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十七章 不平衡
    苏青芷进了房,她打开她的小箱子,里面放着几绽银子,还有几片金瓜子,这就是她现在所有的私房银子。

    自六岁之后,她的月例就交付到她的手里管。

    按一般的规矩,本来是由她房中亲近的大丫头管理。

    可惜那时节,大房的事多且杂,等到唐氏恢复元气的时候,芷园这边已经有了自行规矩。

    苏青芷亲自掌管自已的月例,她的年纪又小,几乎没有用银子的时候,过年过节时,长辈们和兄姐们也大方给钱,她手里的银子,一不小心就存了这么多。

    苏青芷暗想着这样下去,还是要想法子用银子再生银子,免得将来真的需要银子的时候,她的手里反而凑不足。

    然而她的年纪小,嫡亲兄姐待她亲近,可他们自个还处在初成长的年纪。

    苏青芷轻叹一声,她的身边无任何可靠托付的人,她只能在房里自个数银子玩耍。

    苏青芷低头瞧一瞧身上的衣裳,再想一想,偶尔从街上过的时候,看到那些衣不遮体的孩子们,她这样的生活,暂时也算是衣食无忧。

    主院,下人屏气凝神的候在院子门口,随时准备内里闹出什么动静,她们就拼着得罪主子们去请人来劝和。

    房里,苏家老大人夫妻一团和气对坐着商量着行事,苏家老大人神色很是尴尬的瞧着老妻说:“那事情,还要请夫人出面帮着周全一二。”

    苏家老夫人瞧着对坐的老男人,夫妻在一处这么多年,他待她,还真的说不上不好。

    他只是待她生不了情意,而她待他,由最初微微情动,到最后也不过是当成迁就生活在一处的人。

    苏家老夫人听说过许多正妻后来的结果,她相对来说,眼前这种情景,还算是过得去那群人当中的一员。

    苏家老夫人是活得年纪越大,她越能想明白一些事情,她越不会纠结来为难自已。

    苏家老夫人瞧着他,低声问:“你有没有动过人?”

    苏家老大人瞪眼瞧着她,说:“三王爷的礼物,岂是这般好收下的,我自然是敬着她们。”

    苏家老夫人轻舒一口气,说:“那我递帖子过去,就说感恩想拜见三王妃。”

    苏家老大人缓缓舒一口气,皱眉之后低声跟苏家老夫人说:“那两个人是先前煽动我弹劾三王爷当中两家人的女儿。

    那事情,已经那般情形,聪明的人,都知道赶紧把家中到年纪的女子,想法子快快定下亲事快快打发的出去。

    谁知她们竟然给家里人送到三王爷府里去,而三王妃做主还把人收下来。”

    苏家老夫人抬眼瞧着苏家老大人,心里暗爽不已,苏家老大人在外行事的时候,他心里只有他的大义之情,如今他被他心里的大义之情拍了回来。

    苏家老夫人一脸苦恼神色瞧着苏家老大人,说:“大人,我最多做到的地方,就是想法子把她们两人的身契要了回来,别的事情,还要请大人自行定下方针。

    如果你身边要添上两人,那这样的两人,我们还是要摆上几桌来。”

    苏家老大人的老脸都由掩饰不了羞愧神情,他连连摆手说:“三王爷没有言明这两人给我为妾,都是外面人瞎传的话。

    她们两人就这样当丫头摆着,你叫年纪老练的人,去好好的教导她们一番为人处事。”

    苏家老夫人一脸同情神情瞧着他,说:“大人,老大家的早前就说过,如今家里吃用大了起来,各房的妾室,就由私房供应。

    大人,这些年,我的嫁妆已经折腾得八八九九,余下不太多,我想着身边还是要余些银子,将来好给孙辈曾孙辈打赏用。”

    苏家老夫人只差没有跟苏家老大人明言,那是你的人,日后,就由着你养活她们。

    前些日子,唐氏来跟她商量家用的时候,她听后心里还很是不快,只觉得大房如今孩子多了,人也越发的小气起来。

    如今反而觉得唐氏那话说得正是好时候,那时节,苏家老夫人想着苏家老大人近几年来,他对女色轻淡下来,主院,在这方面的支出就没有那么多。

    她觉得唐氏那样的做法,显得太过自私了一些,只想到她这一房人少的原故。

    而苏家老大人想着各房的情况不一样多,总是让大儿媳妇操持这些事情,时日久了,或许会影响到儿子们之间的感情。

    苏家老大人当时就拍板定下来,日后各房妾室由自房私房养。

    当时苏家男人们不在意,他们还不曾真正体会到当中的费用。而苏家的夫人们一个个暗自心喜不已,悄悄送礼物给唐氏。

    唐氏敢说那样的话,她早就想好了后退的理,她知道唯一会当时不高兴的人,就是苏家老夫人,她会认为她的心眼小,已经好人做了九十九,最后一步她都不肯往前迈。

    大房里,公中无银给妾室,唐氏自然不会贤慧出这一份银子。

    而家里面的弟妹,一个个盯着唐氏的行事,知道唐氏不肯出银子之后,当中有装贤慧的还来劝说一番。

    唐氏当时就冷笑着说:“妾,这个东西,男人们说是用来服侍我们,可我们享受了什么?

    男人们享受了妾,凭什么,我要用嫁妆银子去帮他养对我无用的东西。”

    那贤慧的人,暗自心喜的把打听来消息传了出去,自然是个个认同唐氏的说法。

    唐氏是一个好的当家人,每年年终家里公中结算的时候,她都会请弟妹们一同去理一理公中的帐目。

    如今公中明显是供应不起苏家这么多的人,苏家老夫人历来贤慧温良,她的院子里养的小妾最多,只是那是长辈,儿媳妇自然是无话可说。

    苏家内里其实各家都有各家的盘算,就是苏镇磊的心里面,一样觉得自家的人少,结果花费少,公中出银反而比别房还要多,心里都有些不平衡起来。

    唐氏正是因为听见他说过的那些抱怨话,再想一想妯娌们有时说的那些话,而她也不想公中将来出现有亏空的情况,她不想传到她儿子的手里,只余下一个负债累累的家。

    穷则思变,唐氏思来想去,只能想这样的一个法子,她只是试探的跟苏家老大人夫妻说说,却没有想过能真的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