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十章 心慌
    苏家老夫人瞧见苏镇磊面上的不甘神色,她只能暗叹在心里,她生下来的儿子,自然是明白他的德性。

    而唐氏几乎是她瞧着长大的女子,她也知道她的性情。他们夫妻的事情,纵然是有错,多错在苏镇磊这一边。

    他当年多少纵容了唐氏身边丫头的行事,过后,他不知道及时弥补,反而由着错得更加多起来。

    苏镇磊不见得待那个丫头有几分心思,只是那个时候,他们夫妻相处久了,而唐氏一直是非常有主见的女子。

    那个丫头则是娇柔,仿佛没有苏镇磊就活不下去的样子。苏镇磊心软了,有心护持着那个丫头。

    苏家老夫人是经过那些事情的人,她和苏家老大人之间的感情不太深,她年青的时候,都受不住那些的事情。

    何况唐氏那时候待苏镇磊的确是芳心深许,那样的打击,她没有早产难产,而是平平安安产下苏青芷。苏家老夫人认为,那是唐家人积了福报。

    爱得深则恨之深,苏家老夫人瞧得很明白,那么几年下来,唐氏因为不爱不恨方能重新接受苏镇磊。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镇磊的神色,她想着就由着他去心里怀抱着希望吧。也许,他能一直做下去,也能再一次打动唐氏的心。

    苏家老夫人终究是有些不忍心,她的心里面还是担心着儿子会犯相同的错,那样的话,只怕唐家和唐氏就会彻底与他过着貌合神离的日子。

    她跟长子苏镇磊语重心长的说:“磊儿,玉儿为人处事和美周全,你的嫡子嫡女都不错。

    你日后,待她还是要上心一些,那些别的女人,就不要再招惹来,让她对你再伤了心。”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镇磊还是听得进去她说的话,她的眼里有了几分欣慰。她的心里面,是最为满意长媳妇,觉得她为人处事处处贴心,又肯伸手去照顾下面的弟妹们。

    苏镇磊瞧着老夫人的神色,他红着脸说:“母亲,我又不是那种重色的人,我自然明白她的好。”

    苏家老夫人听他的话,她轻叹一声,说:“磊儿,女人这一生活得都不太容易。我嫁给你父亲之后,我就不曾真正的过上几天清平的日子。

    先前你祖父祖母在,家里日日热闹不已,亲戚朋友如流水来去。后来,你祖父祖母去了,你父亲做了史官,家里亲戚朋友渐渐的少来往。

    你父亲那样的性情,他的心里只有大义,日后,大约只会苦了你们兄弟三人。

    如三王爷这样为人处事留有余地的人,其实并不是太多。他带着人,在家里折腾了一日,我们家也不曾有太多的损失。

    可是日后你父亲再继续这样下去,只怕遇见旁的人,他们是不会如此轻松放手过去。

    我的年纪大了起来,如今有些受不住那些不好的消息。”

    苏镇磊瞧着老夫人的神情,他想一想劝说:“母亲,父亲这些年为官,他的心里面还是有底。父亲心里有母亲,也有我们这个家。”

    苏家老夫人听他的话,她苦笑起来,这种掩耳盗铃的说法,只能哄骗一下外面的人。他们夫妻的情份,早在那些年轻妾室一个接一个的纳进来之后,所余已经不多了。

    然而为了她自已所生的孩子,她还要撑着这样的一个家。老夫人苦笑着说:“只怕是本性难移,这一次的事情,你们还是说给你父亲知晓。”

    苏镇磊面上隐隐有些难色,他心里面是不想苏老大人再一次对上三王爷。

    然而苏家老大人那样的人,只怕是不会轻易罢手。

    苏镇磊的心里面,还是偏重母亲。他缓缓的点了点头,说:“父亲回来之后,我们兄弟能劝一定劝,只是这一次父亲必然会上书。

    要不然,将来我们苏家的门,只怕是会让人想来就来一趟的人家。我们会劝父亲日后别去关注各位大人们的后院事情。”

    苏家老夫人轻轻的笑了起来,苏家老大人从年青时到现在,那后院里不省心的,也不是一个两个的存在。她如果稍稍弱势一些,他自家后院就不知要着火多少次。

    苏镇磊瞧着苏家老夫人面上的笑意,他只觉得心里凉透了。

    苏镇磊在心里感叹一声,造化这种事情,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稍稍懂一些事情。

    他成亲多年之后,初时夫妻恩爱情深,再到过后宠爱妾室庶子,经历夫妻情意变淡之后。他方看明白老父老母之间,早在多年以前,已经过着一种貌合神离的日子。

    苏家的日子,现在过得很是清平,家里的老底其实已经不多了。

    他其实也不想苏老大人把所有的人,都所有的人,都给得罪都伤透。他心里有时候庆幸,苏家老大人在弹劾人的时候,他是没有太多的私心。

    苏镇磊不愿意苏家老夫人想着那些事情,他皱眉头跟苏家老夫人提及苏青葙的亲事,他颇有些感叹的说:“葙儿的亲事,我觉得缓一年再来盘算。”

    苏家老夫人轻轻的点头,有三王爷那样的话传出去,苏青葙哪怕不是那样的人,只怕也会被传成是那样的人。

    苏家老夫人轻轻叹息着说:“你让玉儿跟娘家人商量着,看唐家那边亲近的人,有没有合适葙儿的人。”

    苏镇磊缓缓的点头,他是因为心里的羞愧,不太想去唐家走动。可是他从来不曾阻止唐氏和儿女们与舅家的亲近。

    苏家老夫人瞧着他的神色,她低声说:“那事情,人都没有了,时间再久一些,大约也能过去了。”

    苏镇磊的心里面哪有不明白,苏家这边能过得去,而唐家那一边,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的过得去。

    唐家兄弟从前与他交好,大家几乎是无话不说的好友。可是经那事之后,唐家兄弟表面应酬着他,私下里,与他再无多余的话可以说。

    苏镇磊最初是心里非常不满意,唐家兄弟一样的纳妾生庶子女,他不过做了跟他们一样的事情,为何他就这样的得罪人。

    他抱着这种想法,继续纳妾生孩子。结果他瞧见唐氏待他从先前的拒不见面,到后面见面愤慨不已,再到后面的淡然,他方心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