家三位嫡女的亲事,就是一波三折最后成良缘。

    而庶女们的亲事,则明显是快速成事。苏家老大人当了史官之后,他嫡亲儿子的亲事,一样是难了起来。

    苏青葙眉头轻拧起来,她知道家里正在为她的亲事相看人家,如今这么一来,她的亲事,只怕是最难的事情。

    苏青芷抬眼瞧着苏青葙眼里的忧愁神色,她在心里轻叹一声,果然是少女已是识愁的年纪。

    苏丰君欢喜的在院子里跑来跑去,他跑过一圈之后,会跟两个姐姐说一说他的欢喜。

    其实苏家还是有跟他年纪相近的孩子,他仿佛更加喜欢跟两个嫡亲姐姐相处在一块。

    苏青葙颇有些关心的问苏青芷说:“芷儿,你在学堂里读书,琴棋书画可跟得上去?”

    苏家的孩子们,年纪稍大之后,都会在附近林家族学里读书。

    林家族学的名气不错,近几十年来,还是教导出许多人才。原本只是为自家孩子所设的学堂,只接受交好邻居家的孩子借读。

    如今则因为名气传出去,多了不少远处而来借读的孩子。林家族学是分男女,只是男子这边有名气之后,一样多了许多托人情要来族学借读女子们。

    苏青芷这样的年纪,林家小姐们不多,只有四个,小小班里,另外十个女孩子,都不是林家人。苏青芷很喜欢这种学堂气氛,她不用去感受那种林家人合起来排挤外人。

    听说当年苏青葙当年入学的时候,那时林家小姐们多,只有三个外来人。如果不是苏青葙本人够出色,为人又温和,自小和林家女子交好,只怕也会象另外两个外来人一样,最后快快的归家去。

    苏家男孩子们六岁会入林家族学,而女孩子则是七岁或八岁入族学。苏青芷去年入了林家的族学,在女子部读书。

    苏青芷这时候听苏青葙的话,她很自然的微微皱了眉头,她大约在琴棋书画这些方面实在是少了那天分。

    她是会弹琴,只是夫子说,她的年纪太小了,只怕是体会不到琴谱里意思,所以她一心一意只顾着看着琴谱弹完了事。

    夫子专门跟她说:“苏同学,你可明白春天有春花开,夏天有夏风过,秋天有果子用,冬天有火炉烤的种种欢喜之情?”

    苏青芷自然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她很有些羞愧的跟夫子说:“夫子,日后,我会放慢些弹琴。”

    苏青芷弹琴,夫子也说不出她有多少错的地方。她是处处都跟着谱子走,然而她的琴声里只听得见着急的声音,听不出那缓缓的情意。

    苏青芷自然明白她的不足之处,她的心里面,大约是少了那么一份享受生活的韵味,她的心里面,对任何事情,都抱有一种完成任务的态度。

    苏青芷抬眼瞧着苏青葙低声说:“夫子说,我太过心急了,不曾体会过春花秋月的美妙,让我有空的时候,可以多多体会一下。”

    苏青葙几乎是手把手教导过苏青芷弹琴,同样的琴谱,苏青葙慢慢的舒展开去,听上去琴声美妙动听。

    苏青芷初初上手之后,苏青葙还能听得出几分美妙出来,可是越到后来,她一样是在弹琴,那琴声就显得激越而高昂,听上去,就是有人在追赶,她拼命在前面跑的急促劲头。

    苏青葙这个姐姐是琴棋书画样样佳的人,三年前,她从林家族学出来的时候,那些夫子们都惋惜不已,只觉得苏大夫人为人太过古板,白白浪费这样的一个好女子的才华。

    然而苏家大夫人早早说过,她的女儿只在林家族学里读书到十岁,过后要归家来,学习女子应该学习的技艺。

    如今林家族学的夫子们,还会关心的问及苏青葙的事情,知道她在家里事情多,琴棋书画上面不曾多花心思,她们一个两个都是惋惜不已。

    而苏青芷则觉得苏家大夫人在这方面做事极其的谨慎,林家的族学里,瞧上去规矩分明。

    然而这个时代里,有些少年男女还是早熟的厉害。

    苏青芷便瞧得明白,有些人家过了十岁的女子,还继续在林家族学里读书,其实是有别的打算,想来她们大人的心里面,一样是有别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