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九章 亲手
    苏青芷那个时候,已经做好随时要面对宅斗的心里准备。可是转眼之间,宅斗的起源人,就这样的消失了。

    而后苏镇磊反而有些象是浪子回头一样,重新想与唐氏修复夫妻关系。只是此时他有妾室多名,已和她们生有庶女三名。

    唐氏自然是冷淡对待他,只是苏家老夫人欢喜他们夫妻能够有和好的机会。

    苏家老夫人亲自来和唐氏悄悄的说过话,她劝唐氏放下过往的事情。或许有相同的经历,婆媳两人最后出房的时个,两人的眼睛都微微的红了。

    苏家老夫人很快出手打发掉苏镇磊身边不曾生育过的女人们,只留下那生过三个庶女儿的姨娘。

    苏镇磊仿佛重新变回那个专一难得的好男人,而唐氏在人前又做回那个大方得体体谅的好妻子。

    苏丰君在这样的情形出生,苏家上上下下都欢喜不已。苏青芷也很喜欢这个弟弟,有他之后,大房的生活气氛总算轻松了许多。

    苏镇磊和唐氏两人的关系,瞧着是融洽了许多。两年之后,他们再有一个女儿苏青荨,如今才半岁大小。

    这几年里面,苏家的人,都清楚的知道大房里的妾室,都只余下了名头。

    大房无宅斗,别房纵然有宅斗,与苏青芷这个隔房的侄女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苏青葙尽管有些暗忧亲事,可是到底她的年纪还是不大,有苏青芷有意无意的招惹,又有苏丰君童真童趣,她很快的开怀起来。

    主院这边,苏家老夫人面对长子夫妻,她的面色却明显凝重起来。

    苏镇磊瞧着她的神色,他笑着宽抚说:“母亲,三王爷那人是君子,来过这一趟之后,轻易不会再来吵扰妇孺们的安静。”

    唐氏微微低垂眉眼,只怕三王爷当然也会息事宁人,而苏家老大人却不会就这么认了帐。

    苏家老夫人着急起来,她用手轻轻捶打着榻位,低声说:“你们的父亲,岂是轻易会放过眼前的机会,只怕是他回来之后,还会继续弹劾三王爷。”

    苏镇磊默然下来,以苏家老磊人的禀性,他的确是会做这样的事情。

    然而子不言父之过,何偿苏镇磊也不觉得苏家老大人在公事上面有过什么真正的大错,

    苏家老夫人瞧着长子轻摇头不已,她伸手去握了唐氏的手,说:“玉儿,你有空去你娘家的时候,请亲家劝一劝你公公,他继续这样下去,对道儿他们将来的官路有大的影响。”

    唐氏苦笑起来,她的长子如今才十岁,而等到他成长起来,苏家老大人在官场的影响其实已经少了许多。

    然而她不能驳了苏家老夫人的话,她轻轻点头说:“母亲,你只管放心,我会跟我母亲说一说。只是我父亲那人,他为官一向端直,只怕是不太会劝人。”

    苏家老夫人和苏镇磊交换一下眼神,那位唐家老大人为官与端直挨边不多,只是他会审时度势的做官,他在官场人脉相当的深广。

    苏家老夫人伸手拍一拍唐氏,说:“玉儿,只是希望你父亲瞧在孩子们的面上,能劝则劝,实在劝不了,也只能这样了。”

    唐氏轻轻的点了点头,苏家老大人怎么会轻易受人劝的人。当然唐家老大人私下跟女儿说:“亲家老大人虽说很会惹事,可是他一向是聪慧的人,他惹不了什么大事,就由着他去吧。

    皇上现在愿意听亲家老大人的上书,自然会许他一家大小平安。再过几年,亲家老大人年纪大了,只怕火气也不会这样大了。”

    唐氏的母亲,则在私下里跟唐氏交了底,要她不要在父兄面前为苏镇磊说任何的话。唐家当日不曾劝她和离,完全是为外甥们着想。

    如今他们夫妻重修旧好,可是在唐家男人们的心里面,苏镇磊是不值得他们去相信去认同的人。

    唐氏默然的认同娘家人决定,苏镇磊当年既然已经变心移情,那么有些后果,他自然就要承受下来。何次况她认为苏镇磊有本事,就自已往仕途上面发奋去。

    唐氏瞧着苏家老夫人明显想要跟苏镇磊单独说话,她笑着寻一个机会出来了。

    唐氏走后,苏家老夫人眼里含着深深的伤情。几年下来,她看得明白,唐家人是绝对不会扶持苏镇磊去多行一步。

    她瞧着苏镇磊轻摇头说:“玉儿待你,再也不如初嫁来的那几年一往情深。”

    苏镇磊的心里如何会不明白,他瞧着苏家老夫人低声说:“母亲,唐家那边待家里的孩子们还是很疼爱。”

    苏家老夫人轻轻的点了点头,她轻轻叹气说:“不怨他们会如此作法,我也是有女儿的人。玉儿当年嫁进我们家来,那时候,唐家和玉儿都是相信你,相信你会待玉儿一直好下去。

    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我怎么也想不到,你会给一个丫头迷了心眼。后来玉儿明显是放纵着你,那时候,我就明白过来,她待你,还是心淡了。”

    在苏镇磊夫妻关系上面,苏家老夫人是明白儿媳妇的心思。只是她的心里,还是希望他们夫妻还能走回到从前那样伉俪情深的时期。

    苏镇磊在这一桩事情上面,他的确是不知如何跟苏家老夫人去解释,就是他自已想起来,他也不觉得他待那个女子能有几分的深情。

    可是他的确是怜惜了那个女子为人奴婢的不容易,他的确是在唐氏面前隐瞒与那个女子之间的事情。

    他和唐氏面上和好之后,夫妻之间从来不提那几年的事情。而他的心里面明白,唐氏的心,如今他是那心墙的外面人。

    唐氏如今待他面上还是不错,可是他是享受过她好过的人,自然分得内外的区别。

    从前她待他,那是事事仔细亲力亲为。如今她待他,嘴上依旧事事事周全,然而事事由着丫头们去安排。

    这几年,唐氏不曾为他做过一件衣裳。哪怕是她极其不喜欢的女儿苏青芷,在一年四季里面,她还是会亲手为她做上一两样的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