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十二章 几分好
    新城的唐宅,面积不太大,只住唐家老大人一家人。

    唐家老大人在他这一辈里,据说是排行三,上面有两上嫡兄。

    在他父母都去了之后,兄弟几个坐下来,公正的把家产分了分,

    这个时候,老兄弟几个都已经是有儿孙的人,自然是不会在小事情上面,让儿孙们瞧他们的笑话。

    再说唐家除去祖宅之外,长房对店铺田地都是非常公平的分割。

    其实多年以前,唐家老大人就相中了新城的一处宅院,那时节,用唐家老夫人的名义购买下来。

    而唐家老大人的兄弟们,在此时节,一样纷纷购置了私产。

    唐家老大人的长兄夫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来不曾跟下面的弟弟们计较过这样的事情。

    唐家老大人兄弟在分家的事情上面,不曾伤兄弟妯娌之间的情份,分家之后,依旧来往的亲近字密集。

    在各家的喜气日子里,依旧可以看见各家人亲热的前往。

    苏青芷在最初的几年里,她那时节是分不清那位外祖父是她的嫡亲外祖父。

    实在是男人们从来不会有空来理会孙女们,而且苏青芷又是次外孙女的身份,自然更加是引不起祖辈们的注意。

    唐家就是家宴,都习惯男女分坐。

    苏青芷直到六岁之后,她拥有相对的自由之后,不用被看紧在唐氏的身边之后,她才瞧明白到底谁是她嫡亲的外祖父。

    唐家老大人比苏家老大人显得慈眉善母,他至少伸手慈爱的摸过苏青芷的头顶。

    他感叹的跟唐家老夫人说:“孩子不错,让玉儿好好教养她。”

    苏青芷在苏家,只瞧过苏家老大人有时会轻摸兄姐的头,对她只是轻轻点头示意。

    而苏家老夫人则是对那个孙女瞧上去都显得一样,其实瞧得仔细一些,她还是喜欢长孙女苏青葙。

    唐家老夫人待苏青葙亲近,她待苏青芷一样的亲近,只是前者她当大人看待,后者她当孩子一样的哄着。

    唐家老大人夫妻只有唐氏一个女儿,待她自然是会有几分偏爱。

    有关唐家老大人夫妻的事情,苏青芷听到的都是羡慕的话,都说唐家一门好家风,难怪子孙兴旺发达。

    苏青芷来往唐家很多次,次数一多,她也觉得她的舅母们一个个在生育方面,都是拼了力为唐家人口做了最多的努力。

    苏青芷有许多的表兄弟,目前为止,她还只有三个表姐和一个表妹。

    因为苏青芷的年纪不大,唐家老夫人和唐氏有时候说一些话的时候,是不会避开她。

    唐氏曾经感叹的说:“母亲,我瞧着目前只有四哥四嫂无女儿,我看小嫂子的神情,她是拼了心思想要生一个女儿。”

    唐家老夫人听她的话,她笑了一会后,说:“她的心思我明白,当年你伯母们和婶婶们都有女儿的时候,就我一人无女儿,我也是一心一意盼着生女儿。”

    唐氏颇有些羡慕的说:“可惜在这方面,我没有跟母亲一样,你瞧一瞧,我这样生下云,我怀疑下一胎还会是女儿。”

    苏丰君那时候已经出生了,苏青芷默想一下,她心里想着总不会如唐氏所说的,她就是这种生育规则吧。

    一女一儿的轮着生,唐氏明显是不想再生有女儿,她明确的跟唐家老夫人说:“母亲,如果还要生,我只想生儿子。”

    唐家老夫人瞧着唐氏轻叹着说:“上天愿意给你什么,你就笑着接受下来。

    你看一看,你生的孩子个个聪明,容貌上面也拾了你们夫妻的长处。”

    唐氏低声喃喃道:“有一个就专门拾了我们的短处长。”

    唐家老夫人怒瞪不长心眼的女儿,她瞧一眼正在窗子处的外孙女,她仿佛没有听见唐氏的话。

    唐家老夫人觉得苏青芷的长相还不错,她可不想自家外孙女生成红颜祸水的样子。

    唐氏瞧着唐家老夫人的神情,她轻笑了起来,说:“母亲,她除去识字快外,别的方面,是无任何的天分人,就是一个心眼大的孩子。”

    唐氏有时候再怎么不想面对苏青芷,可那到底是她亲生的孩子。

    在那样的情况下,她还是出生下来,唐氏觉得这就是一个心大的孩子。

    苏青芷这时候回头望着唐家老夫人和唐氏微微一笑,她听见她们母女的话,其实她不介意。

    苏镇磊和唐氏两人容貌不错,她就是拾了他们的短处长,她瞧过镜子,也算容貌过得去。

    何况她自已觉得,她的容貌是那一种特别经看的美。

    苏青芷从来不想做惊艳的美人,她喜欢那种细水长流的美。

    唐家老夫人瞧着苏青芷笑了起来,她冲她招手说:“芷儿,你来一下。”

    苏青芷欢欢快快的到了她的身边,这个年纪的人,只会喜欢欢快性子的人。

    她过来之后,笑着说:“外祖母,你要芷儿做什么?”

    唐家老夫人招呼她在腿边坐下来之后,她轻摸头发,问:“芷儿,你喜欢弟弟吗?”

    苏青芷笑着点头说:“喜欢,君儿每次看到我都笑。”

    苏丰君的出生,证明苏镇磊和唐氏夫妻之间已经破冰了。

    苏丰君年纪尚小,唐氏就是回娘家做客,在他未满二周岁之前,都不会轻易带过来。

    唐家老夫人瞧着苏青芷面上的神情,她笑着说:“好孩子,那你要帮着你母亲多看护一些弟弟。”

    苏青芷轻轻点头,唐氏虽说管家周密,然而那三个妾室对苏镇磊并未死了那份心思。

    其实换成任何的人,都不会在这样的时睺,会熄了那分重新再来的心思。

    唐氏一样是不相信苏镇磊回头的人,只不过,她现在是过一时算一时。

    唐家老夫人让人带着苏青芷出去赏花之后,她们母女坐一处。

    她对唐氏说:“玉儿,芷儿是一个好孩子,你别因为她父亲的事情,你迁怒到她的身上去。

    她现在年纪小,还不知事,瞧不清楚父母待她的不同。

    可是她总有一天会长大,总有一天会瞧明白,你们的偏心眼。”

    唐氏轻‘哼’一声,说:“母亲,她看明白,又能奈我如何,我生了她,我养了她,我从来不曾亏待她。

    我只是无法对她,象对她的兄姐弟弟一样好而已。

    母亲,至少我愿意护着她。她的父亲,瞧见她,他的心里面就有一股闷火不得发出来。”

    唐家老夫人对女婿很是失望,这几年,苏镇磊不是非必要的场合,他也不会进唐家门。

    她轻声说:“做父亲的人,又能管内宅多少事情。

    你只要想一想生为女儿家的不容易,你就要待芷儿宽松几分。

    在娘家,她如果还不能过上什么好日子,将来去夫家,旁人家,又能待她有几分好?”

    唐氏低头不语,她再抬起头,眼里闪过泪光,她低声说:“母亲,我看到她,就能想起那一年发生的事情,我不想再记起那一年的事情。”

    唐家老夫人叹息不已,她伸手拍了拍唐氏的手。那样的心路,应该如何往前走,只能盼着她早一日看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