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十五章 敢
    苏家老大人瞧一眼苏家老夫人的神色,他把她心底的盘算猜准了七八成。

    苏家老大人不觉得苏家老夫人这样有什么不好,哪怕她的心里全是为她亲生儿女着想,可是她也从来不曾真正的亏待过家里的庶子女。

    苏家老大人乐见家里妻妾相处和睦,而且儿女相处得一团和气。他心里一直认为他的父母眼光不错,为他挑选了一门好亲事。

    苏家老大人的心思动了动,说:“葙儿年纪不小了,我瞧着你娘家的侄孙们还是有争气的人,你传说回去看一看?”

    苏家老夫人哪里不明白苏家老夫人的盘算,她的心里面认为自家嫡长孙女是难得的通情达理的好女子,可惜她娘家的人,却受不住她的嫡孙女有一个常激情打抱不平的祖父。

    苏家老夫人娘家弟妹悄悄跟她说:“姑姐,葙儿这个孩子,我们大家也是喜欢她的聪明伶俐可人。只是如今家里的爷们在官场做事,还没有一个真正能成气的人。

    家里的爷们眼界远,觉得两家已经是断不了亲戚,就不用再锦上添花。”苏家老夫人自然是听明白那个意思,她娘家是担心苏家老大人得罪的人太多。

    苏家老夫人抬眼瞧着苏家老大人的神色,她微微笑了笑说:“老爷,你这话说得迟了一些。比葙儿年纪大的几个孩子,亲事早已经定下来了。

    家里和葙儿年纪差不多的一两个孩子,嫡的,现在瞧着还是一团的孩子气,那位庶的则是性情太过内向有心眼了。

    老爷,你在外面见多识广,你能遇见好的孩子。”苏家老大人略有些惋惜的摇头,说:“早几年,葙儿年纪小,我就没有想过什么。

    如今她年纪大了起来,她是这一辈的长孙女,她的亲事,可一定要开一个好头。可不能再如我们家婉儿一样,姑爷人不错,可家里长辈却不识道理。”

    苏家老夫人听他提及长女的事情,她的心里顿时有些不太高兴起来。当年是苏家老大人执意要把长女嫁进华家去,哪怕她私下反对,他都认准姑爷为人不错。

    苏家老大人和苏家老夫人的嫡长女苏婉儿,自小就聪慧伶俐,很是讨他们夫妻的欢喜。

    她长大之后,在她的亲事上面,苏家老大人夫妻还是用尽了心思。可惜人算总是不如天算,苏家老大人无意当中相中了华家的嫡次子华识文。

    苏家老夫人对大姑爷华识文一样是没有任何不赞同的意思,她只是反对华家夫妻为人太过强势,华家那位婆婆在家里,是容不得别人有不同的意思。

    华家自诩是书香门第,家里的规矩特别的严谨。苏婉儿嫁过去之后,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日日天未明就要去婆婆面前立规矩。

    苏家老夫人那时候打听来的消息,华家大儿媳妇因为早起立规矩,还不小心的损过胎儿,以至于三年过后方生子。

    苏家老夫人把这意思跟苏家老大人说得明白,而苏家老大人那时候,只觉得苏家老夫把家里规矩弄得太过松散,才会觉察不出别人家规矩的种种好处。

    苏家老大人拍板说:“华家这般有规矩的人家,才不会有宠妾灭妻的事情发生。我们家女儿容貌也就是这样,那华家二小子不是重色的人,他们夫妻相处得好,比什么都好。”

    如今这么些年下来,苏家和华家同城而居住,苏婉儿回一趟家,都需要苏镇磊这个亲长兄去华家亲自接人。

    在去接人前,还要苏家提前下帖子给华家说明,然后等华家的回复。如华家老夫人不许可,苏婉儿则不能归去来。

    华家老夫人在外说得明白,女子嫁进华家,就是华家的人。哪有娘家的人,时不时上门来打秋风。

    这样的闲话,自然是那位华大夫人的母亲,她悄悄传给苏家老夫人听的。两位老人家如今因为有这样的亲家,反而来往的多了起来,互相之间能通一些消息。

    相比那位华大夫人来说,苏家老夫人觉得苏婉儿的日子还是要好过许多,至少华识文内院干净许多。

    苏家老大人近年来,他方明白对内宅女子而言,家里婆婆对儿媳妇意味着什么。只是已经太晚了,如今他们夫妻也只能盼着华家老夫人早些退下来不理家。

    可惜华家老夫人的身子特别康健,如今吃饭还能用三大碗饭,行走快速远胜过调皮少女的步子。

    苏家老夫人叹息着说:“上一次,我听老大说,有书院想请大姑爷去当主事山长,这事成了吗?”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家老夫人摇头说:“他的学识是不错,可是资历却浅了许多,那书院是想借着华家的名头。

    华家那边自然是不会应承这样的事。我们姑爷是聪明的人,他自然也知道当中的不妥太多。再缓十年,也许那时候,他是担得起山长来。”

    苏家老夫人听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在这方面,她还是相信苏家老大人的眼光。

    别看苏家老大人经常性的弹劾一些人,可是他却不曾真正因为私利而得罪过人。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家老大人有兴致跟她多说一说话,她赶紧试探的问:“那三王爷这一次可曾恼怒至极?”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家老夫人说:“只要三王爷下次行事稳健,我也不会再无故的去弹劾他。

    这一次,我给人利用了,只是利用我的那几家人,自个也得不了什么好处。

    只有三王爷明着是吃了亏,实际上,这样一来,他的王府就能清静太多的事情。

    他是明白人,我也不是糊涂人。”

    苏家老夫人是不太懂得内里的妙处,然而她瞧着苏家老大人的神色,她轻摇头说:“可惜那几个不知事的小女子,日后,就是嫁了,只怕日子也会难过。”

    苏家老大人轻轻的嘲谑笑了起来,说:“你啊,你太小瞧那几个小女子的心性,她们要是没有那想要攀福贵的心思,那会跟着家里长辈们闹成这般大的动静。

    那几家的长辈们,如果心思端正,也不会故意把事情闹到我面前来。这当中有两家的长辈,当着我的面,立时说是来瞧热闹的人。而另外几家,却执意不肯改口。

    这样的人家,那样心性的小女子,你就不用白费心思去担心她们日子过得不好。反而要担心那将会娶她们的夫家,那人家的日子,将会不好过。”

    苏家老夫人轻轻叹气说:“年纪还小,她们的性子还是有机会拧过来。只是事情闹得这样大,一般人家如何取娶这样的女子入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