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十八章 正当理由
    苏家老夫人劝不了唐氏什么话,都是她自已生的儿子造孽的结果,可是也不应该由孙女承受结果。

    她让唐氏处理掉两个那两个多思的丫头,她的孙女身边不需要那样比主子还要象主子的丫头。

    苏家老夫人留苏镇磊说话,她瞧得明白,苏镇磊面上是有着失意的神情。

    苏家老夫人也不知道面对长子应该说什么,劝他跟从前一样宠着妾室,那长子的家会就此散了。

    何况苏镇磊从前也不曾真正的宠爱过那个妾室,他只当那些女人是排遣他一时寂寞的玩艺。

    苏家老夫人瞧着他,轻叹不已,劝导说:“大儿啊,你瞧一瞧母亲待你们这些孩子,可是有太明显的高低上下?”

    苏家老夫人看重长子,可是她在儿女事情上面,还真没有什么偏心眼,至少面上是一碗水齐平。

    苏镇磊轻摇头说:“母亲,你待我们都好。”

    苏家老夫人轻舒一口气,说:“那你们的父亲待你们,可是有很大的区别?”

    苏家老大人在儿女的问题上面,他自然是偏重儿子,可是待女儿也没有什么不太好的地方。

    子不言父之过,苏镇磊也是重视儿子胜过女儿的人。

    他轻摇头说:“父亲待我们一向公正,待妹妹们也慈爱。”

    苏家老大人待女儿也算是慈爱有加,至少他就不曾拿女儿们的亲事,去做过什么不好的交易。

    苏家老夫人在这一刻,她的心里庆幸起来。

    苏家老大人纵然在她的心里,是有许多的不是,可是他在儿女的大事情上面,他到底还不曾做狼人。

    苏家老夫人对苏镇磊直言相向:“可你们夫妻待芷儿就特别的不公平,你们两人那般对待她。

    你们也别怨下面的人,没有把她这个小主子放在心上对待过。”

    苏镇磊听苏家老夫人提及苏青芷,他自然而言的皱起了眉头,面上露出了多少不喜的神情。

    苏家老夫人瞧得分明,她在心里轻摇头不已。

    苏镇磊低声辩解说:“母亲,我们待芷儿也没有什么不好。

    给她的芷园,我也事先吩咐人重新粉刷过,里面的物件什么的,也一一换了新的。

    就是她身边大丫头事情,我没有处置妥当,可那时节,不是君儿正小吗?

    东园需要用人,她身边的那两个丫头又是能够跑腿的人,就借用了一些日子。

    后来,是她自已姐弟情深,把人送给君儿用。”

    苏家老夫人深深的瞧一眼苏镇磊,她不能跟他说得太多,她年纪老了,就是有心想护着孙女,只怕到最后也护不了多少。

    她瞧着他,低声说:“玉儿是不是从来不曾真正的原谅过你?”

    苏镇磊的脸色白了白,他想了想说:“母亲,时日久一些,她能够明白我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她还是能待我跟从前一样好。”

    苏家老夫人瞧明白苏镇磊眼里慌张神色,她笑着轻摇头说:“你急什么,我又没有想对玉儿做什么事情。”

    苏镇磊轻呼一口气,说:“母亲,小九搬去独居之后,没有人在她面前提醒什么,时间久了,她能看到我的诚心诚意。

    母亲,她一直是心软的人,她待我,不会一直心硬下去。”

    苏家老夫人苦笑的瞧着他,说:“磊儿,我有时候会后悔,当年不应该依着你的心意定下亲事。

    玉儿是一个好孩子,可是她同样是一个轻易不会回头的人。

    你做下的那些事情,你现在就是回头,只怕她也不敢多信你几分。

    她到你要是还有几分情,只怕是恨你最多。”

    苏镇磊低头闷声道:“我知道她嫌弃我的身子脏了。”

    “噗。”苏家老夫人刚刚含进口里一口茶,直接被苏镇磊的话惊得喷了出来。

    她用帕子擦拭了嘴后,她一脸不相信的神情跟苏镇磊说:“她是这样的跟你说的?”

    苏镇磊轻摇头后,他低声说:“我感觉得出来,每一次同房之后,她总是要洗了又洗。

    而且只有我换了新衣裳之后,在房里,她才会挨着我坐。”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镇磊无话可说,儿子的房里事情,母子就是再亲近,也不能说得太多。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镇磊一会后,说:“你一个大男人的身边,总是会有别的女人。

    你在外面瞧见什么中意的人,你要迎进来,我想她也不会反对。”

    苏镇磊瞧着苏家老夫人好一会后,他轻摇头说:“不会有什么中意的人了。

    以前,我和那些人在一起过后,我也觉得自已脏。

    母亲,我不能再错一次。

    我知道她的性情,我要是再错一次,她一定会想法子离了苏家。”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镇磊的神色,她直接开口问他:“那你有什么好的法子,让玉儿早些回心转意过来?”

    苏镇磊神态有些扭捏起来,他低声说:“母亲,你看能不能把小九送去唐家住一些日子?

    我看唐家那边,待她还是挺上心。

    玉儿少见到她,就不会常记起那年的事情,她待我就能一天天的好起来。”

    “啪”苏家老夫人气急的伸手拍了桌子,她瞧着苏镇磊怒道:“你还配做她的父亲吗?

    芷儿这是上辈子做错了什么事情,才会有你们这样一对推责任的父母?

    她有父有母,就是没有你们,祖父母双全,为何轮到投奔外祖家的份上去了?”

    这年代,外嫁的女儿轻易不能回家小住。

    而她们所生的儿女,如果跟舅家亲近,可以去住上一天或两天,则没有小住外祖家的道理。

    当然有区别的是嫁到外地的外嫁女,她和她的孩子们回娘家的时候,还是可以在娘家小住一些日子。

    苏青芷这种情况,如果要去唐家小住一些时日,对她的名声是有绝对大的影响。

    苏家老夫人气长子明知对苏青芷将来影响不好,他还提议那样的事情。

    苏镇磊低声说:“她现在还小,还可以在舅家小住一些日子。”

    苏家老夫人气得笑起来,跟他说:“那你去跟玉儿说,还用得着转着弯来跟我说吗?”

    苏镇磊低垂下头,唐氏就是不喜苏青芷,那到底也是她的亲女儿。

    只有苏家老夫人去跟唐家开这一个口,唐家才会有正当理由接受苏青芷去小住一些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