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十章只要她
    傍晚,苏镇磊回来,他的神色里面,满满的期盼神情。

    只是等到他听说,苏家老夫人赐给他两个妾,唐氏己经把新房安排妥当。今夜明夜,他可以连着做新郎,他的脸色微微的发白。

    他距离那个院子,己经那么的近。这一时,他却怎么也抬不起脚步,只能遥望那一处。

    苏镇磊去了主院,苏家老夫人听了他的寻问,她笑了起来说:“原来你对那丫头这般的上心,竟然不愿意身边多两个体贴人。

    我的儿子,原来对那个丫头,这般的情痴。你不愿意收人,我会跟玉儿说明。这两个丫头,她原本己经喝了她们敬过的茶。”

    苏镇磊怔忡的望着苏老夫人,他眼里迷茫神情,让苏老夫人心疼之余,她又感叹不己。

    在唐氏亲口提出为苏镇磊纳妾之后,苏老夫人便瞧得明白,儿媳妇侍儿子不复从前。

    将来他们夫妻就是有机会覆水重回,唐氏也不会再毫无保留的对待苏镇磊。

    她的态度,同时决定了唐家人对苏镇磊的态度。苏家老夫人觉得苏镇磊的心里不是不明白,他只是坚信唐氏这一生只能有他。

    当苏镇磊接受两个妾之后,他又从外带面带回来几个女子,唐氏非常爽快的接受了她们的敬茶。

    最后,那个庶长子病亡,那个丫头病重,唐氏派身边人知会苏镇磊,她愿意成全他的心愿,提那个丫头为妾。

    苏镇磊拒绝唐氏的好意。唐氏后来听人传说,苏镇磊跟那个丫头说:“你误了我,而我更加误了自己。

    如果有来生来世,我们永远不相逢不相识。”

    唐氏听了传言之后,她竟然微微的笑了起来。那两个人,到底是谁误了谁,她的心里,对此,连波纹都不曾起过一丝。

    苏镇磊有了庶女,唐氏按规矩对待。那时节,己变成苏镇磊回避面对唐氏,他不想直面那个待他越来越淡然的妻子。

    那个丫头没有了,苏镇磊让人处置妥当,他亲自知会唐氏。她淡然开口安抚他:“你别太过伤心,日子总要过下去。”

    苏镇磊看着她,好一会说:“我不伤心。”唐氏听后,她不在意的点了点头。

    如今苏家老夫人把大半内宅事务交给她,从早到晚,有事可做,又有三个孩子,苏镇磊对她来说,早己经没有那么重要。

    苏镇磊办心了半天,说:“你当年就是那么想,日子总会熬下去?”

    唐氏愣一会,她明白他的话。她笑了起来说:“那时,我太年轻,心眼太小,才会那么的看不开。

    换到我现在的年纪,我自然分得出轻重,也会感恩大爷那时候对我的关怀。”

    她一脸感叹年轻时太傻的神情,让苏镇磊瞧得什么话,都不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

    他那时候的想法,此生只会成为她心里的结。他唯一想倾述的人,事隔多年之后,她完全拒绝听他的解释话。

    苏镇磊又有好些日子不见唐氏,而她则象是接受了这种生活方式。

    只是唐家人无法接受唐氏这种生活状态,她这么年轻,就过这种守活寡的生活。

    唐氏面临两种选择,一是和离再嫁,二是夫妻在一起,再生几个孩子。唐家人希望唐氏选第一种,有唐家人的倾力扶持,她还是能再嫁得好,只是要远嫁。

    唐氏心里纠结不己,苏镇磊听到风声,他跑来跟唐氏说:“玉儿,我们和好吧。”

    唐氏瞧着他,微笑着说:“我们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坏过。”苏镇磊瞧着她的神色,只觉得,这几年,他变了,她也变了。

    他脸色变了变,他神色严肃说:“那你别起不好的心思,否则,我宁死,也不会成全你的心思。”

    唐氏瞧着他苦笑起来,说:“大爷,我年纪大了,孩子们也大了,我还能起什么心思。你只要给我和孩子们应该有的身位和地位,我会全心全意侍你。”

    苏镇磊只觉得心里苦浪翻腾不己,他无数次想跟唐氏说:“玉儿,我想回家。”

    然而他心里的那个家,门,早己对他关上了。他如今想回到唐氏的身边,他想和她还来及重建一个崭新的家。

    苏镇磊纠结好一会后,低声说:“玉儿,我不想再住在书房了。”

    唐氏那有不明白他的意思,她笑了笑,说:“可是她们几个房里差了东西,让大爷睡得不舒服?

    我一会招她们来问一问,总要让大爷有几个舒适的住处。”

    天下乌鸦一般黑,唐氏己经绝了再嫁的心思,可是她一样不会去跟几个妾去争什么男人。

    唐氏在心里轻叹不己,她当年因苏镇磊喜而喜,因他悲而悲。如今,不管他如何曲折的表达心意,她的心,泛不起一丝的喜意。

    苏镇磊面对唐氏,他还能強自镇静面上的神情。等他独自面对苏家老夫人的时候,他面上露出近乎崩溃的神色。

    “母亲,玉儿对我,再也没有从前那种情意。我对她从来没有变过心,她为什么对我会变了心?”

    苏家老夫人听着他的话,她不管活到多大的年纪,都永远闹不明白男人们脑子里的条条道道。

    苏镇磊怜惜体谅了那丫头的不容易,他相继纳了好几个妾,与她们分别生了庶子女。

    这几年,他们夫妻关系名存实亡,这是众人知道的实情。除去苏镇磊之外,是没有任何人,会认为他对唐氏还能有几分情意。

    唐家派人来探他们夫妻的意思,就是不愿意唐氏继续过这种心苦的日子。

    苏家老大人自然是希望长子能有一个圆满的家,他坚决的态度,让中间人瞧得太清楚。

    苏家老夫人相对而言,还是有缓和的态度,只是她一样坚持,唐氏只能在苏家,才会有自在的日子。

    这样的消息,苏家老夫人默然无语,而苏家老大人佷快寻长子说话,要他为了孩子们的末来着想,他也要想法子留下唐氏。

    苏镇磊是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唐氏还能有別的选择。他震惊之后,他坚决说:“父亲,这一辈子,我只要她当我的嫡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