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十一章 盼
    五天后,午时,苏家老大人一行人,从外地返回安瓮城。

    依例,他们都会先去官府把事情交待过后,才会回转家里来。

    苏家老大人的随行小厮,他先把行李送回家来。

    苏家的人,听到苏家老大人平安回来的消息,他们一个个高兴之后,又有些心有余悸。

    苏家老夫人的病,来得快去得也快。此时,她听到苏家老大人回来的消息,寻小厮来问了几句话,就交待他先去歇着。

    申时将过的时候,苏家老大人归家来。苏家人听到消息,一个个直接到院子门口迎人。

    苏家老大人神色疲惫的从马车下来,他瞧见院子门口的儿孙们,他缓缓点头说:“等我安置过后,大家一起用餐。”

    苏镇磊兄弟很自然的迎上他,儿子们围着父亲去了主院。苏家老夫人在主院的院子里,她瞧见到苏家老大人之后,也只是轻轻的点头。

    苏镇磊低声跟苏家老大人说:“父亲,母亲前几天刚刚生了病。今天她原本要去迎你,给我们劝着留在房里面。”

    天色微微暗了起来,他们走得走一些,苏家老大人瞧一瞧苏家老夫人的神色,瞧得出来,她的面色还是有些不太好看。

    苏家老大人皱眉头瞅着她,说:“你的身子不好,就直接去主厅里那里歇着,不必在院子里候着我来。”

    苏家老夫人瞧着他微微笑了起来,说:“老爷,就由着儿子们服侍你梳洗,我先去主厅里那里候着老爷来用餐。”

    苏家老大人待苏家老夫人一向还是非常的尊重,他轻点头之后,安排苏镇磊跟着他进去说话,要别的人,都先去主厅。

    苏家老大人进去梳洗,老大人常用的两个贴身丫头,此时早已经候在里面。苏镇磊在屏风外面候着,等候听苏家老大人的吩咐。

    屏风里面的水声缓缓的响起来,苏家老大人缓缓开口说:“老大,说一说这些日子以来的事情。”

    苏镇磊赶紧开口无任何的添加说了说外面的一些事情,他听到里面苏家老大人起身的动作,然后屏风移开,苏家老大人已经穿好衣裳,正由着两个丫头帮着擦拭头发。

    苏家老大人转头瞧着苏镇磊说:“那家里有些什么事情吗?你母亲平日里身子不错,为何会突然的生病?”

    苏镇磊就没有想过要隐瞒苏家老大人任何事情,他很自然提及三王爷因公干带人来家里翻查的事情。

    两个丫头为苏家老大人擦拭干头发之后,又手快的为他束发。此时,她们两人悄悄的从侧门退下去,此处只留下父子两人。

    苏家老大人冷冷的笑了一声说:“只怕是我们家让三王爷太过失望了吧。”

    苏镇磊默然下来,他在心里轻轻叹息一声,他想一想后,低声说:“父亲,外面有传言,此前的事,是那些女子对三王爷太过痴心妄想,一心想借机攀附权贵,而家里人大约也是想借机成事、、、、、、、。”

    苏家老大人利眼盯着苏镇磊,他的声音渐渐的小了起来。苏家老大人很是失望的瞧着他,说:“你太过儿女情长,有些事情,你想得太过浅薄了。”

    苏镇磊不敢反驳苏家老大人的话,因那个丫头的事情,苏家老大人对他很是失望的提过,让他此后绝了想借妻家助力的想法,因为他为人太过糊涂,分不清主次。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镇磊的神色,他在心里暗叹一声,苏家老夫人为人太过贤慧,以至于家里下一辈有聪明的人,然而一个个心思太过清浅。

    他们为官之道,大约如他们现在这样,一个个都做好尽职的小官员,反而对他们对苏家是一种好事。

    积善人家,才能长长久久的下去。

    苏家老大人虽说希望儿子们比自已有出息,可是在这方面,却从来不会强去要求。

    他当史官太久,在官场看到太多人的起起伏伏,现在年纪大了,反而去得平平安安就好。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镇磊几眼之后,他想着他还能再坚持几年,等到孙辈有人考学出来,他就能回家来休养。

    苏镇磊见苏家老大人没有真正把三王爷的事情放在心上,他略有些惊讶的瞧着他。

    苏家老大人瞧着他的眼神,他轻轻摇头说:“日后,你孩子们的亲事,你让你家媳妇多去听听唐家人的意思。”

    苏镇磊面上浮现出不赞同的神色,他的儿女亲事,为什么一定要问舅子们的意见。

    苏家老大人瞧着他的神色,他轻轻摇头说:“唐家人护短,你也许不得他们家的欢心,可是你的孩子们却得唐家的关心。

    他们家的人,在识人方面,是比我们家要宽泛许多。儿女亲事,不单单是两个孩子的事情,还是两家人的事情,要细细的查看。

    葙儿的亲事,有合适的人选,现在可以相看起来。”苏镇磊面上露出迟疑的神色,苏家老夫人可是跟他提过,长女的亲事,要缓缓的来。

    苏家老大人瞧着他的神色,他笑着说:“别信你母亲的妇人之见。就是要在这样的时刻,才能瞧得清楚那些有心人家的纯良还是多变。

    孩子们成亲之后,居家过日子,那可能平平顺顺,总会有波折。现在把那些人家看得清楚一些,日后,她的日子,万一会有辛苦的时候,在那样的人家里,孩子过那样的日子,心里也会觉得有盼头。”

    苏镇磊听苏家老大人的话,他的心里也高兴着,他的父亲还是重视他这个嫡长子,才会关心到他长女的亲事。

    然而他想到苏家老夫人的交待,他面上露出纠结的神情,他低声跟苏家老大人说:“父亲,我觉得葙儿的亲事,还是顺其自然来。”

    苏家老大人嘲谑的笑瞧着他,说:“你这一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情,就是少年的时候,跟我说要定下唐家那门亲事。

    做得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那个丫头的事发之后,你没有听从我的意见,直接叫人把那胎打了,把那个丫头交回唐家处置。

    你犹豫不决的想要留那丫头和孩子的命,结果呢?唐家人是由着你去行事,只是那丫头的家人,全给发配到边院的庄子去了。

    而你呢,你本来有好的前程,因这件事情夭折。你宠妾的名声传出去了,唐家人失了面子,你呢,你失了什么,你的心里面最清楚。

    你母亲那时也不按我说的去做,而是由着你的性子行事。老大啊,我也是瞧着唐玉长大的人,她是什么性子的女子,我还是能看得出几分。

    你现在有心纳妾还是什么的,只要不伤唐氏所生的儿女,你只管去吧,我想她早就不会管你了。”

    苏家老大人伸手拍一拍长子的肩膀,如今家里人都说长子夫妻感情如从前一样,可是苏家老大人眼睛明亮,他瞧得出来,早已经不一样了。

    唐氏望着苏镇磊的眼神太过安静了,而苏镇磊望着唐氏的眼神,却和从前一样,他的心里,对唐氏是不曾改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