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十二章 和好
    苏家老夫人此后出手清理大房内宅事务,苏家一直流传说是她受唐家所逼不得已的行事。

    苏镇磊的心里明白,那是母亲因为他的请求,而不得已只能出这么一次手。

    唐氏自然明白唐家是绝对不会干涉苏家的内事,唐家的人,此时都有些盼着她能归家去。

    这些年,苏家老大人得罪了不少的人,而苏镇磊的前程,已经不用旁人来说什么,就是唐氏这个内宅女人,都看得出来,他能提升的空间太小。

    唐氏从来不会因为男人的仕途艰难什么的,而小瞧了任何的人。

    她只是不太耐烦去和苏镇磊相处什么,两个大的孩子教育问题,是让她特别上心的事情。

    她就是不喜苏青芷,可也不会就这样放手不管她。只是那个孩子的性情,在她的眼里,总是显得阴沉了一些。

    苏青芷如果知道唐氏对她有这种评价,她一定会三呼冤枉。

    唐氏每一次瞅见她,都是一种类似看见苍蝇的神情。

    苏青芷又不是真正的孩子,自然不会更加的去做让她讨厌的事情。

    苏青芷在唐氏的面前,她很自然的收敛起性格里面那活跃的一面。

    苏家老大人夫妻表现出来的诚意,而用是多年不去唐家的苏镇磊,这一次,他又亲自去唐家表明了心意。

    唐家早已听唐氏说明了心意,如今只不过顺水推舟默认下来。

    唐家的人,对苏镇磊很是有些不些不屑,哪怕听他说了,他的心里面其实一直有妻有子女,唐家对他一样没有多大的信心。

    不过,唐家的人,这一次,愿意这般让步,也是跟苏家老大人和苏镇磊达成一致的目标,将来唐氏所生儿女的亲事,一定要经唐家人订可之后,方能定下亲事。

    唐家人是不信苏镇磊一再许下的诺言,只觉得他只有一时的诚意。

    当年他来求娶唐氏的时候,年轻而羞涩的他,那时也表白了许多诺言。

    时光才几过光华,他却变成早忘记诺言的人。

    唐家的人,只要唐氏能过下去,他们也不会去多理苏家的事情。

    他们只是生气苏镇磊表现出来的态度,那种得意都张扬在面上,好象唐氏只能依着他生存一样。

    苏镇磊经这一次的事情之后,他的心里放明白过来。

    再说他的年纪也不少,他在官里上下人脉经营不错,上面的人,已经悄悄的跟他透过风声。

    他的父亲苏家老大人得罪的人太多,别人斗不过苏家老大人一心为公的作法,可是却能拦一拦他的前程大事。

    唐家明面上从来没有说不支持他,可是暗地里,大家都明白,苏镇磊待嫡妻不太好,唐家的人,早已经对他放手不管。

    如今唐家对他还有余的不多情份,也只不过瞧在要继续生活在苏家的女儿和外甥们,

    苏镇磊上面的人,只差没有明说,要他回家来,好好的把唐氏哄了回来。

    苏镇磊一直等着人给他递梯子,如今就是等来这样一架几乎要爬着上的梯子。

    他的心里面,还是欢喜起来,至少,他能对自我的骄傲,有一个好的交待。

    苏镇磊有了心思,可是那些妾室们,有心思灵巧的人,一个个心里面很是恐慌,一个个想法子来挽留他。

    苏镇磊待妾室,如果要说好,也实在说不上来,他每月花在后院,轮着来,也不过是十天之多。

    他待妾室比较冷淡,完全没有外面人传说的那般重视妾室们,他仿佛是来这里交差一样,交过了,就起身走了。

    那种什么良人温良如玉,他的妾室就不曾感受到。

    唐氏不搭理苏镇磊的妾室们,自然不会去做磨杀她们的事情。

    唐家老夫人私下里,她一直劝说唐氏要柔顺的挽回苏镇磊的心。

    唐氏却冷了那颗心,她跟唐家老夫人直言:“母亲,变了心的男人,就跟夏天里过夜的饭菜一样。

    远远的瞧着,过夜饭菜的品相还行。可是,近了,就能闻到那股浓浓的变了的味道。

    母亲,我的肠胃不太好,我实在是享受不了那变了味的饭菜。”

    唐家老夫人后来不再为难唐氏,她只是跟唐家老大人转了唐氏的话。

    唐家老大人杀伐果断,他起了心思要把女儿从苏家拉出来。

    只是唐氏心里面已经没有了斗志,她觉得在苏家,面对苏镇磊的时候,已经用尽了她一生所有的热情。

    唐家老夫人听着女儿的话,当着她的面笑,背着她的面,她跟唐家老大人说:“绝对不能容那人仕途平顺,他把我们女儿磨成这般心如死灰的样子。”

    唐家老大人一直觉得自家夫人什么都不错,就是太过关注一些小情小意。他认为唐氏如今才是正常的表现,要是每天想着风花雪月的事情,那有心思去做正事。

    当然他的这种想法,自然是不能说给唐家老夫人听。他一脸正色跟唐家老夫人说:“他是有些小聪明,可是都不曾用在正处。

    他的人脉经营得不错,可惜是眼光差了那么一些。我看他,还没有他父亲一半的上进心和野心,他能往上爬的事情,我瞧着有些险。”

    当年唐家老大人为女儿挑选这一门亲事,就是瞧中苏镇磊是一个没有多大野心的人,认为他的品性温良,正是女儿良人的最佳人选。

    当然,他那时也觉得苏镇磊为人处事,内心太过骄傲,然而本性是有些太过温良了一些,有些不太果敢。

    可是唐家老大人瞧见过有野心的男人,他们有上进的机会,哪怕是踩着嫡妻,他们也会争着去上位,从而去做下来许多让人不能目睹的事情。

    真是胜败都在一点上面。唐家老大人是男人,他自然瞧得明白,苏镇磊待那个丫头只是同情,他待女儿不是没有感情,只是他做下来的糊涂事情,让人无心开口帮衬他去说一句好话。

    唐家老大人不会跟唐家老夫人去解释一些事情,只是由着她吩咐家里的孩子们,日后绝对不许再伸手去扶持一把苏镇磊,哪怕他们夫妻日后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