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十章 别人有
    苏青葙觉得她瞧明白了一些事情,芷园为何会一直留不住人?

    那是因为苏青芷虽说年纪小,可是她实在是太过能干了,她的身边几乎不需要人贴身服侍,而且她为人又太好了。

    苏青葙曾经想过要去改变苏青芷的作法,然而她想到父母冷待苏青芷,她又觉得这样的苏青芷或许能活得自在。

    苏青荨的出生,苏青芷能够感觉到父母关系的更进一步,她的心里庆幸不已。

    这个时代里,女人在内宅里面,如果没有男人的支撑,那日子会过得非常辛苦。

    唐氏从来不是一个笨人,想来她一直想得明白通透,只是初初里过不了自已心里那一关。

    如今她过了自已那一关之后,她和苏镇磊又恢复恩爱夫妻相处情形。

    只是家里孩子多了,唐氏越发做针线活的时间少了。

    唐氏要有心来哄人高兴,她还是有一些手腕。

    或许是破了情关,唐氏有些方面更加的放开,面对苏镇磊的时候,她少了那份因为情深且小心翼翼的神情。

    苏青芷最初也认为唐氏是大度又真爱苏镇磊的人,后来,她无意当中听了唐氏和唐家老夫人只言片语之后。

    唐家老夫人是感叹唐氏总算能懂事,知道不跟苏镇磊再计较从前的旧事。

    唐氏那时是很轻淡的笑着说:“母亲,我要护好我的孩子,自然是不能再跟他小心眼下去。

    那样到头来,不知又要成全那一个贱人的心思。”

    苏青石芷在外面听着只觉得心凉不已,婚姻里面最后余下的是将就,想一想都觉得悲凉。

    然而这个时代里面,如苏镇磊这样的男人,在外面还会给人称之为好男人。

    唐氏是想得太过明白了,她愿意掩耳盗铃般的生活下去,那也是一桩好事。

    有多少的人,能掩耳盗铃的机会,都不曾有过,只能面对现实的生活下去。

    苏青芷在苏家姐妹中,她不是出众的人,当然也不是那个最不出众的人,她只能说是行在中间的人。

    苏家嫡女当中苏青芷排行第九,当然庶女们是不参与她们的排行。

    就如苏家老大人的庶女一样,苏青芷知道未嫁的还有几人,可是她们沉默无声的生活在苏家一角里面。

    她们最为热闹的一天,大约就是出嫁的那一天。

    她们回门的那一天,一般都是平静而过。

    然而身在什么样的位置,自然是要做什么样的事情。

    苏青芷如今是一心要好好的学习,如何做一个古代安静的美少女。

    她瞧得明白,越是折腾得起劲的女子,在这个时代里面,最后还是要安静的过日子。

    如她如今这样父不爱母不疼身份的嫡女,安守本分大约才是最合适的一条道。

    出风头的事情,有她的长姐在前面先行,也有她的那些娇俏堂姐们跟着随行,而她还不如泯然在人群里面,这样才不会刺伤父母的眼睛。

    其实说到底,在表面上,她的父母待她也没有错处,他们只是不喜欢她而已。

    每次过唐家做客,唐氏从来不曾漏过她,还是让她跟着一块过去。

    苏青芷的心里明白,因为父母双双的态度,她在两边家庭里面,长辈们对她的欢喜,都只是那么的多。

    茫茫人海当中,苏青芷只是随着海浪飘摇船只,她只能顺着潮流往前走,而不能走了反方向的路。

    苏青芷越发的喜欢看书,苏丰道的小书房里书不多,然而她在这样的时候,是没有挑书的选择,只能遇见什么书,就看什么。

    她曾经起心想看历史类的书,她后来无意当中听说,那样的书,是一个家庭里的宝藏,轻易不会给外人看。

    唐氏对长女苏青葙的培养还是非常的用心,她给她请的绣娘女傅,是从前宫中退下来的老宫女,如今在家里荣养。

    是经唐家介绍过来,暂时指点苏青葙两三月。

    苏青芷得知消息之后,她凑趣样的跟在苏青葙的身边。

    那位老宫女年纪其实并不大,最多三十五六的样子,然而装扮却偏向老夫人的样子。

    这样的人,能平安从宫中退下来,苏青芷是打心眼佩服不已。

    苏家别的女子们也起了心思想要跟着旁听一二,只是唐氏这里申明过,她跟这位女傅言明是来指点苏青葙的绣技。

    苏青芷每一次旁听,她都是无声无息的候在后面,她从来不会做任何多的打听。

    自然她也不会带什么绣棚之内的东西,有心请教这位女傅旨点。

    而据她所知,她的几位堂姐姐们却有这样的心思,只是那位女傅从来是旁若无人行路。

    苏青葙给她指导之后,在绣技上面自然是大有长进。

    旁听的苏青芷也觉得能看懂内里的一些事情,她还是守分的在一旁。

    苏青芷觉得有长见识的时节,是绝对的不能错过。

    就是不能跟着女傅请教绣技,单单观看她的言行举止,也有一种安稳大气的感觉。

    这位女傅离开的时候,唐氏给她封了一个大红包。

    苏青葙的名气,则比之前好了太多。

    苏青芷这个时候,已经知道唐氏给了苏青葙一处小店铺,正让她学习管理店铺事务。

    苏青芷惊讶之后,苏青葙笑着跟她说:“芷儿,你乖一些,听话一些,将来母亲也会待你一样。”

    在这一方面,苏青芷还是相信苏青葙的话,唐氏在大面上待她从来是过得去。

    这个时候,苏青芷还不曾知道苏镇磊动过心思,想要她去唐家小住。

    苏青芷觉得就这样的生活在苏家也不错,至少风雨暂时淋不到她。

    只是三王爷的话,还是让她心生起警惕起来。

    苏家老大人只怕得罪了不少的人,如今只要瞧着她父亲和叔叔们的前程,就知道苏家只怕朝中友人不多。

    各房的妻族,就是有力可以借用,只怕都只会投资给下一辈的孩子,对他们的父辈大概都不敢抱有多大的信心。

    唐氏明显对苏丰道的学业专注不已,就是小小年纪的苏丰君,她都已经在打探有什么好的先生。

    那种无形中的压力,苏青芷感觉得出来,只要听到隔邻姐妹们,日日不曾停过琴声下棋声音,就知每一个人的心里,都知道别人有,不如自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