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十一章 雅趣
    那两个女子跟家人返家,并不曾对外大肆张扬。

    只是隔日之后,邻居们方知,两家人天未明,就已经赶着城门口,去远方投奔远亲。

    有关那两家人的事情,从此就成了城中的传说。

    知情的人家,自此之后,对女儿管束更加的严格。

    对苏家而言,能平顺解决那两个女子的事情,而三王爷府上又没有别的消息传过来,这事情,也能算有了一个好的了结。

    苏家长房有喜,苏青葙和粱家二房嫡二少爷的亲事,两家已经在商谈定亲的日期。

    苏丰道把在外面打听来的粱家二少爷事情,悄悄跟苏青芷说了说。

    总而言之,粱家二少爷为人端正,为人严肃,品貌出众之外,他又从不去招惹烂桃花。

    苏丰道是很赞赏这位未来姐夫,他笑着说:“芷儿,只要姐夫待姐姐好,我觉得他人好。”

    苏青芷只能在心里轻轻叹息一声,婚姻那可能这么的简单。

    只是在这个时代里的姻缘,想得越简单,大约日子越容易过下去。

    苏青芷瞧着苏丰道眼里的佩服神情,她低声问:“哥哥,你现在有没有与粱少爷说过话?”

    苏丰道笑着点头,说:“前几日,我们还见过面,他待我很是亲近。”

    苏青芷心喜,粱家少爷这般的表现,可是说明他对苏青葙这门亲事还是愿意。

    苏青芷是盼着苏青葙得遇良缘,而唐氏最后认同下来,大约还是觉得这是一门好亲事。

    苏青葙脸上那种娇喜的神情,苏青芷瞧过之后,这种家人乐见的亲事,或许正是传说中的良缘。

    唐氏眉间的愁意轻浅了许多,她和苏镇磊两人商讨苏青葙的亲事时,难免提及年小的时候,苏青葙的种种可爱处。

    苏青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两人对她的感情自然是不同,何况他们那时感情正深。

    夫妻两人已经在一起,只是这些年的隔阂,还是存在他们的心间。

    因苏青葙的亲事,唐氏渐渐的愿意和苏镇磊提及旧时的事情,她有恍然一梦的感觉。

    这几年,苏镇磊表现得很好,唐氏的心里面,那可能不软化,只是有时候,她是感动,却再也没有从前对他的深情。

    唐氏觉得苏镇磊待她,大约也少了那份纯情痴情深情。

    他们如今再在一起,是有各种的因素。

    他们瞧得很是明白,他们谁也离不了谁。

    如苏家老大人夫妻那样的关系,也是在近些年,两人不在人前掩饰他们相敬如宾的现实。

    苏镇磊瞧着唐氏待亲近起来,他面上笑容更加盛了起来,只觉得长女亲事许得好。

    唐氏想得明白,还有那么长的岁月要往下走。

    她原谅还是不原谅这个人,她都要跟这个人还有半辈子的路要走。

    她不想到最后,如苏家老夫人一样空守着一处院子。

    她想与她的母亲唐家老夫人一样,因她的放下,而在晚年里,夫妻在一处还能欢喜说话。

    唐氏瞅着苏镇磊,他的面容已经不再那么青春,只是他正处在男人的盛年好年华。

    苏镇磊心喜唐氏的打量,这几年,唐氏不曾这般仔细的打量过他。

    他伸手摸一摸脸,感叹的说:“玉儿,我不再年青了。”

    唐氏听他的话,她伸手摸一摸自已的脸,她的肌肤也没有那么的细嫩。

    她笑着说:“大爷,男人在你这个年纪,正是最好的年纪。

    而我这个年纪,却已经走在下坡路上。”

    唐氏如今有儿有女,儿女眼下瞧着,一个个还能成事,她的心里对年轮其实没有那么在意。

    苏镇磊的心里则是很不安,那一年,他们不和的时候,他是眼瞧着唐氏突然间老了许多岁。

    有些事,有些心情,时间越久,反而越无法说出来。

    他想跟她说,他其实没有她想象的对别的女人用过情,可是这话说出口,实在是不太象男人的作为。

    有些解释,当年错过,如今再也不能提及起来。

    苏镇磊苦笑着说:“我们是夫妻,你要是老了,我一定也老了。”

    唐氏瞧着苏镇磊笑了,说:“大爷,等到我满头白发的时候,希望还能听到你今天说的话。”

    苏镇磊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笑着说:“如果那时候我不记得了,你记得提醒我。”

    唐氏笑瞧着他,有关日后的事情,她已经是不信男人随意说出口的话了。

    苏镇磊那瞧不出唐氏不曾说出口的话,他笑着脸皮厚的说:“年轻时,那时不懂事。

    如今和从前已经不同了,我说的话,我会记在心上。“

    唐氏还是笑了笑,她转弯说:“你想法子问一问粱家少爷在家里待身边丫头的态度?”

    苏镇磊神色严肃的点了点头,说:“外面传那位少爷房中干净,只是这样的事情,在未曾正式定下亲事,还是来得及让人查仔细一些。”

    唐氏如今是怕及男人们身边的丫头,那些丫头是太知道自家主子的品性,那一处软就会往那一处钻。

    在过往几年,苏镇磊很是曲折的跟他解释过,他只是同情那丫头,想着不能因她太过钟情与他,而让她一生郁郁不乐。

    唐氏听后心里嘲谑的大笑好几声,有些事实,她已经不屑于跟苏镇磊说出来。

    苏镇磊和唐氏暗中打探好几日,所得的也是粱家少爷房里面没有贴身丫头。

    两家的亲事,已定下确切的日子。

    两家安排年轻人见过面,苏丰道是陪客。

    苏丰道现在的年纪,正是最好的年纪,烛火用途处在半明半弱,还瞧不太明白男女初生情意的时期。

    然而苏丰道虽说瞧不太明白两位年青人的羞涩眼神交流,可是他却把那些话听得明白。

    苏青芷听他转达的对话之后,只觉得这样的一对年青人相会,实在是雅趣无限。

    两人互相问候之后,又说了一些表面的话,两人最后提起幼时互相学时的诗,还能讨论出一番新意出来。

    苏丰道很是感叹的跟苏青芷说:“未来姐夫和姐姐两人还是能说上话,我觉得他们象是天生一对一样。”