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十八章 名号
    苏青芷在唐氏的身后,她张望的同时,已经瞧见过好几张眼熟的脸,她们都在母亲的后面,悄悄的冲着她笑。

    苏青芷向着她们微微笑过之后,她很自然的发现,唐家这一次来了好几位面生的夫人。

    她的心下里立时明白起来,只怕这几位夫人家中都有合适年纪的男女。

    唐家老夫人一向是慈爱的长辈,她端坐在主位上,身边还有好几个差不多年纪的老夫人,她们相谈正欢。

    苏青芷的心里,其实是向往唐家老夫人这样的生活。

    老人家这一生或许有过波澜动荡的内宅生活,可是人生到她现在的地步,她这般悠然自得的活出让大多数人羡慕的晚年日子。

    她的这种生活态度,让苏青芷觉得人生,在这样的时代里,还是可以往好处想一想。

    苏青芷盼着苏青葙能得良缘,他们父母苏镇磊夫妻的情变,对她的冲击最大。

    苏青芷听人提过,苏青葙年纪小的时候,苏镇磊和唐氏夫妻和美,几乎是你的眼中只有我,我的眼中只有你,再无第三人能入眼。

    那时节,大约就只有苏青葙姐弟有时能夺得他们的注意力。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唐氏无法放过苏镇磊的背叛,她也在和好之后,无法在心里放过自已。

    这样的心结,其实放在苏青芷的身上来,以她从前的的性情,她是宁愿选择绝裂的人。

    只是在这个时代,女子在男人回头的时候,还选择那样的一条路,那是一个大大的傻。

    历来男人重事业,而女子重情,所以注定女子在男女方面失落更多。

    苏青芷庆幸有唐氏的实例在前面,再加上她大约在这方面也不是多情的人,她大约是不会轻易心给任何人。

    苏青芷前世的时候,她也一直以为他们夫妻感情好,直到最后的时候,她听到那人的实话。原来他一直在将就着她,因为她的为人处事还算是通情达理,跟他家人的关系和谐。

    他想着人生百年,他也一直没有遇见比苏青芷更为合适他的人,那不如就将就在一起。

    只是苏青芷对婚姻是抱有很大的期望,哪怕后来因为他的沉稳而变成亲情。尽管如此,她的眼里,也不曾有过别的人。

    苏青芷是震惊过后,直面被人将就的现实。

    其实人生如果能够再做选择,就是要将就,她希望自已也是那个将就的人。

    苏青芷不愿意想起梦里的事情,那个梦太让颠覆人生正真的想法。

    并不是所有的付出,都会有同样的回报。

    有时候,我们付出之前,一定不要去想会得到多少的回报,那样最后也不会失望,更加不会伤心。

    苏青芷打起精神来观察厅里的人,也许这里面就会有她姐姐苏青葙未来的婆婆。

    苏青芷对兄姐还是十分上心,当年她年纪小,无任何自立的时候,如果不是兄姐懂事知道处处照顾她,只怕小孩子生个病就夭折没有了。

    唐家二夫人很是长袖善舞的照应到每位来客,她尽量让所有的人,都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怀。

    苏青芷渐渐瞧出来一些眉眼,那两位粱家夫人还是有心来跟唐氏攀谈,那话题就是围着儿女身上打转。

    而厅里的人,分明也感触了些什么,大家的脸上露出一种可以意会的神色。

    时辰不早了,厅里的人,眼光慢慢往厅门口瞧去。

    苏青芷瞧着苏青葙跟着表姐们行了进来,粱家两位夫人的眼光落在她的面上。

    她们分明是事先就打探过苏青葙的情况,苏青芷小心翼翼的瞧着她们的反应,见到她们的面上还是露出几分笑意,她的心安下来。

    不管这亲事最终成或不成,苏青芷都愿意看到别人喜欢苏青葙的表示。

    苏青葙和唐家表姐姐跟厅里的长辈们行过礼之后,她们就被相熟的长辈扯着说话。

    苏青芷瞧得分明,那些人,都是挨近着粱家两位夫人。

    而唐如则被一个仪态端庄的长辈扯着说了两句话,她的小脸微微红着,脸上还有淡淡的羞涩之情。

    苏青芷瞧着这样熟悉的情景,顿时记起唐娴和唐嫚两位表姐定亲前的情景,仿佛也是这样被人拉扯着说话。

    如今两位表姐的婚期已经定下来,只等到秋天来时,她们就前后月份出嫁。

    苏青芷的目光去瞧向唐家三夫人,只见她笑意满满的瞧向女儿,

    苏青芷顿时悟了,瞧上去,唐如的亲事,只怕是已经定了下来,只是还没有走定亲的程序。

    苏青葙在一旁笑着跟相识的长辈们见礼,又在她们的介绍下认识了两位粱夫人。

    她自十岁之后,经常会被亲近的长辈们拉扯着认识家有儿子的长辈,如今她对两位粱夫人的态度一样的大方有礼节。

    两位粱夫人明显对她好奇不已,很关心她闲暇时在家里面的活动。

    苏青葙很是大方的笑着回应她们,只说她和一般女子的行事无两样,跟在母亲身边的时候居多。

    而苏青葙回答完她们的话后,笑着寻了借口去到唐氏的身边。

    唐氏拉着她坐在身边,她待苏青葙一向比苏青芷好。

    王三小姐这时候借机会来到苏青芷的身边,她轻扯一下她的手,用手指往外指一指。

    两个小女子悄然的往外面走,这样的场合,她们在与不在,实际上没有多大的关系。

    苏青芷走的时候,她抬眼瞧了瞧王家夫人的神色,见到她此时明显是忙着应酬人,都没有闲心再来约束王三小姐。

    王三小姐轻扯着苏青芷的手,她笑着低声说:“走吧,我母亲和你母亲,现在眼里心里都不会有我们两人。”

    两人行了出来,有心往池边走一趟,只是太阳太大,而这时节,只怕池边那里也很是热闹,两个小女子歇了那心思。

    王三小姐低声跟苏青芷说:“我看你们家要忙着你姐姐的事情,今天那两位粱家夫人对你母亲和你姐姐很是关心不已。”

    苏青芷知道王夫人交际广阔,王三小姐常跟着进进出出,她识的人,比她自然来得多。

    她低声问:“小三儿,那两位夫人是什么来头啊?”

    王三小姐白眼向着苏青芷说:“小九儿,我好好的名字,你不叫来听听,跟别人瞎叫什么。那两位粱夫人的来头啊,我也不太知道,只是我听人说,是好人家。”

    苏青芷瞪眼瞅着她,她其实也不想叫王三小姐为小三儿,只是王三小姐才八岁大的人,她已经换过三次闺名。

    王三小姐在家里很受父母宠爱,她每次只要生一次病,家里人就会去寻人问一问,常常问得是名字不符合其人,然后家里长辈做主,直接给她把名字换了。

    这样一来二去,亲近的人家,都关注王三小姐的身体状况。如今她才八岁大,可是人吃五谷杂粮,那可能不生病。

    苏青芷想着王三小姐那变来变去的名字,也只能随大潮流叫她为“小三儿”。

    反正这个年代里,是没有小三儿的名号。苏青芷叫着王三小姐的时候,因此没有那种亏心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