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十三章 阳光
    新城唐家的院子,相比苏家院子的古朴沉稳大气,透出几分轻松自在的气息。

    在唐家院子里行走,最多只看得到二三十年的光阴影响。

    而在苏家院子里行走,仿佛上百年的浓重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苏青芷在某些方面,她还是喜欢唐家院子。

    她觉得这样的院子,有时候,夜里睡不着的时候,也能轻松的出房门去赏一赏夜景。

    在苏家,只要入夜之后,她就不会再出院子门。

    唐家的下人们,对本家院子有关的传说,也不过是近一二十年间的事情。

    而苏家的下人们,对本家院子有关的传说,只要一开口,就能扯上百年光阴。

    苏青芷跟唐氏到过唐家的祖宅,那间老大的宅院的气息,一样是肃静,让人行走在当中,会不由自主的压低噪音说话。

    唐氏一年里,她总会带着孩子们来唐家十几次,每一次,也不过是大半天的光阴。

    苏青芷觉得回到唐家的唐氏,才是她现在真正的样子。

    而在苏家生活的唐氏,她仿佛给自已带上严实的面膜,一心一意只想护卫着自已的孩子。

    唐家的马车停在新城唐家的院子门前,苏青葙把苏丰君交到苏青芷的手里面。

    唐家的人,欢喜的迎过唐氏和孩子们。

    对于苏镇磊没有来的事情,唐家上下都已经习惯成自然。

    唐氏问了问迎宾管事,家里来了多少的客人。

    管事妇人笑着说:“小姐,来的都是亲近的人家。

    现在老夫人正在主院里休憩,客人们在大夫人的院子里说话。”

    唐氏笑着轻点头,低声说:“那你派一个人知会大嫂,我就先过老院里一会。”

    唐氏和苏青葙母女行在前面,苏青芷牵着苏丰君行在后面。

    一路上,遇见到的人,都对他们恭敬的行礼。

    唐家的楼台亭阁,都有一种精致的美丽,类似书香人家的气息,却比之要繁华一些。

    唐氏和苏青葙的背影显得轻曼动人,苏青芷欣赏的瞧了瞧,从背人也能瞧见美人们的几分风韵。

    苏丰君年纪尚小,这一路几乎是蹦跳着前行,还一路惊讶的指点路边的花朵草木给苏青芷看。

    苏青芷觉得孩子的眼里,事事皆美妙无比,她乐意跟着他的眼光,把整个世界美化着看。

    “姐,花,大红花。”苏丰君扯着苏青芷停下来,赏着路边的一朵大红花。

    这朵花,在平时苏青芷的眼里非常的俗艳,然而此时因苏丰君的欣赏,她也瞧出了大红花的灿烂之美。

    姐弟两人停下来之后,前行的那对母女回头望过来,唐氏有些不悦跟苏青葙说:“她还没有你小时候一半反应机灵。”

    苏青葙在心里暗叹几声,那时节,苏丰道和苏青芷都是懂事乖顺的弟妹,都象小大人一般的只会跟随。

    苏青葙其实也愿意去纵容苏丰君如今的欢喜,她笑着跟唐氏说:“母亲,外祖家处处皆美,君儿又是一个爱美的人,就由芷儿陪着他,慢慢的赏看。

    我和母亲先去见过外祖母。芷儿识路,有她陪着君儿,母亲只管放心。”

    唐氏有心想要说什么话,可是瞧着来往的人,再瞧见苏丰君小脸上兴奋的神情,她只能转头和苏青葙往前走。

    她示意身边的大丫头留下来,低声说:“你看好九小姐和小少爷。”

    大丫头安静的点头停了下来,她远远的候在一边。

    唐氏在用丫头的事情上面,还是没有受多大的影响,还是一如之前那样的用着人。

    只是大丫头们都知道之前的事情,只要苏镇磊回来之后,大家都推挤着不愿意靠边云。

    一个个推着管事妇人亲自进房服侍主子们,而管事妇人一次两次之后,只能再转着弯跟唐氏商量着。

    再调用两个能干的妇人来做一些房内的事情,唐氏则被丫头们气得笑了起来。

    唐氏冷声说:“大爷不是一个见人就拉上床的人,你让她们一个个照本分做事。

    她们现在一个两个这样的表现,反而让大爷觉得我管事不周全。

    让她们大大方方进房服侍,也让大爷瞧得仔细,我身边也只有过那么一个贱人。”

    管事妇人把话说给大丫头们听,苏青芷恰巧听了一耳朵,她只觉得唐氏是一个真正冶家有本事的人。

    难怪苏家老大人夫妻就是在苏镇磊待儿媳妇不好的时候,老两口都全力支持着她理家管事。

    而丫头们得了唐氏一句话,又知道唐氏待人宽厚。

    当年那个丫头的行为,换成在别人家里面,只怕不会给打死,过后也会给主子折腾得没有命。

    那个丫头短命,完全是她自找的。她以为主子夫妻吵闹,就是男主子对她还是动了几分真心。

    却不料,男主子的心里面,大约是恼怒了她,只是面上不好表现出来,只能由着她自作多情了好些日子。

    苏家的丫头们,一个个都是在苏镇磊重新回到唐氏身边之后,瞧见他的所作所为,聪明的,自然会想事。

    大家都是丫头,谁在年岁小的时候,都有几分上进心。

    那个丫头的事情,就是苏家丫头们的标杆。

    而唐氏则是她们心里绝好的主子,在那样的时候,还顾念着旧情。

    在那个丫头生病之后,男主子无心理会,女主子还心善吩咐人请女医给丫头看病。

    唐氏听人说了,说她是一个极难得慈善人。

    她跟唐家老夫人大笑起来,她嘲谑的笑着说:“我只想让她多活一些年,让她瞧明白,她一心一意挨上的男人,对她有几分情意。”

    唐氏在事发之后,她一直拒绝再见那个丫头,却还是让身边忠心人关注那个丫头的情形。

    她听说那个丫头有身子之后,自是放手由着她吃喝随便。

    后来那丫头早产生子,唐氏也只吩咐照通房产子待遇。

    苏镇磊那个时候,他来跟唐氏说给那个丫头妾室的名分。

    唐氏自生苏青芷之后,她又经过这么久之后,就是对一个男人有再深的愤怒,到了这时节,也已经有几分厌倦,自是由着苏家老夫人去处置。

    苏家老夫人的眼里心里,那个丫头就是祸水,那容得了她过上好日子。

    唐氏一直到此时,她方明白唐家老夫人许多的话。

    唐家老夫人一直担心女儿会因情痴心执着不悔,如今见到她还能时刻把儿女放在心坎上面,她自内心里是松散了许多。

    有唐家老夫人在一旁劝着,再加上苏镇磊在妾室之间流连的行事,唐氏渐渐的明白,有些事情太过不值得。

    她在苦水里面泡着,那人已经和新人欢笑又欢笑。

    而她的父母兄弟们为她难过着,那人却连连嫡生儿女都无心理会。

    为母则坚强,唐氏从来不曾少过爱,她是一个自小活在阳光里面的女子。

    苏镇磊的情爱,是她生命里的阳光,却不是少不了必需的那一份阳光,她还有别的阳光可以照应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