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十七章 面子
    夏日炎炎,苏青芷面对由常顺娘带来的两个大丫头,她已经相当无感。

    芷园在用大丫头方面,大约是风水不太好。

    不管是娇柔可人的丫头,还是如同大力士的大丫头,芷园都留不住她们飞快奔向远方的脚步。

    这一次送来的两个大丫头,瞧着眼神挺平顺安分。

    苏青芷轻轻点头,由常顺带着去安排住处。

    常顺的年纪太小,在芷园是三等丫头,可是却被苏青芷当成二等丫头使用。

    苏青葙的院子里,有大小六个丫头,还有好几个仆妇。

    苏镇磊和唐氏有时候,还会担心她身边的丫头们,人数不够,会怠慢了长女。

    苏丰道院子里无丫头,只有几个成事的仆妇,还有三个小厮服侍他的日常生活。

    而苏青芷的院子里,一年到头,总有两个月是无丫头服侍,而且是常年只有流动的仆妇。

    先前她的身边是小丫头无一个,自从她拾得常顺之后,这半年来,她有了贴身的小丫头。

    苏家别的嫡小姐们独立自居之后,她们院子里的大致情况。如苏青葙差不了太多。

    如同苏青芷院子这般的奇缺情况,也算是苏家的奇观。

    如今大家都等着看芷园的大丫头们,又能做到几日,才不会动心思离了芷园。

    苏青芷自认是绝对的主子,她是不曾劣待过任何的丫头,就是那些心思浮动的大丫头,她也是由着她们去另寻前程。

    来来去去的大丫头,让苏青芷越发的不耐烦对大丫头们用上什么心思。

    可怜她这么一个自认天生手笨的人,这两年里,都不得不学会给自已简单的束发。

    苏青芷第一次被逼亲自动手给自已梳发的时候,那是唐氏第一次给她指派两个大丫头,一个到了年纪,给家里人求情赎身嫁了。

    而另外一个大丫头,则是给三房管事家的小儿子相中,由唐氏亲自成全了那一门好姻缘。

    那一次,苏青葙有心再派她身边的大丫头过来帮衬苏青芷一阵子,却被听到消息的唐氏直接给拒了。

    苏青芷白天的时候,她去上学堂,院子里有仆妇在,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

    只是等到晚上的时睺,仆妇们归家之后,整个院子里,只有她这么一个不到八岁的孩子晃荡。

    那个时候,她觉得苏镇磊和唐氏还不如继父或继母,如果不是后的,不管如何也会在众人面前做一做样子。

    而如今换成她这个亲生的女儿,大白日的要在众人面前为她们做一做样子。

    早晨,她总不能一头乱发出门,她只能摸索着梳头。

    幸好这个年代的小小女子,还是流行梳团子头。

    她一次头顶着四个团子出门去,苏青芷还是做得到。

    苏青芷在自行梳发五天之后,她实在有些忍不下去了。

    她就是想要自立生活,可是她现在的年纪还是太小,还是有些事情还是受了限制。

    她在第六天的早上,她给唐氏请安的时候,问她:“母亲,你给我的大丫头,几时可以去帮我整理房间。”

    唐氏愣过之后,她皱眉头说:“这一次,我给你四个大丫头用。”

    苏青芷对唐氏这个亲娘心里已经不太抱有希望,只要大丫头们肯做事,她也没有别的要求。

    何况苏家这么多双的眼睛瞧着,苏镇磊夫妻就是有心冷待她,也要瞧一瞧他们自个面上过不过得去。

    那一次,唐氏是给苏青芷四个大丫头用,当中有两个大丫头是迎风就要落泪的性子,而另外两个大丫头,还是有实用性。

    苏青芷不耐烦面对林美人这样的丫头,她也不想去唐氏面前说什么。

    她只在苏家老夫人面前当笑话一样,提了提她身边有两个大丫头,看见树叶落下来,都要落几滴泪的笑话。

    苏家老夫人听着孙女的话,当着面,她笑着跟她说:“芷儿,那两个丫头大约是眼睛有毛病,风一吹就落泪。

    回头,我让你母亲寻大夫给她们瞧一瞧,可不能留在你院子里让你伤了神。”

    苏青芷装作一脸懵懂神情瞧着苏家老夫人,她一脸不明白的神色,说:“祖母,我觉得她们就是夫子所说的女诗人,正在酝酿着做诗文。”

    苏家老夫人不反对家里的女子们入学堂,学一些最基础的东西。

    可是她可受不了家里有一个诗人孙女,她瞧着苏青芷小小的模样,她心里暗自担心起来。

    这个孩子瞧上去心粗不已,可是再这样受父母冷待下去,别给生生逼出一个女诗人出来。

    苏家老夫人第一次正色招长子夫妻过来讨论孩子教育大问题,唐氏嫁进苏家这么多年,一直婆媳相处得如同母女一样。

    这还是第一次被婆婆直言要求善待亲生的女儿,她一脸郁闷不解跟苏家老夫人说:“母亲,她是我亲生的女儿,我就是一时对她照应不周全,也不会真正的亏待与她。”

    她的眼光淡淡扫过苏镇磊,跟她这个做母亲的人相比较,苏镇磊这个做父亲的人,只怕是更加的不可靠。

    苏镇磊被唐氏的眼光轻轻一飘,他皱眉头的瞅着她。他的心里是不喜嫡次女,那就不是一个会讨喜的孩子。

    苏镇磊给苏家老夫人的眼神逼着,他笑着宽抚她说:“母亲,芷儿是我的亲生女儿,我待她和待葙儿无两样。”

    苏家老夫人在心里暗叹几声,她瞧着这对夫妻,她的心里如何不明白他们夫妻的心结。

    如今面上瞧着他们夫妻是和好如初,其实她还是瞧得明白,苏镇磊在唐氏面前再也直不起腰身。

    而唐氏则是为大局所想,她选择从面上接受了苏镇磊,她的心里却多少有些防御他。

    苏家老夫人还记得从前唐氏时常在人后,会不自觉得称呼苏镇磊为‘磊哥’。

    如今她不管在人前还是人后,她都称苏镇磊为‘大爷’。

    唐氏的针线活计做得不是特别好,从前她是喜欢给苏镇磊亲自做衣裳,特别是内里贴身衣物。

    苏家老夫人仔细打量苏镇磊的衣裳,非常的精致舒服,然而全是家里绣娘的手法。

    苏家老夫人在这一方面,她能够明白唐氏的做法。

    只是她觉得唐氏太有些不给苏镇磊面子,她一年里,至少也要给苏镇磊一样两样亲手做的东西,那是男人们行走外面时,偶尔提及起来,面对外面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